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毛振华雪地喊冤 旗下度假村至少10人被警方傳喚

【博闻社】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被誉为“92派”代表人物之一的毛振华,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进入大家的视线。“我有說錯的地方我負責。我叫毛振華,中誠信集團董事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亞布力陽光度假村的董事長。”近日,微博上、朋友圈熱傳的一段視頻中,企業家毛振華站在雪地裏控訴,在黑龍江亞布力被欺負被愚弄。

在三分多鍾的視頻裏,他控訴當地管委會及其執法機構“侵占土地”、“建設非法棧道”、“威脅旅行社”、“強買強賣”等。

在微博上,潘石屹、吴亚军等企业家,纷纷力挺毛振华,呼吁给企业一个公平公正的营商环境。

對此,亞布力管委會表示,正在開會研究,會統一回應。中誠信公司品牌部回應,已有黑龍江省一級的政府部門與其聯係了解情況。

新京報記者從黑龍江省政府新聞辦了解到,黑龍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毛振華反映的問題,派出省委省政府環境整治辦、省政府企業投訴中心開展深入調查。

毛振華控訴亞布力管委會

1月2日,微博認證為西藏德傳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薑廣策上傳的一段視頻顯示,企業家毛振華站在雪地中,控訴亞布力管委會非法侵占土地、以各項檢查為名幹擾企業經營、未給企業政策支持等。

“他們非法侵占我們23萬平米土地,沒有和我們道一句歉,拿走我們的土地”、“我們一個正常經營企業,動不動就有執法機構來威脅”、“亞布力有很多支持企業的政策,經過他們的手,從沒有一個到過我們公司”。

視頻還提到,當地官商職能不清。“他們是政府,但也是個企業,他們打著政府的幌子,非法奪走我們民營企業”、“他們在這裏強買強賣,強行搭配非要到他們那裏滑雪,搞什麼聯盟”。

上述視頻引發廣泛關注,多名企業家轉發。潘石屹在微博中表示,希望黑龍江省政府能調查處理,給企業一個公平公正的商業環境。

黑龍江省政府派專人調查

新京報記者就此視頻與中國誠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取得聯係,一位品牌部負責人證實了該視頻的真實性。

她說,這段視頻拍攝於2017年12月31日,亞布力陽光度假村是中誠信集團投資板塊的一個產業,毛振華錄製視頻時也沒想到網上關注度這麼高,“當時情緒到了一個爆發的臨界點”、“當地有當地的一些問題”。

上述負責人表示,現在黑龍江省一級的政府部門已在和公司聯係,了解一些情況。

昨日下午,亞布力度假村負責人薛東陽表示,視頻發布後,省政府反應很快,要派調查組來實地調查,要以省裏的調查報告為準。“我們會如實反映遇到的問題,目前訴求是,確保公司管理人員和員工人身安全得到保障,確保公司正常經營。”

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管委會一名工作人員則表示,不清楚具體情況,領導正在研究此事,之後會做統一回應。

針對此事,黑龍江省政府新聞辦表示,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毛振華反映的問題,專門派出省委省政府環境整治辦、省政府企業投訴中心赴亞布力開展深入調查。

知情人士稱陽光度假村人員被警方傳喚

針對毛振華控訴在亞布力投資“被欺負被愚弄”的視頻一事,一位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熱傳的視頻拍攝於2017年12月31日,拍攝地點為亞布力陽光度假村滑雪場。“最近度假村管理人員持續受到度假區公安局的傳喚,公司內部人心惶惶,很多高管提出辭職。”

上述知情人士介紹,2017年12月開始,亞布力度假區公安局開始陸續傳喚陽光度假村的工作人員。“傳喚的人員包括陽光度假村的副總經理、辦公室主任、銷售經理、滑雪教練,直至1月1日上午仍然有工作人員被傳喚。傳喚的名義有涉嫌妨礙公務、涉嫌破壞生產經營等。”該人士透露,目前陽光度假村至少10人被警方傳喚。

毛振華在視頻中說:“他們(亞布力管委會)的執法機構攔截旅行社,威脅旅行社不能到我們這裏去,這就是他們幹的事。他們在這裏強買強賣,強行搭配非要到他們那裏滑雪,搞什麼聯盟。”

知情人士介紹,毛振華提到“聯盟”全稱為亞布力初級雪場聯盟。聯盟在管委會的倡導下成立。

據該人士介紹,目前管委會占據聯盟中三分之一左右的市場份額,陽光度假村占據不到五分之一份額。“有客人指定要到陽光度假村,但是來了之後刷不了卡,無法辦理交易手續,因為管委會將遊客接入係統關閉了。通過這樣的方式,管委會來分配遊客。”

