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中國工作獲刑一晚 美華裔科學家:對司法部憤怒 感覺被背叛

【博聞社】3月7日,日前因接受來自中國方麵的薪金而獲刑的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 前華裔科學家王春在博士通過其代理律師彼得·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首次公開回應,對於司法部的行為表示憤怒。

2月22日,美國司法部網站發布消息稱,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 大西洋海洋學和氣象實驗室(AOML)前華裔科學家王春在因在其任職期間從中國方麵領取薪水,觸犯美國法律被判刑並已獲刑。

蔡登博格在接受專訪時表示,王春在博士對於美國司法部發布這樣虛假且有誤導性的消息表示難以置信。

「這一聲明對他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嚴重的影響,他感覺自己被背叛了。」蔡登博格說。

「感覺被背叛了」

美國司法部此前發布的消息稱,作為當今世界上研究氣候變化和颶風最重要專家之一的華裔科學家王春在在NOAA任職期間,從2010年開始,「明知故犯」地參與了中國長江學者計劃、「千人計劃」以及 「973計劃」(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並從中國方麵領取了薪資,違反了美國法律。

美國司法部此前的新聞稿顯示,王春在違反了美國法典第18卷209(a)(美國聯邦政府雇員,不得接受美國政府之外的任何來源的工資收入)和216(a)(觸犯者處一年以下刑期,明知故犯者處五年以下刑期)。

當地時間2月20日,王春在於邁阿密一家聯邦法庭受審時認罪並被判刑,以他此前已經被關押的時間即一天作為刑期。

然而根據庭審記錄顯示,王春在承認的罪狀僅包括:於2010年3月1日至2013年2月23日期間,受聘成為中國海洋大學長江學者客座教授,利用年假時間指導學生,幫助他們進行研究,並獲得了每月約2,197美元的津貼(約合14,000人民幣);以及在中國的學術會議上發言時沒有事先通知他的主管,在時間和出勤上弄虛作假。

蔡登博格表示,美國政府此前表示不會就對王春在的處置發布任何新聞稿。然而,美國司法部卻在22日發布消息,「吹噓」他們對王春在的定罪,將他們的指控視為已認罪和確證的事實,而這些指控在庭審時即遭到法官駁回。

蔡登博格認為,在檢方發布的消息中,把未經證實的指控當作已獲確證的事實來陳述,目的隻有一個:「政府不滿足於僅僅破壞王春在在美國的聲譽,還希望影響他在中國的就業前景。司法部違反自己的政策,對王春在進行誹謗,以獲得本案審理法庭所認為根本不該獲得起訴的法外處罰,這種做法應該讓所有相信美國法治的人感到不安。」

蔡登博格還表示,王春在希望盡快從此事的陰影中走出,重新投入到他所熱愛的學術研究中去。

據此前媒體公開報道,王春在1986年畢業於中國海洋大學,1987年到美國攻讀碩士、博士。2000年—2016年期間在邁阿密任職於NOAA/AOML,現為美國公民。

「打擊華裔科學家的犧牲品」

2月28日,蔡登博格在致美國國會亞太裔黨團會議的一份公開信函中透露,王春在博士一案最早源起於2016年。他在公開信中寫道,當時美國商務部的特工人員對王春在的家和辦公室執行了突擊搜查令,調查其此前為中國方麵工作的情況,在沒有律師,沒有食物和水,並且沒有休息的情況下,王春在被詢問了整整一天。

由於這次調查,王春在不得不辭去了在NOAA已任職了17 年的工作。由於當時沒有其他工作可供選擇,王春在離開他在邁阿密的家人,在中國科學院找到了氣候變化方麵的研究工作。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官網顯示,王春在於2016年開始受聘於中國科學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王春在是中國科學院率先行動百人計劃學術帥才(A類)首批入選者、曾獲中共中央組織部的千人計劃、中國教育部長江學者、中國科學院海外評審專家。

2017年9月,王春在返回美國探望家人,在機場被逮捕,美國政府對王春在提出了上述指控。在被逮捕之後,王春在被拘留了一晚上。

根據獲得的庭審文字記錄,今年2月20日,就在王春在一案開庭前夕,政府方麵向王春在提供了一份認罪協議:隻要其承認在長江學者計劃中非法獲取收入,並以此進行認罪答辯,其所判刑期即為此前已被拘留的一晚;同時王春在將不會有緩刑,無罰款,無賠償,最重要的是,不必麵對費用昂貴的為期三周的冗長庭審,並可以馬上回中國繼續他的學術研究。最終,王春在接受了該協議並在法庭上認罪。

