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习近平集权之路》第一集:十八大赢家通吃 擒拿周永康打虎上山

习近平上台后,集权速度出人预料,过去五年发生了什么呢?请看胡平先生的解读:

胡平先生在2011年11月2日文章“十八大赢家通吃”里就预测:据说大胡(胡锦涛)有意让小胡(胡春华)隔代接班。能如愿吗?胡锦涛不是邓小平,习近平凭什么买他的账?可以想见,习一旦登基,再有个几年的功夫巩固自己的权力,很可能比江和胡都更为强势,因此,胡锦涛的隔代指定几乎没有希望。江泽民一度是很强势的,特别是在十五大之后。手上握有一大堆好牌,但是邓小平留下一张牌抠底。胡在位这么些年,一直没强势过,因为背后老有个监军。未来的习,下面没人抠底,背后没人监军。他的权势很可能远远超过江胡。而中共高级官员们一旦发现这种趋势,很多人就会西瓜偎大边,提前向习靠拢,这就会加速习的强势的形成。那一派主导了十八大,哪一派就主导了未来的中共;其他派别的人,要么改换门庭,要么逐渐靠边——十八大将是赢家通吃。
习近平通过反腐败,清除异己,强化个人权力,这就有必要先谈谈中共的腐败问题。中共是怎样腐败起来的?为什么发展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中共的腐败泛滥起源于“八九六四”以后,邓小平南巡,开启了中国市场经济之门,同时也打开了腐败的潘多拉盒子。但有趣的是,中共的腐败为习近平的集权奠定了基础。王立军叛逃成都美国领事馆,推倒了中共第一张多米洛骨牌,从而为习近平反腐提供了绝佳机遇。2014年1月24日,胡平先生在文章“恐怖平衡不复平衡,中共内斗日趋白热”里写道:就在习近平声称“打铁还需自身硬”,誓言对腐败“零容忍”,“康师傅下架”箭在弦上之际,国际记者调查同盟于本周二公布解密报告,披露中共最高领导层近亲 在离岸金融中心拥有秘密资产。其中有邓小平、胡锦涛、温家宝、李鹏等人的家属,也包括习近平的家属。这无疑是对习近平反腐败“打大老虎”战役的凶狠回击。 很多人都注意到在这份机密档案中没有江泽民、曾庆红以及周永康的名字,于是就把这次曝光视为周永康一派鱼死网破的绝地反攻。在1997年出版的那本据说是影射陈希同案件的政治小说《天怒》里,书中一位作恶多端的“衙内”有恃无恐地宣称:“要动我爸爸(市委书记,据说是影射陈希同)也没那么容易。把他逼急了,他抖落出几件就得惊天动地!上面能不保他吗?敢不保他吗!不保,就一块儿玩完!”各派,尤其是处于被动挨打的一方,通过海外爆料反制对手,出口转内销,新形式的权力斗争。
自从江泽民时代至今,上层权力斗争都是以经济问题、腐败问题定罪,而经济问题、腐败问题人人有份。从江时代到胡时代,中共上层形成寡头专政,刑不上常委,于是可达成某种平衡。如今的习却想打破这种平衡,建立个人强势地位,这就要削减其他寡头的特权,倒周就是第一步。今日中共,腐败病入膏肓。任何自上而下的反腐败,势必是选择性的反腐败,势必沦为搞权力斗争,清除异己的手段。如果习近平是皇帝,那还好说,因为皇帝和臣 子的分际是明确的。但习近平不是皇帝,在地位上和高层同僚并无绝对的分野。只准你腐败不准别人腐败,别人会不服气;你想反谁的腐败就反谁的腐败,势必引起 其他同僚人人自危,他们就会不约而同地起来约束你,甚至把你搞下来,换一个让大家都放心的人上去。六四后,中共上层,尽管彼此勾心斗角,但在大面上尚能维持局面,就是靠的恐怖平衡: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你要把别人推下水,别人一挣扎一反弹,船就给折腾翻 了。如今,这种平衡已经摇摇欲坠,上层权斗日趋白热。在蔑视人权、拒绝法治、反对民主的情况下,这种权力斗争很可能演变为一场丛林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