背景:毛振華7年前收購陽光度假村

毛振華出生於1964年,15歲從湖北石首鄉村考入武漢大學。畢業後,先後在湖北省統計局、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海南省政府研究中心、國務院研究室等單位從事經濟研究工作。

1992年,毛振華正式下海,創辦中國誠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他還曾於1995到1998年出任香港(專題)海暉集團(上市公司)副董事長兼總裁,參與創建一些其他知名公司。

2007年,毛振華淡出公司的日常經營,將主要精力放在對中國宏觀經濟理論的研究上。他出任人大經濟研究所所長,該所每季度(2016年後改為每月)推出宏觀經濟報告。

1996年2月,第三屆亞洲冬季運動會在亞布力召開。有“中國期貨業教父”之稱的著名企業家、毛振華的師兄田源到亞布力投資,當時亞布力陽光度假村要增加股東,在田源等人遊說下,毛振華成了度假村的股東。

直到2010年,毛振華創辦的中誠信從澳門新濠手中收購亞布力陽光度假村。他在2014年坦言,“亞布力項目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分錢回報,每年還虧錢”。

資料顯示,亞布力滑雪旅遊景區1994年被省政府批準成立省級度假區,2001年被評定為首批國家AAAA級旅遊區。 新京報記者 王煜 王婧禕

縱深:亞布力管委會背後 龍江森工投資十餘家公司

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官網顯示,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是中國滑雪產業的肇興之地,是全國滑雪產業的領軍者和風向標。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毛振華指責的亞布力管委會(以下簡稱亞管會)被賦予財稅職能,由黑龍江森工總局(以下簡稱森工總局)代管。自亞管會成立後,亞布力風景區營業收入連續三年增長超50%,亞布力管委會代管方森工總局曾規劃,在亞布力管委會帶領下,實現部分或整體上市。

新京報記者發現,森工總局有一家全資控股公司——中國龍江森工(集團)總公司,投資了十餘家公司,多家與旅遊相關,其中包括黑龍江亞布力亞雪旅遊集團有限公司。

毛振華稱陽光度假村未曾盈利

官網資料顯示,毛振華控股的陽光度假村前身為創建於1996年的中國首家滑雪度假村“風車山莊”。

2007年5月10日,新濠中國度假有限公司(MCR)接手管理亞布力風車山莊,並更名為陽光度假村。不過,接手後的MCR盈利情況並不樂觀。新濠國際發展有限公司2009年年報顯示,到2009年12月31日,MCR在中國的一個大型度假村項目年內開幕,但繼續虧損。

2010年,中誠信集團成為亞布力陽光度假村控股股東,並將MCR正式更名為亞布力陽光度假村。在2014年的媒體采訪中,毛振華透露,亞布力項目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分錢的回報,每年還要虧錢,毛振華說:“不是很值,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投資。但是我還是很願意這麼做,覺得還蠻喜歡。”

而在最近流傳出的視頻中,毛振華也稱:“這個地方我來了8年,我分文未取,每年投資一個多億。”視頻中同時出現的還有毛振華對亞管會的控訴。

亞管會是怎樣一個機構?亞布力林業局網站介紹了“亞管會”設立的過程。2009年7月2日,黑龍江省政府第二十七次常務會議確定,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交由森工總局管理。2011年4月28日,省編委下發《關於組建省政府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的通知》,成立了省政府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委托森工總局管理,發揮管理與服務的職能。

黑龍江省森林工業總局網站顯示,目前的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主任為省森工總局局長王敬先,副主任分別來自省體育局、省旅遊委、尚誌市委等,亞管會設5個正處級內設機構。

2017年6月29日,黑龍江省森林工業總局向省政府遞交的《關於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負責人及組成人員調整意見的報告》提到,三年來黑龍江省相關廳局先後賦予亞布力管委會包括財稅體製在內的旅遊、食藥、質監、安監、環境保護監察等相應事權,成立了度假區公安局、工商局、地稅局。

上述《報告》還提到,亞布力度假區存在一些不足,“改革試點推進中矛盾突出,核心區內曆史形成的多元化投資,多體製並存,涉及私人、公司、集團、政府部門12家經營單位,國有資產閑置浪費,沒有形成核心競爭力”。

