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钱宝网CEO张小雷自首 “庞氏骗局”诈骗500亿

【博闻社】“在钱宝网上花钱买任务后每天签到,任务到期后就可以取得收益,而任务就是看广告。”、“去年投了8万元,刚好做了一年任务赚了5万元。”钱宝网的“生钱之道”扑朔迷离。

钱宝网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它实际上在借助互联网进行非法集资,给用户发布空头任务(没有实际广告合同、实际物流发货,只是用用户押金支付用户收入),让用户获得高额回报,且回报率达40%。

具体来说,用户在网上看广告即可完成任务并领取奖励,但是接任务必须缴纳一定的保证金,这笔保证金从几元到几十万元都有,金额的多寡与最终领取的奖励相挂钩。

按照钱宝网资料内相关案例,如果用户能够缴纳10万元保证金,并保证每日完成一定量的“看广告”任务,每月可获最低4000元、最高过万元的收益。任务需要几天甚至上百天才能完成,用户需要保证在此期间不取出保证金,任务完成后第二天,本金和奖励将一并发送至用户的账户。而如果中途取消任务,大概有一半的奖励会被扣除。

钱宝网缺乏盈利项目,为何用户的年化利率能够高达40%?实际上,钱宝网将新用户的保证金用作老用户的奖励,且不断宣传平台的优势,降低挤兑危机。钱宝网建立之后,“一年在南京、上海买一套房”的神话故事流传甚广,新的投资者纷纷入局。

实际上,早有不少人怀疑其为庞氏骗局。在知乎关于钱宝网的讨论中,几乎是清一色地看衰,2015年用户“raulsh shi”的回答一语中的,“你盯着人家的利润,人家盯着你的本金”。根据媒体金融视界的估算,钱宝网卷走的本金约有数百亿。

12月27日9点,认证为“钱宝网”的官方微博发布促销活动称,“直降300元!仅限宝粉卡会员专享!”

然而,仅仅38分钟后,账号主体为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的 “平安南京”发布微博,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南京市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众多钱宝网的投资者都无法接受,甚至有人留言表示怀疑:是否平安南京被盗号了?随后“平安南京”亲自下场辟谣,本条信息为官方发布。

被认为是继e租宝之后第一大非法吸储、非法集资的钱宝网,以微商、股权投资为主承诺的高额回报将自身运营模式“包装”为“正当生意”,并吸引了1亿注册用户。而钱宝网的运营模式一直颇具争议,今年8月就曾爆出张小雷“跑路”的消息,随后被其辟谣。或许正因如此,钱宝网的不少用户宁愿相信公安局的官方账号被盗也不愿相信张小雷投案自首。根据官网信息显示,截至9月平台流水超过500亿元。

张小雷,何许人?

出生于1969年的张小雷,在1997年已跻身千万富翁行列,但真正让他出名的,还是2003年的“泛美亚事件”,张小雷本人也因为此事锒铛入狱。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张小雷此前在出任泛美亚公司CEO时,以“向海外输送足球学员的名义”,先后将50多名小球员送到南美留学,并利用向小球员收取费用和向外界融资两条途径,总计获取资金约1000多万元。

整个事件是如何操作的?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泛美亚与一名绰号叫“潘乔”的球员合作,对方注册了一家成员仅有他自己的足球学校,泛美亚与潘乔签订训练合同,每月支付1000美元的工资,再加场地费和训练费。

不过,随行翻译给出了两个版本的合同,也就是说泛美亚与潘乔签订的是两个不同版本的合同。在中文版本合同中,中国球队与智利西班牙联盟俱乐部签订了训练合同,西班牙版本则写明了是由潘乔足球学校联合组织球员训练。潘乔的确曾在智利西班牙联盟俱乐部踢球,但他开办的足球学校与后者毫无关系,只是潘乔本人租了西班牙联盟队主球场边角上的一小块地方,作为中国小球员的训练场地。

据媒体报道,潘乔的私人足球训练场每月只需极低的费用便能维持运转,泛美亚在整个事情的运作费用只有百万元左右,小球员在乌拉圭生活条件非常窘迫,而小球员支付的学费和外界给予的融资,远远超过这个规模。

