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廉价公寓火灾19死8伤 当局紧急拆除违建

北京大兴廉价公寓火灾致19死8伤,遇难者多为未来打工者。

【博闻社】11月18日18时许,北京大兴区西红门镇新建村一家廉价公寓发生火灾。北京消防通报称,事发新建村新康东路8号,21时许,明火被扑灭,救出的被困人员已送往医院。新华社19日消息,火灾共造成19人死亡8人受伤。事故原因在进一步调查中,涉嫌人员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19日下午,北京市住建委主持召开紧急会议,研究部署安全生产工作,重点排查整治建筑施工起重机械、脚手架等设施设备安全隐患,督促物业服务企业加强用电用气、装饰装修和普通地下室散租住人、违规用电用气等方面安全隐患排查。会议要求,对专项行动期间发生火情的单位,一律停止责任单位在京投标资格2个月。

起火公寓冒出大量浓烟

新建村位于北京南边大兴区西红门镇。工商资料显示,这个地区有82家服装制造企业,其中新建一村有22家。

火灾发生的“聚福缘公寓”,位于新建一村的一处十字路口旁,周边是一排居民楼和商铺。这是个二层高的老旧公寓,白色外墙已发黑,数根电线杂乱地架着。门口悬挂着红底白字的招牌,上面写着“内设独立卫生间、热水器、厨房、暖气、床、衣柜、网线等”,还留有两个联系方式。

“听到一声闷响,对面一楼的一扇卷帘门被冲开了。”公寓对面的居民刘华(化名)称,昨晚6时许他正好在家,看到起火公寓冒出大量浓烟,往上蔓延,“味道非常刺鼻。”

公寓二楼的租户李扬讲述,他昨天下午5点40分左右下班回家。半小时后,一股浓烟从窗户里往里漫,随后听到外面喊“起火了!”转眼间,浓烟已漫进整个二楼。“我在公司培训过,出门后就贴在地面往外爬,烟很大,特别呛。”

在附近服装厂工作的另一名逃生者说,当时自己正躺在床上玩手机,突然接到朋友电话,说看到公寓这边有烟。“我打开房间门一看,楼道里的烟已浓到看不清东西,一路摸索着跑下楼”。

他介绍,不到一分钟时间,自己跑下楼后,脸上全变黑了。过了两三分钟,陆续有人跑出,一名女性抱个孩子跑出来,但孩子已经昏迷。另有十余人在路边吐。

“天气比较冷,大家都关着窗户在房间呆着,要不是朋友提醒,我也不知道”。他说,烟特别厉害,瞬间就大起来了,“我没憋住吸了一小口,晚上吃饭后吐痰都是黑的。”

救援者称公寓二楼“像迷宫”

刘华回忆,起火时,公寓的房间窗户大多紧闭,消防人员赶到后,破窗散烟营救被困人员。“很多人被救出来时,身上都熏黑了。”

“那栋楼冒烟,很多人叫喊,还有人想冲进去救人。”附近一家快递公司员工黄科(化名)介绍,事发时他正在路边忙活,就跑到起火楼前,跟着其他救援者一起往里冲。“一楼有商铺和几家住户,刚进门就看到两个中年男人挣扎着往外走,我们就上前把他拖出来了。”

据黄科描述,从楼外看,并没有明火,烟从地下室往上冲。二楼住户窗户关着,还有一层铁丝防护网,外面还有人扔石头砸窗营救,“玻璃破碎的瞬间,黑烟也涌出来。”

随后,他冲进公寓爬上二楼。“烟越来越浓,一股烧塑料的臭味,闻着头晕。”他称,二层住着一百多户,像迷宫一样,过道只有两人并排宽,不超过1.5米。浓烟中,黄科在楼梯口迎上一名挣扎外逃的男子,并将其拖下楼。

19日凌晨1时许,消防人员和救援车辆仍在作业。街道路面上留有大片积水,五十米外,可闻到刺鼻烟雾味道。附近一名居民介绍,火灾发生后,救援人员就对周边居民进行疏散排查,直到救援结束才被准许回家。

租户多为外来务工人员

刘华在事发地租住了3年。他说,这里此前并非公寓,“前几年改造成公寓,里面房间是隔断,租户多是外来打工的。”

在此租住的服装厂员工介绍,公寓里房间的面积都很小,价格从四百多到七百多不等,二楼只有两个楼道。

租户李扬也提到,公寓除地上两层外,还有一层地下室。“我在这住了半年,上面两层都租出去了,有上百间,十多平米一间,有的一间住三四个人。”他说,自己是独自租住一间,房租一个月600元。“下个月开始收200元取暖费,(这里)是集体供热,不让烧煤。”

“地下室可能有仓库,可能是个工厂”。李扬称,此前一段时间,常听到“咣当咣当”的声音,变压器也总跳闸。

19日晚,事发公寓南侧的新康路附近,许多车辆搬家运送货物,街道上店铺大多处于关门状态,只有少数还在营业。

一家超市老板说,受公寓失火影响,附近店铺接到通知,要求3天内搬离,该建筑将面临拆迁。“此前这里就在拆迁过程中,首先拆除的是违建,但有些有宅基地的村民还在谈判中,所以一拖再拖。”

六年前服装作坊悲剧重演?

