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美駐華大使館強烈批評吳淦謝陽被定罪 環球時報:請安守本分

【博聞社】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吳淦和謝陽近日分別被當局定罪,吳淦更被判八年重刑。雖然中國政府選擇在聖誕假期做出宣判,西方政府依然做出反應。德美分別對北京提出尖銳批評。與此同時,一份據信出自吳淦本人的聲明公諸於世。

在兩國駐華大使館周三發表的一份共同聲明中,德、美兩國對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進行的判決表示”深為遺憾”。聲明要求,立即釋放獲刑8年的發表批評性言論的44歲博主吳淦;免於刑事處分的人權律師謝陽應立即獲得許可,自由從事其律師職業。

兩國大使館在聲明中批評了審判程序以及被長期拘押的當事人不能與自己選擇的律師見面的情況。聲明指出,謝陽所讀的那份”事先擬好的認罪書”和他此前有關在被關押期間受到虐待的說法”直接相悖”。考慮到”存在着關於吳淦和謝陽在獄中受嚴重虐待的指控”,兩國大使館要求中國當局遵守法治程序,尊重中國的人權義務。

吳淦聲明:拒絕當局”認罪交易”

在判決前後,吳淦均曾指控受到當局虐待。在一份聲明中,吳淦表示”在關押期間,遭受了酷刑和各種非人虐待、折磨-這不是個例,而是普遍現象”。位於美國的人權組織”中國變革”(China Change)公布了這一聲明。熟悉情況的圈內人士認為該聲明是真實的。

吳淦在聲明中表示,”在專制國度,能被國家授予’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這個榮譽,是對一個公民的最大肯定,證明了這個公民沒有做專制的幫凶,沒有做奴隸,起碼他去捍衛、爭取了權利。”吳淦表示,雖然當局想讓他認罪和配合宣傳來換取輕判,甚至答應只要他認罪,就可以”判三緩三”(判刑三年,緩刑三年),但”都被我拒絕”。

環球時報社評:德美駐華大使館,請你們安守本分

美國和德國駐華大使館星期三發表聯合聲明,粗暴干涉中國法院對吳淦、謝陽的審判。網名叫“超級低俗屠夫”的吳淦26日被法院認定犯顛覆國家政權罪,獲有期徒刑8年。同日謝陽被認定犯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但因尚未造成嚴重社會危害且認罪悔罪等,免予刑事處罰。

美德使館的聲明要求中國立即釋放吳淦,恢復謝陽的律師資格。它們這樣做完全超越了國際法賦予外交使團的職責,請問,誰給了它們把中國法律事務當成它們自己國家事情指手畫腳的權力?

令人瞠目的是,近來澳大利亞等多個西方國家的官方機構發出抵制“中國干涉內政”的聲音,其中就包括美國國會。德國主流媒體參與了對這種指控的支持。它們把中國政府和一些機構與當地精英接觸,為促進那些國家對華友好而開展公關活動指責為“干涉內政”。它們真好意思這樣張得開口。

什麼叫干涉內政呢?2015年7月9日前後中國警方抓捕了包括鋒銳律師事務所幾名律師在內的一些犯罪嫌疑人,一些西方國家的政府官員、社會活動人士和輿論機構聯手反對中國追究涉案人,就像美德使館星期三發表聯合聲明這樣。這才是赤裸裸的干涉內政行為。

中國法院無論判處吳淦8年徒刑,還是追究其他涉案人,都是按照中國法律進行的。而西方的做法是在幫助那些涉案人衝擊中國的法統,試圖改變中國社會的治理邏輯,削弱中國政治及司法的獨立性。

相比之下,一些西方國家近來指責中國的干涉內政行為沒有一件可以解釋為北京試圖促使那些西方國家發生基礎性改變。中國只是希望擴大對華友好人士的圈子,增進西方社會對中國的了解,讓那些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更加順暢,實現雙贏。

中西交往存在心理上的重大區別,西方很多國家的精英群體有“改變中國”的強烈意願,一些人甚至將之看成“使命”。而中國的目的是友好合作,不存在我們要用自己價值觀“同化”“改造”西方的意圖。這決定了在中西交往中,西方國家無論大小,常常情不自禁地表現出某種“進攻性”。

從劉曉波的事,到“709律師”,西方輿論一輪又一輪地對華施壓,抹黑中國政治及法律制度。對他們來說,“人權”是個筐,對華偏見以及出於群體自私的種種要求,還有更加陰暗的使絆,通通往裡裝。有的西方國家駐華使館專門設有負責“人權事務”的外交官,說不好聽的,他們就是專司干涉中國內政的“外交約架者”。

“709律師”現象是進入互聯網時代後中國社會裡長出的一棵毒蘑菇。以鋒銳律師事務所骨幹人員為代表的少數“死磕派律師”絕對是中國龐大律師隊伍中的一小撮,他們背離了律師行業的本分,出於不同目的假借法律操弄起了政治。

必須指出,隨着中國越來越強大,西方一些力量將中國內部難免會出現的少數對抗者視為它們同中國博弈的資源,通過支持那些人,試圖實現“撬動中國”事半功倍的效果。那些人出於私利,也把西方力量當成了靠山,有的接受西方機構的資助,有的爭取西方輿論的捧抬,增加自己違法行事的行動力和安全係數。

然而中國無論政治上還是法律上都不是西方的附庸。“709”涉案人一一受到法律制裁,反覆證明了中國的司法主權堅如磐石。誰挑戰中國現行法律體系,這個法律體系就會毫不留情地制裁他,西方的政治及法律力量都休想對中國法院搞“長臂管轄”。

西方社會有干涉非西方社會的價值傾向,即使中國強大起來,它們的干涉已經力不從心,但老毛病還是改不了。最讓人稱奇的是,某些西方人還對着鏡子里自己的樣子,畫“中國干涉西方圖”。什麼漂亮話都讓他們說了,什麼正義都讓他們表演了,那些人有時挺讓我們生氣的,但也有很多時候他們真能把我們逗笑。

德國之聲/環球時報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