超过1000万元的资金不知去向,媒体报道巨额资金被张小雷挪用,2003年,张小雷因诈骗罪入狱。

出狱后,张小雷并未放弃足球领域,2014年,张小雷控制的钱宝网与西甲巴列卡诺俱乐部进行了战略合作,运作国脚张呈栋海外留洋,后又与西甲皇家社会达成协议,钱宝广告出现在皇家社会的球衣上。

仅次于e租宝的“庞氏骗局”

出狱之后的张小雷,于2012年创立钱宝网。据了解,这是一个微商入驻平台,缴纳2万元抵押金即可开店营业。奇怪的是,平台推出“看广告”任务,即注册用户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要去“任务大厅”看广告、填问卷、玩游戏,完成任务后得到收益。钱宝网宣传材料称,“如果用户能够缴纳10万元保证金,并保证每日完成一定量的‘看广告’任务,每月可获最低4000元、最高过万元的收益。” 钱宝网虽然有微商业务,但其最重要的业务还是分销,因为这部分的资金量最大,也是维系钱宝网现金流的源泉。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石大龙指出,钱宝的模式主要是首先要求用户交保证金,比如交10万元保证金。然后采取以下方式让用户取得投资收益:

一是签到:签到收益是浮动的,大概1万元一天10元,签到的收益年化超过30%。

二是做广告任务:广告分广告主和钱宝自有广告。广告主是进驻钱宝的微商为主,收益不高,但可以分享链接得宝券奖励。钱宝自有的广告收益高,就是为钱宝下属的各个公司分享链接打广告,年化收益一般超过20%。

三是分享链接得宝券:一般来说,一天可以获得10元宝券,疯狂时一天分享40元宝券,相当于每天白拿40元。

据网贷天眼报道,被冠以做“分销任务”名义的项目,实际就是投资理财,保证金就是本金,周期就是投资期限,工资就是收益。至于失败罚金,从产品介绍看可能是提前赎回要扣除的违约金。据此计算,钱宝网“QBII任务”项目的年化利率高达43.6%。

虽然钱宝网宣称其项目为分销,但其公布的合同范本显示,投资人与钱宝网签订的是股权投资协议。一旦钱宝网不能按时还款,平台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据钱旺集团官方网站介绍,截至目前钱宝网会员数突破1亿,入驻50万余商家,日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用户的保证金加上微商商家的抵押金,涉及金额可能已达百亿元甚至更多,然而这些钱目前却没有第三方来监管。

早在2014年,就有媒体质疑钱宝网的运营模式,计算出该公司维持半年需要至少4000万元。

但广告主不会给只“看广告”的用户买单的,钱宝网维持运营必然要用新加入的用户的保证金来分发给用户当收益,这就是俗称的“庞氏骗局”。

累累前科

钱宝网的问题不是今天才出现的。

2016年3月,有消息称,钱宝网被南京政府赶到上海去了,还在钱宝南京总部门口拉了防止非法集资的横幅。钱宝网官方声称,是南京政府对创新的容忍度低。2017年8月,钱宝网上海总部今年8月已搬空,跑路一说甚嚣尘上。同时,投资人发现,所谓的钱宝APP已经无法提现。

但钱宝网CEO张小雷在微信公众号录了视频,在视频中他强硬否认:

“这个事哥们你搞大了,你给自己惹了很大的麻烦,因为你惹上我了,我跟别人还不太一样,维不维权的我先不管,反正我一定要找到你,在这里我悬赏10万元,人肉找到你,好吗,你等着。找到你以后怎么办?法律有法律的办法,我基于法律框架之下也有我的办法。你这么伤害我的宝粉,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肯定会让你付出更惨烈的代价,为我的宝粉复仇。”

事实上,早在2017年4月,钱宝就在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而理由,正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钱宝网的问题远不止于此。2016年9月5日,钱宝网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山东监管局监管关注函。关注函指出:公司涉嫌非法发行证券。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控制的关联方南京钱宝信息传媒有限公司旗下的钱宝网电子商务交易平台于2016年1月份发行了25000个“钱宝份额”,并承诺“钱宝份额”可折换为泡宝网公司的股票。但这一做法直接违反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督管理办法》第四条“公众公司公开转让股票应当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公开转让的公众公司股票应当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集中登记存管”的规定。

