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云南镇雄3死4伤案告破:家庭贫困爷爷行凶后自杀

案发现场

【博闻社】1月11日,记者从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公安局新闻办公室获悉,经公安机关开展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鉴定、调查走访等侦查工作,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本案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1月7日清晨,镇雄县公安局花朗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花朗乡法地村田湾组李某华家瓦房失火,有人员伤亡,请求出警处置。

镇雄县公安局接到报警后,迅速组织消防、刑侦、治安、巡特警等部门警力赶赴现场开展救治伤员、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善后处置等相关工作。经工作初步查明,案件造成李某华、张某飞(李某华妻子)、李某然(李某华孙子)3人死亡,另有4人(均系李某华孙子、孙女)受伤。

云南镇雄凶案发生之前,最后见到房主李明华的,是他的邻居肖泽飞。

1月6号这天早上10点多,肖泽飞出门办事,看到李明华穿着蓝色外套在门前的土灶旁生火,大铁锅里盛着切得细碎的猪菜。她开玩笑道:“你在煮早饭啊?”

李明华低头忙活着,“嗯”了一声便不再答话。

李明华和老伴张志飞有三个儿子,兄弟三人和媳妇都在外打工。老两口则留守在家照顾他们留下的5个孩子。

一场大火结束了这一切。7日凌晨,李明华家着火。他和妻子以及5岁的小孙子死亡,其他4个孙子、孙女受伤,至今昏迷。

1月11日,镇雄县警方通报,凶手是死者之一、户主李明华。作案纵火后,他服农药“敌敌畏”自杀身亡。

夜里的大火

肖泽飞听到物品燃烧爆裂及房屋倒塌的声音。

她往窗外一看,斜对角李明华家的房子燃起大火,赶紧穿着拖鞋往外跑,边跑边大喊“救命啊,着火啦。”

李明华的家在镇雄县花朗乡法地村内侧,上世纪80年代建的,只有一层,五间白墙瓦房,十分破旧。正中是堂屋,61岁的老伴张志飞和5岁的孙子睡在东侧里间,另外4个孙子(孙女)与李明华住在西侧两间房,旁边紧挨着牛棚,里面养着一头牛,两头猪。

肖泽飞记得,当时的时间是7日凌晨4点半。

此时,李明华家堂屋和东侧两间房被火吞噬,西侧两间尚未起火,赶来救火的邻居宋兴科赶紧用脚踹开房门,把睡在屋里的4个孩子抱了出来。

肖泽飞看到孩子们“口吐白沫,满头满脸都是血。”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报警,并叫人联系李明华的儿子,孩子们也被送往镇雄县人民医院治疗。

李明华有三个儿子,他们都带着媳妇在福建、广东打工,一年到头回不了几趟家。除了小儿子家把一个孩子带在身边外,其余5个孩子都跟着老两口在镇雄老家。

“没看到伯伯(李明华)在哪,还以为睡在着火的那间房子。”肖泽飞和几个邻居赶紧救火。

路边传来手机铃声,另一名邻居郭天怀顺着声音过去,用手电筒一照,发现李明华躺在房子右侧的大路上,口吐白沫,右手有血迹。

镇雄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花朗乡法地村田湾组李明华家瓦房失火,李明华、张志飞(李明华妻子)、李某然(李明华孙子)3人死亡,另有4人(均系李明华孙子、孙女)受伤。

