保監會原主席項俊波被雙開 曾是反腐鬥士創作相關影視劇

【博聞社】9月23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稱,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原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經查,項俊波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工作紀律,為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濫用審批權和監管權,對抗組織審查,搞迷信活動;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接受宴請;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在員工錄用、幹部職務晉陞等方面為他人提供幫助並收受財物;違反廉潔紀律和生活紀律,搞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

通報中稱,項俊波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工作紀律,為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濫用審批權和監管權,對抗組織審查等。通報中還稱,項俊波身為中央委員,理想信念喪失,毫無宗旨意識,政績觀扭曲。在中紀委公開發布的通報中,被稱「謀取個人政治利益」、「政績觀扭曲」,項俊波是首位。

今年4月9日,據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稱,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在中紀委發布項俊波被審查消息後不到三個小時,中國政府網於4月9日下午5點20分發布了國務院總理李克強3月21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長篇講話,其中提到,「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以及「加大問責力度,強化機構問責、監管問責和對監管者問責」等重要表述,被外界解讀為這可能是項俊波「落馬」的重要原因。

酷愛文學,曾創作反腐影視劇

查詢資料發現,項俊波曾在老山前線當過兵,也曾在審計署任職時遭遇黑社會的威脅。酷愛文學的他曾創作多部電視劇本,獲得飛天獎,還創作過反腐影視劇。

公開資料顯示,項俊波出生於1957年,重慶人,1985年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財政系。1994年獲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1998年獲北京大學法學博士學位。研究員。歷任南京審計學院副院長、審計署管理指導司副司長、審計署京津冀特派員、審計署人教司司長、審計署人事司司長、審計署副審計長等職。

項俊波出生在川東一個知識分子家庭,其父是重慶一所大學的教授。良好的家教,加上校園環境的浸淫,少年起項俊波便對文學有了執著的愛好。

隨後,項俊波參軍入伍。先在成都軍區擔任司令部秘書,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後,項俊波隨部隊奔赴老山前線,當上了連隊指導員。在一場戰鬥中,他曾帶著連隊深入到敵後,並在戰鬥中腿部負傷。

戰爭結束後, 項俊波卻做了他人生中的一個重要抉擇———離開已經為他鋪開錦繡前程的部隊,參加剛恢復不久的全國高考。酷愛文學的項俊波,其理想一度是當作家,他曾想報考中文系。但是,項俊波的父親認為「學經濟更有前途」,在他的堅持下,項俊波報考了中國人民大學財經系。

儘管後來的職業方向和文學創作漸行漸遠,項俊波卻從未放棄對文學的興趣。在北京求學、工作期間,他與在京的一幫四川籍文學創作者交往頗密,經常在一起切磋文學。據他的一位同鄉文友的介紹,在當時的四川文學界里,項俊波寫詩、寫小說都已是小有名氣。

隨著在國家審計署、央行職位的逐步提升,項俊波的工作日益繁忙,閉門潛心小說創作幾乎成為奢望。他選擇了影視劇創作作為自己文學夢的延續。「他總是利用節假日搞創作,在國慶節、春節寫劇本。」

項俊波的題材涉獵極廣, 一般都取材於川東的風土人情和個人的經歷,創作過電影《遠山》、武俠劇《紫劍傳奇》、《審計報告》等。其中最出色的是與審計有關的反腐影視劇,早在1986年到1987年,項俊波創作過國內第一部反映審計工作的多集電視劇《人民不會忘記》。該劇由田壯壯執導,李雪健出演,項俊波本人擔任製片和編劇。而他創作的《裂縫》榮獲了1999年全國電視連續劇飛天獎一等獎。

2004年,項俊波進入金融業,任職中國人民銀行黨委委員、副行長;2007年7月,項俊波從央行副行長空降至農行擔任黨委書記兼行長;2011年,根據國家金融工作需要,項俊波辭去中國農業銀行董事長、執行董事、董事會戰略規劃委員會主席及委員職務,正式進入保險行業,任職保監會主席。項俊波任職後,對保險業開始了頻繁的調研。其任職期間,保險業投資渠道大幅拓寬,境外投資、另類投資等佔比有所提高,並推出了償二代監管體系。

「我參過軍,什麼我沒見過?」

曾在國家審計署工作的項俊波參與了上世紀90年代末的審計風暴。1996年,時任審計署管理指導司副司長的項俊波出任京津冀特派員。而京津冀和上海地區一直是國家審計署最為核心的兩個工作重鎮。

1999年,群眾舉報天津薊縣國稅局在稅收征管工作中存在嚴重問題。作為京津冀特派辦事處的主要負責人,項俊波帶領工作小組進駐薊縣。讓項俊波始料不及的是,此案牽涉面極廣,薊縣國稅局多數員工都有或深或淺的牽連。

時任局長的梁化泉千方百計地阻擾審計人員的工作。梁化泉的兒子是當地一霸,有黑社會背景,他收買了當地的黑社會,對審計小組的駐地進行監控。

為了擺脫危險, 審計小組先後換了三個招待所。最後,審計小組不得不入住一個有金庫的銀行———因為有金庫就有持槍警衛把守,工作環境會相對安全一些。

隨著審計小組工作的深入,薊縣國稅局虛開增值稅發票、侵吞中央稅款的犯罪事實漸漸浮出水面,而審計人員所面臨的危險也越來越大。

恐嚇電話甚至打到了項俊波在天津的家中。歹徒威脅說:「你們這麼幹下去,沒什麼好處,小心點!」項俊波說:「告訴你,我參過軍,打過仗,負過傷。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吧!什麼我沒見過?」後來, 有關涉案人員得到了查處。

大白新聞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