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黨史真相》第六集:中共白區幹部生活軼事

1927年6月1日,中共政治局修改黨章,規定黨費繳納:月收入不滿20元減免黨費,20元以上起征;30元以內月繳黨費兩角;60元以下一元;80元以下3%;80元以上特別徵收;失業工人或在獄者免繳。1927年10月27日,陝西省委發出征收黨費的第十號通告,要求黨員都應按時繳納黨費,規定不同繳納數額與月薪20元以上的累進「特別捐」,嚴令「黨費於每月十號前一律收齊」,無故拖延超過三日,視情節給予警告直至留黨察看;遲過五天仍抗拒不繳者,呈上級予以開除。1927年10月,黨在上海收容南昌起義散失的歸隊者,一時沒分配工作的,每人每天兩角生活費,首次發放最多只給兩元。同月,湖南省委環境越來越惡劣,生活也越來越艱苦,省委候委兼婦女部長劉英曾說:「由於黨的活動經費太少,我們幾乎領不到生活費,飽一頓、餓一頓成了常事,可是大家都毫無怨言。」
  周揚抗戰前在上海,那時候他的生活沒有著落。雖然是職業革命家,但在上海的生活全靠自己的稿費。周揚據稱是周瑜後裔,家道衰落,其妻吳淑媛乃大戶之女。周揚最初在滬搞革命,全靠岳家經援。1934年暑假,周揚愛上光華大學女生蘇靈揚,與之同居,將髮妻送回湖南益陽,斷了岳家接濟,經常上胡風處告貸,求借三五元菜金,「周揚經常來借錢,很少歸還」。1936年蘇靈揚臨盆,陣痛難忍,周揚身無分文,沒法送醫院,急得團團轉。其女周密說:「最後從鄭振鐸伯伯處借回20大洋,才使我免於落生在那間不滿十平方米、整日不見亮光的亭子間里。有了我,您和媽媽的生活更加拮据了。不得不設法掙點稿費來糊口度日,列夫·托爾斯泰名著《安娜·卡列尼娜》的中譯本,就是在那種境況下問世的。」翻譯《安娜·卡列尼娜》得酬800元,周揚經濟狀態才有所好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