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前 主要敏感异见宗教人士惯例“被旅游”

【博闻社】在中共十九大星期三即将召开、北京当局前所未有地全面加强保安防范之际,居住在北京的多位敏感和异见人士被“维稳”,星期一相继被带离赴外地“旅游”,以躲避前往北京采访十九大的1800多位境外记者。宗教领域亦受十九大安保措施的影响,包括北京、河南及浙江等地的宗教人士被加强维稳,有被旅游、被禁止到外地,或每天向国保报到等措施。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10月16日消息,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在北京的亲属星期一证实,刘霞已“被旅行”离开北京,身体尚好,没有大问题。由于亲属非常紧张,所以未能详细了解情况。

不过,另有报道称,原本在北京住院检查身体的刘霞,上周末被带离北京,估计十九大后才能够回来。

自2010年异见作家刘晓波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本身是诗人和摄影师的刘霞也遭当局实际软禁在家,被割断与外界的自由通讯。刘霞近年患有心脏疾病,且有严重的忧虑症和失眠。国际社会严重关注刘霞的状况,不断呼吁中国政府让刘霞重新获得自由,允许她自由旅行。而在刘晓波今年7月13日因患肝癌末期病逝、骨灰被“海葬”后,刘霞随即消失,被当局带到外地“关照”起来。后传回到北京但一直没有返家,直到9月初才被证实回到家中,但楼下一直有人看守。

此外,一向敢言的北京资深独立媒体人高瑜,星期一中午在推特上发了几张在拥挤的首都机场的照片,并留言“工厂停工,单位放假,首都机场,人满为患。不走长征万里路,只追乾隆下江南”,暗示飞往南方某地。

记者无法联系上高瑜本人,不过她的家人证实她“由人陪同”“被旅游”到浙江杭州,应该在十九大后回京。

而北京人权活动人士、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星期一乘早6点多的飞机“被旅游”到了云南。胡佳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这已是惯例,主要是当局担心外媒可能会找上他被软禁的家里寻求采访。

胡佳:“这是规定动作,十九大是5年以来他们的维稳和政治活动的最高峰,所以他们一定要给清场一下,也就是不能存在任何不和谐因素。”

记者:“有1800多名外媒记者云集北京,担心吧,担心记者会去找你们或是采访呀。”

胡佳:“以前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就是我被严密软禁在家里面,但是记者同仁,包括BBC、CNN的,他们还是进了那个小区,还和门口的警察、便衣、国保发生冲突了,而且都给拍摄下来了。这种情况对他们的压力很大,特别影响他们的国际形象。所以现在他们要杜绝这样的情况发生,就是没有半点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存在。”

记者:“那你都带足了药什么的?”

胡佳:“药是确实带了。有一次他们两会期间就是无端地延长了这个时间,造成我几天紧药嘛。这次我做了一些充分准备,带了两周以上用药。可能需要两周的时间才能回到北京。”

另一位几十年来被当局严密监控,以往在重大敏感时刻也“被旅游”的前中共政治局秘书、前改革派总书记赵紫阳智囊鲍彤老先生,今年的情况似乎不明朗。鲍彤在香港的儿子、知名出版人鲍朴表示,原来说是要去外地,但这几天没有什么消息,可能是由于父亲已85岁高龄,而且母亲这一两年身体不好,听说当局交待了额外的条件,例如不许接受记者采访等等。记者星期一下午致电鲍彤家中,人没有在家,但保姆说没有听说要去外地。

另有消息称,各地许多维权和民主人士已被当局约谈、警告或者被上岗,被要求在十九大期间不得外出或者接受采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长老徐永海,上周六(14日)被旅游至海南,10天后才可以返回北京。他周一(16日)表示,目前已经身在海南,教会信徒、异见人士何德普及高鸿明早前已被旅游,由于他不在北京,每逢周五的教会聚会,本周没法举行。

此外,河南的中国基督教会牧师张明选,被国保要求不要前往北京。张明选表示,国保几天前跟他打招呼,近日十九大开会,不要到北京,往北方各地连买车票都监控严密,其他限制则没有,他在当地外出没有被跟踪,但手机被监听。

浙江省温州巿前年发生宗教人士大抓捕行动,其中曾被监视居住的温州龙湾区牧师严晓洁,十九大前已被严密监控。不透露名字的温州牧师指,严晓洁牧师已经取保候审,但龙湾区国保近日要求他每天去派出所报到,并骚扰其家人,所以他发了代祷文。其实还有其他牧师或传道人被监控,他们不敢发声,所以外界没法得知。

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