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周强院长的司法公正白日梦:荒诞还是真实?

张杰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中国大陆的司法腐败触目心惊,下至基层法庭法官腐败窝案,上至最高法院两位副院长黄松有和奚晓明被判刑,什么法官集体受贿,吃了原告吃被告、伪造判决书、枉法裁判、睡漂亮女律师、集体嫖娼等等,可谓公正不再,斯文扫地。应该说反腐的会议也开了不少,法官也抓了不少,但腐败之火愈燃愈烈,中纪委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但腐败的法官们个个都像刘胡兰,视死如归。如何清除中国的司法腐败,实现司法公正?有朋友说这不难,学习西方国家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啊,但问题是共产党不干,它非要在没有司法独立的情况下,实现司法公正,这就难了,如同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上月球。话说最高法院的周强院长为这个事睡不著觉,成天冥思苦想。这一日,周院长在办公室想着想着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中,他看见成百上千人把一个法院围着,叫嚷着,情绪激昂。周院长不明就里,忙走近打听出了什么事。一个精瘦的老头嚎道:“我女儿被一个红二代在光天白日下玷污了,但法官竟说我女儿性骚扰,还要赔偿青春损失费,天啊!哪里有公道啊!”。一个胖女人气得身上肉直颤,“什么法官,狗官!”。“砸了它!”人群中,有人喊道,空气顿时凝固了。“不可!”一位博士模样的人断然喝止。“各位,一个法官腐败是个人品质问题,大规模腐败就是制度问题。试问,现在贪官抓的少吗?为什么严打过后,又是犯罪的泛滥,所以,严刑峻法是不行的。”博士慷慨激昂道。“你说有什么办法,快说”,众人不耐烦了。“我。我也不知道。”博士喃喃道。“快滚,滚出去!”众人愤怒道。众人的情绪像气球一样膨胀着,眼看就要爆炸了!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传来,“高科技产品,司法清明一贴灵,价廉物美,机会难得!”众人静了下来,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只见,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手举着一个写着“司法清明一贴灵”的幌子,边走边喊。众人把干部围了起来。干部满脸微笑道:“各位,有冤案吧,不急,只要买了我的司法清明一贴灵,保证法官审理公正,无效退款。”。“可靠吗?”众人问道。“放心,高科技产品,世界顶级专家研制”。干部笑道。“怎么用?”有人叫道。“简单,特简单,只要开庭时贴在法官的椅子下面。”干部道。“多少钱?”精瘦老头问道。“一贴,一万元”干部答道。“买吧,我们凑钱买公正!”众人喊道。
一个月后,上诉法院开庭,众人旁听。胖女人在开庭前悄悄把一贴灵贴在法官的椅子下。果然,效果出现了,法官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审案不仅认真,而且正气盎然,众人恨不得鼓起掌来,高科技就是灵!干部得意地笑着。又一个月过去了,法院再次开庭并当庭宣判。众人神清气爽,只待法棰一落,坏小子被绳之以法。但令众人所料不及地是,坏小子竟被当庭释放,而被侮辱的女子却以诽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期执行三年。众人哗然,女子当庭要撞墙自尽,瘦老头气得当场不省人事,博士满嘴跑英文,胖女人拉着干部要拼命。众人把干部围了起来,干部也满脸羞红,急着打手机与厂家联系。众人都死死地盯着干部,眼睛都红了。时间一分一分地走着,大家都静候着厂家的回应。这时,干部的手机响了,干部忙跑到房间外去接。半小时后,干部走了进来,他低着头,抽泣地说道:“厂家回话了,说一贴灵确实对法官有疗效,但目前只适用于西方国家,因为他们法官是独立的。但中国地区不行,因为法官说了不算。目前厂家已聘请获诺贝尔奖的专家团对中国问题集体攻关,但毫无进展,有两个专家实在想不出办法,已经羞愧地跳海了!”。“退钱!”胖女人喊道。“应该退,但我已捐给灾区了,如要退,我也只好跳楼了”,干部说完就往窗户前冲,众人忙拉着他。这时,瘦老头醒了,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手舞足蹈地跑了出去,边跑边唱“中国司法,嘿!就是公正,就是公正,就是公正!”,他疯了!周强院长也醒了,看来用高科技解决司法公正的路走不通。