漏雨的屋子

从镇雄县到田湾,地图上显示直线距离60多公里,但因途中都是盘山路,开车需要近3个小时,其中40分钟是泥泞的土路。

李高兵的家位于法地村田湾组10号,建在一块凸起的高地上,门前是菜地,背靠一片竹林。房顶吊得很高,加以隔板,形成一个三角形的储物空间,用于存放玉米。

9日,张志飞和小孙子所在的房间屋顶被烧塌了,横梁也被烧成几截焦炭,横插在墙面上。

西侧4个受伤孙子的昏暗房间里,土质墙上贴着教拼音的贴纸,房间里有台老旧电视机,焦黑的墙壁旁是烤火炉,还有几张桌凳,一些农用工具,房间紧挨着牛棚。

地上散乱着孩子们的衣服、书包、相片。一个木制相框中,有李某然刚出生时的照片,配以“勇敢小不点,茁壮长大”的花字。

“在村子里,他家房子的破旧可以排前几名了。”一位邻居说,村里大多是两层瓦房,还有人建起贴着瓷砖的新房,而李明华家还在漏雨。

“他家瓦房在我年轻时就盖的,现在我都50多岁了。”村民刘世江说,因为房子年代久远,经常漏雨,一家人常常是这边漏躲那边,才发现那边也漏了。

逢年过节,外出打工的人回来,一家十四口就挤得“挪不开脚”,有时还要去邻居家借宿。

张志飞的哥哥张志伦说,妹夫家条件确实非常差,所以李明华一直想要翻修自家的房子。

肖泽飞也听张志飞说起,家里的房子老是漏雨不好住,本来打算翻修,把瓦片换成“琉璃瓦”,粉刷白墙。“后来又听她说不修了,语气非常失落”。

“过得非常苦”

李明华的二儿子李高兵回忆,前几年家里日子好过一些。“父母还年轻,靠种地和养猪能赚一些钱,也能贴补家用”。

2015年9月左右,村里小猪崽卖价很高,李高兵看到商机,与邻居合伙,从外地买了一百多头到村里养殖,想等猪长大后售卖,“以为能挣点钱,没想到最后都亏了。”他说,因为不懂技术,没有批量养猪经验,有猪崽生病并快速传染,最后猪全部死了,两人各亏损七八万元。

“这几年他们家运气不好,哥两个做生意都亏钱了。”和李高兵同岁的郭有正说。两人一起长大,他家就住在对面。

据其介绍,李高兵前两年养猪,猪全死了;李明华的三儿子李高愧,去年在乡里做水晶灯饰,因为农村买得人少,也只好关门,“听说也亏了好几万”,于是两人都出门打工。

去年二月,李高愧夫妇带着1岁多的孩子,前往广东打工,将5岁的儿子留在家。两个月后,李高兵与妻子也到福建“投奔”大哥大嫂,将两个儿子托给父母照看。

家里只剩下5个孩子、两个老人“留守”。

刘世江看来,李明华和老伴过得非常苦,养的猪、鸡、牛等家畜家禽,都需要找草来喂。经常天还没亮,老两口就背着背篓去种地或找猪草。家里土鸡下了蛋舍不得吃,都攒起来,等到城里人来收,卖的钱就给小孩买早餐。

早出晚归,忙完一天,老两口还要给5个孩子做饭,“他们家吃晚饭的时候,我家都瞌睡了。”刘世江说,村里外出打工的很多,地就荒了,老两口为了多种些粮食卖钱,还种了别人家的地,共十多亩,“两大片地全是他们种的包谷。”

刘世江说,常看见几个孩子帮家里干活,“他们家勤快都是祖孙遗传了,小孩子也很懂事。”

“虽然打工一月能挣几千块,但家里事多也没攒下钱。”李高兵说,打工期间,妻子家几位老人相继去世,他们频繁地往返福建云南两地,手里有点余钱也都花了出去。

“孤独的外来户”

在郭有正记忆里,“大舅”李明华随时要干活,常年穿着深色衣裤,“个子不到160CM,中等身材。”

唤“大舅”,实则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他说,法地村田湾组有50多户,“郭”是大姓,而李姓只有李明华一家,是从四川迁过来的。周边邻居也都与李明华没有亲戚关系,平时是“自己估摸年龄,随便喊。”

因父母去世早,从小李明华只能靠自己,手脚利落,勤快又踏实,村里有人结婚马上去帮忙,干活实在,话少,不喝酒,会用烟杆装一些散烟抽。

“我们都习惯了,问一句才说一句。”张志伦说,李明华基本不会主动跟人说话,大家在一起吃饭,席间他一言不发,只有逗弄小孙子时有些表情,吃完饭说句“走了”便转身离开。

他还有个妹妹,多年前嫁到河对岸去了。李明华总感觉有些孤独,肖泽华也曾听他说自己是个“孤儿”。

“等发达了,一帮孙子围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咯,过几年,孙子给你买的衣服都穿不完。”肖泽华打趣他。

这时,李明华就笑着回一句:“好劳累哦。”然后他会说,几个儿子每年会给他零花钱,自己现在有很多后代,很高兴。

肖泽飞回忆,李明华对几个孙子非常好,话不多,行动上总能看出来,平时家里的东西都不舍得买,母鸡下的鸡蛋也攒着卖钱,但总是去集市买糕点和水果,放在家里给孙子们吃喝。

她还记得,前几年夜里一个孙子生病了,看病需要背着孩子蹚到河水到对岸去,“他还叫我儿子去河旁边提醒他,不然发大水人都会被冲走了。”

