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第十集:联美抗苏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是中美苏三大国关系重新洗牌的重要关口。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两个昔日的敌手握手言和,化敌为友,转而共同面对另一个敌人:苏联。在上一集节目,张博树教授分析了中苏关系走向全面紧张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的严重威胁,这是毛泽东重新调整战略布局、不得不考虑和美国缓和关系的根本背景。但两边要走到一起,必须双方都有接近的动机。那么美国方面和中国接近的动机又是什么呢?张教授认为两大动机:第一,美国深陷越战泥潭,急于摆脱,需要中国帮忙。第二,从更大的战略博弈着眼,美国也有联中制苏的考虑。这和毛的联美抗苏不谋而合。但从外表看,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中国的反美口号调子并未降低,比如中国高调支持美国的“黑人抗暴斗争”,1970年柬埔寨发生军事政变后北京还收留了西哈努克亲王,这又是怎么回事?张教授认为,毛的世界革命情结与美国黑人斗争;收留西哈努克反映了毛行为的复杂一面。但面对苏联威胁,和美国和缓是主旋律。中国官媒常说毛泽东用“乒乓外交”打开了中美重新走到一起的大门,但也有人说尼克松和基辛格的“秘密外交”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实情又如何?张教授认为,各有各的作用。中美早在“乒乓外交”之前已经都在“放风”试探。基辛格的努力终于促成尼克松访华。毛抱病会见尼克松,中美关系掀开新的一页。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的特点是各说各话,各自表述自己的立场,这在双边国际文件中似乎很少见。比如对台湾问题的表述;但它又确实昭示某种战略联盟关系的形成。后来毛又谈过“一条线”、“一大片”之类战略,都在反苏。但要注意的是,三国关系仍然是复杂的、互动的,美同时在和苏联缓和关系,北京反倒成了美国人手中的牌。1972年美苏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签署就是一例。当然,北京在帮助美国人摆脱越战方面也算尽了力。中美重新走近,是文革期间中国外交政策的重大变化,它对中国国内政局的演变是否有影响?中共高层的各种势力都支持中美改善关系吗?外交调整势必让务实派得势,包括邓的重新出山。但这会动摇毛的文革原则。毛陷入左右为难、自相矛盾。文革进入残局。从大历史、大逻辑看,中美关系解冻的确影响深远。第一,彻底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当然,在三大国中,美国居于主动地位。第二,就中国国内政治言,无形中为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这是毛绝不会想到的。中共是否仍然视美国为敌人?根本上看,回答是肯定的。与美国和好是强敌压境下不得已的战略妥协,不意味着改变了对美国的根本判断。当然,这种妥协给中共的宣传造成一点麻烦,所以毛对基辛格讲“要放点空炮”。文革后期,“三个世界”理论悄然取代了共产革命理论。中国和美国的关系也生出了许多复杂、多面。中美两国握手,彻底改变了世界力量格局,新的大幕拉开了。就中国国内政治言,无形中为文革后的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这是毛绝不会想到的。毛泽东用“三个世界”理论悄然取代了共产革命理论。历史又当如何演变?请看下一集“中美建交与对越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