北京大兴区一家廉价公寓周六发生20多人伤亡的重大火灾。有报道说,起火地点为公寓内一小型服装厂。 北京市主要领导和中国公安系统高层到场视察,附近商铺周日清晨被要求迁移。新华社发布有关火灾的通稿,而澎湃新闻点一篇详细报道上网后不久原网页就无法浏览。大兴区六年多前也发生过一场情况颇为相似的服装厂火灾。

新华社事后发布的通稿称,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代市长陈吉宁(原环保部长)赶至现场指挥抢救工作。中国公安部高层也到现场视察,其中包括兼任北京市公安局长的王小洪。据报道,消防部门派14个中队34部消防车赶赴现场展开了持续数小时的灭火工作。另外,蔡奇还要求在北京市进行大排查,要进一步关闭村镇工业大院,清除违法经营。

报道说,涉案人员已经被警方控制,但没有说明火灾原因。网络上有关这场大火的评论和报道被大量删除。

这所“聚福缘公寓”共有三层,地上两层地下一层,内部被改建为住宅用于出租,内有约两三百住户。一名住户对媒体表示,起火点位于公寓地下的一间小型服装厂,死伤者多为服装厂人员。

一名住户对澎湃新闻称,公寓没有集中供暖,有住户用电取暖,火灾发生后,公寓管理员用铁锤砸门帮助住户逃生。

当局派出警力封锁现场,现场附近的商户、宾馆也接到当局通知暂停营业。“聚福缘公寓”招牌上的两个手机号码均处于关机状态。

在新建村经营电脑店的文先生对美国之音称,当地商户几个月前就接到了拆迁通知,很多人已经在其他地方找房子了。文先生说,火灾发生后,当局在周日早上开始拆除违章建筑,到中午拆除完毕。

文先生:那边有违建的,违建的肯定搬走了,因为他们把违建的拆掉了。一大早就开始了,那些比较严重的属于违建的基本都拆了。拆了两个小时左右,我看朋友圈,大概中午的时候已经拆完了。

美国之音记者根据一则租房广告的信息找到一名新建村的女房东。她表示现在没有房子可供出租。

一名经营铝合金生意的商户说,附近居住的多为外来务工人员。他表示自己在当地的店铺要搬到六环以外。

铝合金商户:现在不营业了,发生大火,这个地方也要拆迁了,到六环以外去干。

发生火灾的公寓所在的西红门镇地处北京城乡结合部,小型服装工厂林立,衍生一些廉价公寓房舍供外来务工人员租用。

据澎湃新闻报道,西红门镇张贴的告示显示当地于11月2日启动了工业大院的拆除腾退工作,原计划12月15日前完成拆迁,不过目前附近居民还没有搬迁,拆迁工作滞后。

至周日下午,澎湃新闻已将题为《北京大兴火灾致19死,事发公寓管理员铁锤砸门帮住户逃生》的报道下线,这篇文章曾在一些网站转载,目前遭多家网站删除。

近年北京加快疏解非首都功能,以商品批发、服装业为代表的相关产业被疏散到河北、天津等地,当局称之为“低端产业”。

这次火灾是大兴区不到7年内的第二场大火。2011年4月25日,大兴区旧宫镇曾发生过一起死伤严重的火灾。那次火灾过火面积仅300平方米,却酿成17死25伤(含2名女童)的悲剧。

新京报2011年4月26日的题为《北京大兴火灾致17死25伤一次普通火灾为何死伤惨重?》的文章指出,火灾建筑为2010年盖的违章建筑,四层38间房,住有80人左右,没有任何消防安全设计。

据六年前的《新京报》报道,2011年大火的17名死者中,有13人是楼房内一层服装作坊的工人。

报道显示,两次大火的失火地点与遇难群体极为相似,死伤者大多为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外来务工人员。

据官方公布的消息,2011年火灾事故最终调查原因是现场存放的电动三轮车电器故障引起,失火房屋所有人及一层非法经营服装小作坊的老板被刑事拘留。而时任大兴区分管消防和安监工作的副区长常红岩于当年十月调任北京市妇女联合会副主席,2017年7月升任中共北京市妇联党组副书记。

中国知名媒体人石扉客在个人公众号发表的文章中写道:这个两次火灾中似曾相识的群体,花了六年时间,一路往南撤退了7公里,还是没能逃脱过情形相仿的灾难再次跟踪而至。

石扉客的这篇题为《北京大兴,6年前后那两场大火和一篇特稿》的文章已遭封禁。

新京报/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