郭有正说,因为没有亲戚帮衬,李明华性格有些懦弱,就连二十年多年前,他们与同村的郭某某有了矛盾。对方跑到他家大闹,牵走猪、牛,他也没吭一声。

“精神异常”

5日这天,李明华花了8块钱,坐村民拉客的车去往花郎乡街上磨糯米粉,一路上没有讲话。回来后,村民还看到他和老伴去山上干活。

张志伦告诉探员,听邻居说,因李明华神经失常,这天家里还请过“神婆”为他驱邪。

1月6日天还没亮,村民刘世江看见李明华和老伴,带着5岁的小孙子去地里种土豆。冬季赶早种下去,开春了还能再种一茬,多卖些钱。

另外4个孙子孙女背着书包去学校上课了。

肖泽飞说,几个孩子都在隔壁村田坝小学、幼儿园上学,走路约需20分钟,幼儿园规定家长必须接送,因此李明华每天都去送孩子。

“大伯娘,你去干什么呀?来家里耍(玩)。”下午2点,肖泽飞看到张志飞从门口经过,随口打招呼。

“不耍了,我去隔壁问问,哪家还有小猪崽买两个回去养,长肥了杀给孙子吃。”张志飞笑着应和。

邻居郭航说,这天晚上,张志飞来询问是否有小猪崽,说是还要养两只。她问郭航能否帮忙先养着,过几天再来拿。“她说老伴这几天精神不行,想等他好一些再把猪拉回去。”

他回忆,张志飞脸色灰暗,眼神无光,只看到眼珠在转,精神状态不太好。

她说,李明华这几天一直念叨,“有人要把全家人都赶走,这个地方不属于我了”。

李高兵也听母亲说起,父亲最近有一些精神异常。6号一大早,他还接到父亲的电话。

“他第一句话就是,小兵,家里出事了。”父亲告知,有人要把全家户口注销,但又不说对方是谁,还让他别回家,没用。“他说了十多分钟,一直在反复说同样的内容,听语气是像受到惊吓”。李高兵回忆,当时自己正在工地高空作业,父亲所说内容又没有任何依据,就没有太在意。

10日中午,张志伦告诉探员,警方告诉家人,走访左邻右舍发现,李明华前段时间“神魂颠倒,神志不清,行为反复”。

凶手父亲

当地警方通报,经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物证鉴定、调查走访等侦查工作,1月7日发生在镇雄县花朗乡3人死亡4人受伤的刑事案件告破,系死者之一的李某华所为,其作案后服农药“敌敌畏”自杀死亡。

“小兵,你家屋子被烧了,快回来。”事发当天早晨,邻居打电话告诉李高兵,家里四个孩子受重伤被送往医院,两个老人和最小的孩子遭遇不测。

在福建、广东打工的三对夫妻马上往家赶。直到8日凌晨看到病床上的孩子,“感觉像做梦一样,祸从天降。”

医生说,4个孩子均是头部破裂,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情况不乐观。

记者于9日探访镇雄县人民医院,4个孩子均收治于重症监护室、尚未脱离生命危险。他们年龄5至12岁不等,最大的孩子伤势最重。

“只希望孩子能好起来,以后该过日子还是要过,没有其他办法。”李高兵说,受伤的是他与大哥家的孩子,死去的李某然是三弟李高愧家的。

邻居们猜测,李明华做出这么残忍的事,可能是因为缺乏关心,几个儿子常年在外,老人带孩子很辛苦,平时出去农作,太阳落山回来还得喂猪喂牛,年复一年,而李明华自己比较闷,遇上事情不愿意说。

商量后,家人还是决定让死者依照当地风俗土葬,同时还抱着一丝希冀。“就想着哪天有新的线索还能开棺检查,火化了就什么都没了。”

他们至今不愿相信,凶手是自己的父亲。

法地村几十户人家,几乎全是留守老人和儿童。青壮年外出打工赚钱,老人留在家里照顾孩子、种地。因为滇东北地势,村民分到的都是山地,以种玉米和土豆为主。

11日早上,李明华夫妇和5岁孙子下葬,田湾组挤满了人。“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来送最后一程,太可怜了。”肖泽飞说,隔壁甚至河对岸几个村的村民都来帮忙。

下葬地点在离村子约一公里的地方,需要翻过一座小山包。

那里是李明华家的土地,地里还套种着玉米和土豆。

新京报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