管理方下屬公司與陽光度假村業務重疊

按照公開的資料,陽光度假村與森工總局下屬公司業務存在重疊。

按照天眼查公布的信息,由黑龍江森林工業總局100%持股的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總公司投資了黑龍江亞布力亞雪旅遊集團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顯示,黑龍江亞布力亞雪旅遊集團有限公司原為“黑龍江亞雪旅遊開發建設有限責任公司”。按照亞布力滑雪旅遊度假區網站的介紹,亞雪旅遊開發建設有限責任公司下設4家公司實體,包括旅遊經營公司、旅遊運輸公司、旅遊建築公司和雪亞旅行社。

此外,黑龍江森工總局介紹稱,2013年9月26日,由亞布力林業局投資的亞布力林業滑雪旅遊度假村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運營,從事組織、承接旅遊滑雪、餐飲住宿、會議會展、商務旅遊等業務,公司的成立將使亞布力景區與旅行社、遊客的溝通更加便利有效。

天眼查信息顯示,黑龍江省亞布力林業滑雪旅遊度假村有限公司由黑龍江省亞布力林業局全資持有。

一位在亞布力有投資的知情人士介紹,管委會下轄多個企業,這些企業和景區其他企業存在競爭的關係。

不過,黑龍江省森林工業總局在“亞管會”近3年的工作回顧中稱,對度假區內的國有資產實行“一體”經營,對民有資產實行“聯盟”經營,對區域周邊旅遊主體(39家農家樂、林家樂)實行“協會”經營,基本解決了以往管理混亂、惡性競爭、經營無序的局麵。

在东北受到委屈的企业家并非毛振华一人

2016年11月,人民政协网就转载了《北京时间》的一篇报道称,2012年1月,房地产商袁春艳,从上海回到家乡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市东京城,并与东京城林业局签订了《棚户区改造协议书》。可是,自己的公司对前期拆迁、基建已投入5000万资金时,林业局突然告知棚户区改造项目黄了,要以商业开发办理土地出让手续。无奈之下,袁春艳对征用的2.48万平方米土地交纳了出让金、契税968万元。

“投资前,一切条件都答应,投资后,一切条件都成空!”袁春艳感叹,这是回家乡投资最深的感受——外来企业就是“唐僧肉”。

新华社旗下《经济参考报》去年1月也报道称,一位乳品加工企业负责人对比在江苏和东北一些城市的投资经历说,在江苏,与政府谈好了条件就万事大吉了。可在东北一些城市,今天谈好了明天官员不高兴就会变,换了主官更是要推倒重来。“有时,为了投资,恨不得给他们下跪。”

最近几年,到底有多少企业在东北投资,投了多少,成了多少,大家只能从新闻报道中看到零星的资料。但从上市公司的情况,则可以看出东北的资本困境。

据普华永道统计,2017年全年共上市437家。至2017年底,A股全部上市公司达3468家。其中,东北三省共新增4家上市公司,辽宁省贡献两家,吉林、黑龙江各一家,分别是哈三联、吉大通信、百傲化学、金辰股份。全国新增上市公司数量排第一的城市是深圳,新增40家,是东北三省加起来新增上市公司数量的十倍。

虽然东北三省有4家公司IPO,但总的上市公司数量并没有变,因为在2017年,东北三省也有4家公司退市、暂停上市、迁出。

辽宁省的欣泰电气,因财务造假遭到强制退市,2017年8月底正式从A股摘牌,成为创业板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

吉林省的*ST吉恩、辽宁省的*ST烯碳因为业绩连续三年亏损,已分别在2017年5月26日、7月6日起暂停上市。

合金投资在2016年四季度易主之后,在2017年6月9日宣布将注册地由辽宁省沈阳市变更为新疆和田市。

因而东北地区上市交易的公司数量还是停留在2016年底的152家。实际上,这个152家还并不稳定,比如借壳辽宁上市公司大杨创世的圆通速递并不在辽宁,是否会迁出令人担忧。

面对这样的情况,去年12月29日,证监会办公厅在证监会官网公布了对2017年全国两会人大代表建议和政协会员提案的答复。证监会在答复中明确表示:

对东北地区企业在审核进度方面给予优先支持,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安排进入下一步审核程序,推动东北地区企业及早发行上市。但证监会强调不会降低审核标准、不会压缩审核程序。

此外,《华夏时报》还梳理了2017资金链断裂的八大企业,其中就有3家东北企业,包括10亿元中期票据违约的丹东港集团,因债务违约于去年11月10日正式宣告破产的大连机床,以及出现股价闪崩和债务问题的辉山乳业。

新京報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