天眼查资料显示,张小雷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53家,集中在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行业;投资的企业有47家,投资金额最大为4455万元,同样集中在软件信息业。其中,有30多家企业已被注销,提示有风险的公司有40家。

风波后续:用户投数千万欲轻生

将数百万以及几千万投入到钱宝网中,在门外人看来,这是如此的“不可思议、难以理解”。但事实上,在中国,数以亿计的“宝迷”们深信此道,并“衣带渐宽终不悔”。而发生此种现象的究极原因,除了投资者们对金钱的迷恋外,更多的是钱宝网那“惊人的收益”。

唐先生(化名)在接受猫妹采访时表示:其关注钱宝网很久,本月18日才下定决心投入23万,每日可收益575元。

根据计算钱宝网收益的——钱宝任务管家提供的数据显示,在钱包投入100万,放入30天,并积极完成相关任务的话,总收益可达5万7千余元,年利率高达68.92%。而如果放入一年的话,届时收益将近70万元。

随着张小雷自首,钱宝网无法提现,钱宝网造成的后果开始向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微博网友通过微博私信告诉猫妹,其男友将他自己包括家人的钱一千万一同放入钱宝网,现在有了轻生的念头。微博上,也出现了有关“轻生”的博文。

钱宝网大厦将倾,信徒仍“执迷不悟”

事实上,自钱宝网诞生以来,有关钱宝网的争议一直不断。

在今年8月,有媒体报道,钱宝网上海总部已经搬空,而张小雷曾通过视频威胁记者称:“这个事哥们你搞大了,你给自己惹了很大的麻烦,因为你惹上我了,我跟别人还不太一样,维不维权的我先不管,反正我一定要找到你,在这里我悬赏十万,人肉你找到你,好吗,你等着。找到你以后怎么办?法律有法律的办法,我基于法律框架之下也有我的办法。你这么伤害我的宝粉,我一定会让你痛不欲生,肯定会让你付出更惨烈的代价,为我的宝粉复仇。”

今年11月28日,钱宝网又发微博表示:“对于愚蠢的人,谣言只会止于丧钟!正义的审判,现在开庭。”张小雷回复:“贫穷的解放者,苦难的终结者,正义的守望者,信仰的殉道者。今天,还要再加上一条,谣言的送葬者!黑心的自媒们,坐上被告席的时候,祈祷自己别尿裤子吧。 ”

在有关“钱宝网”的微信讨论群和QQ群中,部分投资者对“钱宝网”仍深信不疑。有网友认为,张小雷自首是自身原因与钱宝网无关,钱宝网无法提现是例行维护;还有网友认为,全网流传的“钱宝网崩溃”以及“张小雷自首是‘黑子’炒作”的消息;甚至有网友表示,张小雷将于近日下午直播澄清。但截至目前,全网并未看到张小雷露面。

除以上微信群中的消息外,接受采访的一名微博网友也表示,其男友至今不相信钱宝网崩溃,且不乐意报警止损。

如今灾难来临,利益受损的投资者更关心的是:钱能不能拿回来!

根据钱宝网的盈利模式来看,钱宝网很有可能涉嫌非法集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0】18号)规定,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将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和非法经营罪等四种罪名论处。

有关法律法规还规定,因参与非法集资活动受到的损失,由参与者自行承担。在取缔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集资诈骗等非法集资活动的过程中,地方政府不能用财政资金代偿非法集资造成的损失。社会公众参与非法集资,参与者利益不受法律保护,经人民法院执行,集资者仍不能清退集资款的,应由参与人自行承担损失,而不能要求有关政府部门代偿。

其中,对于集资诈骗案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1〕7号)第九条规定,案发后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诈骗财物及其孳息,权属明确的,应当发还被害人;权属不明确的,可按被骗款物占查封、扣押、冻结在案的财物及其孳息总额的比例发还被害人,但已获退赔的应予扣除。

为最大限度减少集资群众的损失,有些省市成立了专门机构,对涉案企业(个人)的债权清收、资产保全后,会通过公开拍卖的方式进行变现,按照一定比例对集资群众进行清退返款。

即便钱宝网没有被定性为非法集资,根据网贷之家此前统计数据显示,跑路的P2P平台赔付比例大多也在50%以下。

总之,无论钱宝网的性质是什么,投资者想寻回自己的钱还是要做最坏打算。

中国经营网/猫财经/猎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