律師表示,如果王春在要應付為期三周的庭審,只能通過向在中國年邁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員借款,否則他根本負擔不起庭審所需的律師費用。王春在如果答應上述交易,意味著可以保護其家庭免受壓力,並可以馬上回到中國繼續展開研究工作。

然而庭審記錄顯示,在聽到政府(檢方)陳述事實後,該案的主審法官塞西莉亞·阿爾托那加(Cecilia Altonaga)對這個起訴感到不滿,她表示不認為王春在有罪,並且不明白為什麼不通過達成延緩起訴協議來解決。

「雖然說他確實犯了錯誤,當然犯下的這種錯誤很令人遺憾且不可挽回,但我認為這都是完全可以庭審前採取其他辦法,而避免令其成為受審罪犯的。」阿爾托那加法官在庭審中說道。

「在我33 年的職業生涯中(擔任檢察官22 年,擔任辯護律師11 年),我還從未聽到過法官如此嚴厲地斥責政府將這樣一個在法院眼裏明顯缺乏法律依據的案子告上法庭。」蔡登博格告訴記者。

盡管如此,法庭還是接受了王春在的認罪答辯,並判處王春在已被關押的時間作為刑期——也就是他被捕後在拘留所度過的那一天。

蔡登博格表示:「他隻是美國政府針對美籍華裔科學家不公正打擊的犧牲品。不幸的是,他不會是最後一個。」

美籍華人組織:華人科學家受到不公正待遇

當地時間3月2日,「百人會」在官網也發布聲明,對王春在受到不公正起訴表示關切。

這份聲明中重申了前述法官及Zeidenberg的觀點,並稱這樁案件為「又一起嚴厲對待美籍華裔的案件」。

「百人會」認為,和陳霞芬、郗小星等人一樣,王春在一樣受到了不公正的對待。

2014年10月,王春在的前同事,NOAA的傑出水文學家陳霞芬在她的辦公室用手銬被捕。政府聲稱陳女士作為美國人,曾應中國官員的要求非法獲取數據,並稱她為掩蓋這一「罪行」說謊。但在案件即將進入庭審的前一周,訴訟未進行下去,檢方撤銷了對陳女士的所有指控。但這次逮捕的後果對於陳女士來說是毀滅性的,她失去了工作,並被迫為了復職而起訴政府。

2015年5月,天普大學的世界著名物理學家郗小星在他的妻子和孩子面前被十幾名武裝特工以類似的方式用手銬逮捕,他被指控非法向中國提供科技材料。同年9月,指控突然被撤銷,但郗小星並沒有得到關於調查及撤銷罪名的任何解釋。

「百人會」在聲明中重申支持保護美國國家安全和公民權利的承諾。趕走和拒絕可以幫助美國更具競爭力的人才,對美國而言將百害而無一利。這些案件毀壞了無辜者以及輕罪受到重罰者的生活。

值得注意的是,當地時間2月13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Christopher Wray在美國參議院情報委員會的聽證會上表示,在美國「幾乎所有領域」中均有「教授、科研人員、學生」在學習和工作;這些或可稱之為「非傳統的情報收集人員」的中國學者有可能秘密地在為中國收集情報。

2月16日,「百人會」也就上述發出聲明,譴責針對華裔學生學者的「寬泛標籤化」言論。「百人會」表示,在擺出任何事實和證據之前,僅以純粹的種族和出生地就對一個群體發出如此巨大的懷疑,這種行為不但違背了無罪推定、正當程序以及平等保護等美國憲法的根基理念,也容易煽動歇斯底里的不當情緒。

聲明還提到,美國歷史中不乏這樣的案例:不論是1882年實施的《排華法案》,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11萬日裔美國人被拘禁的事實,均見證了亞裔美國人由於種族偏見而承受歧視性法律和不公行為所帶來的傷害。這些都是美國引以為恥的歷史,是我們應該從國家整體的高度竭力避免重複的章節。我們必須從歷史中吸取經驗教訓,彼此互免,尋求進步。

當地時間3月1日,「百人會」還聯合「亞太裔勞工聯盟」、「韓美會」、「日裔美國公民聯盟」等共計13個華裔、亞裔社區團體、組織,發表致Wray的公開信,要求Wray當面澄清所謂「在美所有華人學生學者是國家安全威脅」的言論。

官網介紹,「百人會」是由傑出美籍華人組成的非營利組織,成員來自商界、政界、學界及各藝術領域,由建築大師貝聿銘及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等人發起成立。

澎湃新聞等報道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