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拘留权力扩展到非党员 習近平推動成立新反腐機構引争议

【博闻社】按照计划,2018年中国两会期间,将正式出台《国家监察法》,并成立国家监察委员会,但相关的法律草案现在就引起了激烈的争议。

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计划在其第二个五年任期内,继续推进其反腐败斗争。早在今年一月,中纪委就已宣布将”推动制定国家监察法,筹建国家监察委员会”,此举似乎意味着,迄今为止由中纪委主导的反腐大权将由国家监察委接管。

11月7日,中国人大网公布了《国家监察法草案》,开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事实上,这部草案从出台之际,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争议,一些法律届人士认为,这部法律草案违反了现行中国宪法,赋予了国家监察委员会任意逮捕调查的权力。

今年8月,59名中国律师联名发表致中国立法机构-全国人大的公开信,表达了对”监察体制改革及《国家监察法(草案)》的立法前景深深的忧虑。”签署者之一北京律师程海表示:”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检察机关限制当事人人身自由不得超过一个月,而《国家监察法草案》则允许对当事人进行最多三个月的’留置’。’留置’期间不受检察机关的监督,而最为糟糕的则是,不允许律师的介入。”

对于预计会在明年两会期间获得通过的《国家监察法草案》,公开信联署律师们主要表达了4点忧虑:法治原则面临危机,人权保障遭遇严峻挑战,平等原则受到损害以及正当程序或被抛弃。律师们指出,中国宪法规定公民享有人身自由,但如果”人身自由被’留置’、被逮捕,却可以不经检察院批准或决定,宪法权威何在?”

中共十八大以后,习近平发起了声势浩大的党内反腐败运动,周永康、徐才厚等一系列高官落马。据中国官方的报道,习近平执政的第一个五年之内,共有440名省军级官员被审查。而中下级党政官员则数以万计。迄今为止,习近平的反腐斗争主要由中纪委主导,理论上中纪委只对中共党员具有管理权力。而根据目前正在征求社会意见的《国家监察法草案》,未来的国家监察委员会则将对所有”吃官饷”的企事业单位员工都拥有管辖权,其中也包括众多的非中共党员。

中國目前的反腐敗監督機構是共產黨的一個部門,這個部門雖然權力廣泛,但隻對8900萬名黨員有管轄權。習近平的新委員會是一個負責監督所有政府出資的企事業單位的國家級機構,政府的企事業單位有多達6200萬名員工,其中許多人不是黨員。

程海律师表示:”过去中纪委对涉嫌违纪的官员进行双规,即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如果当事人自愿,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这是党内的事情。至于这些当事人是否自愿,我们不清楚,因为没有相关的信息。”

《纽约时报》中文版周四发表的文章称:”新设立的国家监察委员会将让习近平反腐运动的范围扩大到包括在大学和国有企业任职的数百万更多的人。这个新委员会也将有对人进行三个月秘密拘留的权力,还可能将秘密拘留的时间再延长三个月。这将让监察委员会拥有目前党内检查机构只用于党员的同样严厉的拘留权。”

最近,在北京一個有約40名誌趣相投的法律學者參加的會議上,來自上海的法學教授童之偉表示,“監察法草案在人權保障方麵有些地方明顯有所倒退;監察機關權力太大,且缺乏來自官方的權力製約。”

通過反對這個新的委員會,童之偉和其他人對中國法律體係的強大程度和獨立性,以及是否能製約黨的領導人的權力提出了更廣泛的問題,後者常常把自己淩駕於法律之上。

上個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看來已加強了習近平的權威,開啟了中國的鐵腕統治新時代,展示了一個黨無所不包地控製社會的前景。反對這個新監察委員會的人所呼籲的,是一個與之相反的理想:任何人,包括習近平在內,都應該受到法律的約束。

“共產黨說自己在憲法和法律範圍內行事,但現在共產黨又說它領導一切,”北京的曆史學者洪振快說。“如果你要領導一切、淩駕於法律之上的話,你怎麼能遵守法律呢?這是這個監察委員會的核心問題所在。”

在中國惡劣的政治環境下,站出來反對新的監察委員會是需要勇氣的,中國很少容忍人們批評黨的重大舉措。在習近平擔任中國領導人的頭五年裏,許多直言不諱的維權律師被監禁,有的被拉到電視台上坦白認罪,習近平也對憲政等自由主義理念表示了譴責。

批評擬議中的監察委員會的人當中,有許多是在北京和上海的著名大學執教的法學教授,他們一直避免參與維權案件。在最近幾周站出來批評新委員會時,他們一直努力把自己表現為忠誠的反對者。

這些律師和法律專家們小心謹慎,他們不是在挑戰共產黨的統治,而是要求共產黨履行自己對法治的承諾。

自1990年代的江澤民起,中國領導人都曾發誓要維護法治,都把法治作為讓中國成為一個現代化發達國家的一部分。就連習近平也在口頭上承諾尊重法律和憲法,但他也宣稱“黨領導一切”。

監察委員會的批評者不是通過街頭抗議,而是通過在法律專業人士會議上的發言、以及網上發表的聯合聲明和法律評論,來表達他們的反對意見。盡管如此,他們的批評仍相當尖銳。

他們說,新的監察機構將會違反憲法,因為這個建立在沒有充足法律依據之上的新機構將擁有的權力非常模糊,其權力將等同於、甚至超過中國法院和立法機構的權力。

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研究中国法律与政治的教授明克胜对《纽约时报》表示:”这就摘下了国家有别于党的这块遮羞布,与其说是朝着强加更多法律约束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我认为,这可以说是党的机构把法律体系吸纳进来的表现。”

德国之声/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