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二三線衛視已零收視率 發不出工資負債經營

【博闻社】中国除四大一线卫视湖南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和东方卫视之外,很多二三線衛視已經麵臨無人觀看的窘境了。其中有一些衛視為了收視率麵子上好看一點,會買一點點例如0.1%的收視率,但於事無補,情況已經不容樂觀。

現在很多二三線衛視已經是“零收視率”

據調查,很多二三線衛視已經麵臨無人觀看的窘境了。其中有一些衛視為了收視率麵子上好看一點,會買一點點例如0.1%的收視率,但於事無補,情況已經不容樂觀。因根本搶不到頭部內容大劇,二三線已經淪為“苦情劇”和“抗日神劇”的集散地,花個2-5萬一集買部抗日神劇一播再播,多輪重播劇的播出已是常見現象。

接下來的趨勢,二線衛視黃金劇場“先網後台”會成為常態。對這些頻道而言,與其播出一些效果不明朗的首輪劇,不如找一些點擊量表現不錯、性價比也合適的網劇播出。三線衛視黃金劇場基本上沒有首輪劇釋放,以重播多輪劇為主,不涉及“先網後台”模式。一方麵,三線衛視平台的觀眾特征一般年齡偏高,與網劇目標觀眾存在較大差異,收視效果難以保證;另一方麵,先網後台劇目的報價不見得比一些經典多輪劇低,性價比不合適。最後,電視台喪失話語權,演變淪為視頻網站的播放器。

英雄老去和美人遲暮總讓人傷感,但沒有辦法改變事實。

2017年,二三線衛視發不出工資已是行業內公開的秘密,一線衛視出現零利潤率情況也是在人們意料之中。從目前陸續舉辦的新一年度秋季招商會來看,衛視台不約而同地將砝碼壓在大劇上,而在經曆了網絡平台頭部內容強烈猛攻、廣告明顯分流的2017年,2018年對於各大衛視來說將會遭遇更為嚴峻的挑戰,電視台還有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嗎,或者已經走向死亡?

零收視現象的背後,已導致電視台發不出工資,負債經營

由於收視率調查是抽樣調查,抽取的樣本量是有限的,對於一檔節目,如果恰好抽取的樣本都沒有收看,反映在收視率數值上,就是收視率為零。需要說明的是,某一檔節目的收視率數值為零,並不意味著在調查區域內沒有觀眾收看該檔節目。偶然出現的零收視並不能說明什麼,但一檔節目、一個時段經常出現零收視,或收視水平一直徘徊在低位,這種“低”的趨勢就必須要引起重視。

而長期收視低迷,廣告經營舉步維艱,多元化創收無門,停發工資、暫緩發工資、貸款發工資、向政府借款發工資的情況也開始出現。以前都是媒體幫農民工兄弟討薪,這次居然輪到了電視台的員工向電視台討薪。

而有些電視台已經開始負債經營了,就在去年一則河北省的“救市”通知已然告知。“全省140家縣級媒體,近幾年經營性收入下滑60%以上,負債經營占90%以上,大部分采編播設備亟需更新升級”。這則通知顯示的調研結果令人觸目驚心。

河北省的調研結果已衰敗至此,窺一斑而知全豹,全國其他省的境況也好不到哪裏去。河北省既然開了先河,2017年全國範圍內財政供養主流媒體亦成風潮。“傳統媒體媒介融合的窗口期是2020年,抓不住最後一根稻草,廣電就會成為全額撥款單位。”傳媒大學校長胡正榮的話似乎樂觀了一點。

三大原因導致零收視:廣告資金流失,經營人才流失,管理體製僵化

而導致二三線衛視“不思進取”零收視率的原因不外乎三點:人,財,權,但這三點似乎都成為了壓倒目前二三線衛視的稻草,不重新換血改革隻能止步不前。

一.廣告資金流失

電視台是靠廣告,讚助來賺錢的。電視台是最強勢的傳播途徑,廣告就是需要將發布的信息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所以電視台是有實力企業的重要宣傳平台,央視新聞聯播後的廣告,都是按秒計算的,真的很燒錢,但也確實很有效果。

收視率是廣告投放效果的重要考核標準,收視率越高,那麼廣告價值越高,電視台收益也越高了。這也與企業想要擴大影響的目的相契合,所以企業就更加願意用更多的錢在收視率高的節目裏投放廣告。收視率賺錢,其實還是知通過廣告影響力賺錢。另外,像讚助,冠名等方式都也是廣告的變形。

中國有句老話"一分錢難倒英雄漢",電視總體廣告收入萎縮,主要來自二三線電視台,如青海、內蒙古、海南等頻道已經把殼賣掉,某二線衛視負責人曾感慨,看到有好項目也沒辦法拿到,因為沒有錢買,越沒錢越沒辦法購買好資源。