第二天,周强院长又开始冥思苦想,怎么能否在在一个党治的土壤里开出法治的花朵?这如同让塑料花变成鲜花一样难。想着想着,周强院长睡着了,他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在梦里,周强看见一群人正在激烈地讨论司法改革,这群人还是昨天梦里的那些人。那个精瘦的老头大声地囔道:“我们能够把宇宙飞船送上太空,难道就不能消灭司法腐败?现在是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法官贪赃枉法裁判,老百姓立案难、审判难、执行难,处处难啊!”,胖女人咬牙切齿地说:“现在的法官真黑,没有良心,吃了原告吃被告。”,“基层法院的法官吃黑可能是缺钱,但最高法院的副院长难道也缺钱?”干部痛心疾首道。整个会场人声鼎沸,群情激奋,但大家始终找不到一个让司法清明的办法。这时,博士大声喊道:“诸位,大家已经讨论了三天三夜,争得脸红脖子粗,昨天还有两位老兄激动得心脏病发作,现在还在抢救。但恕我不敬,诸位的建议都是隔靴搔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继续吵下去,只会白白浪费米饭和时间。”。他的话激起了众怒,大家喊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就快说出来,否则滚下去!”。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脸红了起来。“快说!快说!”众人齐叫。“我怕大家接受不了,这个办法有点生猛。”他喃喃自语道。“别买关子了,说!”大家吼了起来。博士环顾四周,见代表们愤怒地盯着他,他知道如果不说,他们一定会杀了他。他一咬牙说道:“取消法院,由政府领导当法官,回到我国的司法传统中去。我国古代不是行政、司法不分,民事、刑事案件不分吗?县令把惊堂木一拍,大吼一声:“升堂”,下面衙役齐声喊道:“威武”,多庄严,多气派!”。他的话一说,众人哗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答,倒是那精瘦的老头跳出来说:“对啊,我们就应该继承我国的优良司法传统,现在不是提倡小孩子们读古代经典吗?我们之所以司法腐败就是因为全盘西化,什么大陆法系、英美法系,结果弄得一团糟。”。“对,就应该走我们自己的路,古代县令的乌纱帽多好看,两个翅一动一颤,多有趣!”胖女人囔道。这时,干部走了出来,他环顾四周,然后缓缓地说:“博士说的有理,回到传统,一是,我们只需一部法典,不像现在民法、刑法、诉讼法汗牛充栋,不知所云;二是,审判公开,当庭宣判,不像现在暗箱操作;三是,当庭处罚,拉出去脱裤子就打,不像法律白条泛滥;四是,死刑犯九卿会审,多么民主,并且实行秋决,多么环保,不像现在舆论反响一大,法院把罪犯拉出去就毙,来个斩立决。”。干部说完,大家鼓起掌来。“各位,但司法腐败问题并没解决啊?”一位年青人喊道。“没文化!借鉴明朝朱元璋的做法,对贪官无任受贿金额大小,一律扒皮示众,请问天下还有贪官吗?”博士不屑一顾道。精瘦的老头笑道:“不愧为博士,就是精辟!但脱裤子打屁股,对男人较为合理,但对妙龄女子,的确有点舍不得下手。”。“对对,如遇见色狼就麻烦了。”胖女人道。“各位,打屁股容易造成疾病传染,有的人屁股长期不洗,建议用一次性棒子打。”干部说道。“还应擦碘酒消毒。”众人嚷道。于是,代表们就如何打屁股,特别是打美女的屁股谈论得热火朝天,但始终达不成一致。博士急了,双手一挥,喊道:“Sorry, please be quiet! 我们就司法改革表决吧!”。“好!”众人应道。一会儿,结果出来了,代表们一致同意博士的建议,恢复我国的法传统,取消法院,由行政官员行使审判权,行政权和司法权合二为一,并且判案时官员必须穿法袍,戴乌纱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