哪家影視/節目製作公司沒有被電視台拖欠過項目款?以前大家一定不會擔心電視台的還款能力,但近兩年負責人的頻繁更替、廣告收入的縮減,影視公司肯定會為自己的錢袋子多操心。資本從來都是逐利的,當電視台不能給資本好的願景,資本就會殘酷的選擇離開。

二.經營人才流失

21世紀什麼最重要?人才啊!放眼電視圈,近幾年電視人紛紛出走的消息已經不算重磅新聞,為什麼?因為太多了。在以前,一流的人才大多數都在電視台體製內,因為政治壟斷形成了強勢平台,而強勢平台的光環又會持續吸引高端人才。在這裏有地位,且收入也不錯。而到了現在,連央視一線衛視都留不住人才,何談二三線衛視呢?

對於體製內高端人才來說:第一,一旦電視台工資加上灰色收入比不上在市場經濟下正大光明掙錢來得痛快的時候,自然要出去。第二,電視台廣告收入越來越萎縮,處境越來越艱難。在這個平台上除了錢少,更難以實現權力和抱負的時候,自然要出去。第三,當一個行業開始像小靈通和短信業務一樣迅速衰落,讓從業人員的收入和地位都遠遠低於其他行業的時候,自然要出去。

三.管理體製僵化

中國是全球電視台最多的國家,而且是多而不精,很多電視台靠“吃政府飯”才能勉強維持。據報道,廣電總局2010年統計,中國有4000家電視台,24000多個頻道。經過這幾年的發展這個數字估計隻多不少,而且還沒有統計一些鎮電視台。

目前電視台隻想留住人才,卻不進行大刀闊斧的機製體製突破,最後隻能淪為培訓學校,替社會資本輸送人才,為他人做嫁衣。“蝸居”體製內賺資曆和影響力,然後脫離體製將積累的資曆和影響在市場中進行變現,廣電人才上演的這場“旋轉門”已成套路。

全國省級衛視市場的博弈,歸根結底是媒體係統和係統之間的全方位對抗比拼。這絕不是簡單的產品之間的競爭,其中既包含頂層設計的競爭,又有管理運營、業務流程的競爭,還有員工素質效率等諸多細節形成的合力的比拼。如果不能堅持“衛視立台”“全線支持”的戰略,衛視發展就會缺乏內在驅動力,尤其是二三線衛視。

電視媒體與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媒體之間除了技術,最大的差別是什麼?是思維方式。互聯網思維是一種用戶體驗至上的營銷思維方式。電視人卻仍然停留在“受眾思維”。可問題是誰還是單向的信息“接受者”呢?誰還是圍在一起看電視的那群“眾”呢?

現在傳統媒體的內容生產方式、傳播方式和終端的消費方式都被新媒體重新解構和定義,電視人必須做出改變。首要改變思維方式,從節目創意、策劃到生產、傳播、消費,都應該學會像互聯網一樣以用戶為導向,提升生產和服務水平。用戶體驗、用戶中心應該是電視人的切入點和訴求點,而不是以“官媒”自居、以我為中心的封閉心態,更不是固步自封地認為看懂收視數據就是了解市場真相。電視人應該放下架子,走到用戶當中,用心感受他們的需求。

電視台會演變淪為視頻網站的播放器,先網後台將成主流

電視劇“先網後台”的播出方式被業界普遍認為是視頻網站擊敗省級衛視的“關鍵”,也是省級衛視發展的“拐點”。但對於省級衛視而言,“先網後台”的衝擊遠不止分流收視率這麼簡單,“大劇話語權”的喪失才是最大的危機。

前些年,伴隨著省級衛視的崛起,黃金劇場的“大劇話語權”曾經在省級衛視和地麵頻道之間發生過一次交割。這次交割直接導致地麵頻道成了“苦情劇”和“抗日神劇”的集散地,最優秀的劇目都集中到了一線衛視。

去年以來,大量劇目采用“先網後台”播出模式導致省級衛視周播劇場“名不符實”,逐漸淪為了“網劇重播劇場”。今年這一趨勢依然明朗,北京衛視、安徽衛視周播劇場的《青雲誌2》《龍珠傳奇》等,都采用了先網後台的方式。而且,電視劇“先網後台”模式呈現向黃金劇場和一線衛視蔓延的趨勢,今年已經出現了第一部“先網後台”的《外科風雲》。接下來的開年大劇《贏天下》已經采取打時差的“先網後台”模式。

傳媒內參等报道综合

  • 阿拉伯之冬全家死光

    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审查 没内容 现在谁还看电视 都翻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