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IMF总裁警告“一带一路”潜在债务风险 学者质疑中国“援建”项目未互惠

【博闻社】记者从4月12日在京举行的“一带一路”贸易投资论坛上获悉:2013年至2017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货物贸易额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超过700亿美元,中国企业在沿线国家推进建设75个经贸合作区,上缴东道国的税费22亿美元,创造就业岗位21万个。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12日表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正显示出取得进展的迹象,但她同时警告说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可能会背上沉重的债务。

拉加德周四在北京举行的一场有关“一带一路”的会议上说,该计划存在的一项挑战是,要确保“一带一路”之途径那些有需要的地区。另一项挑战是,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有关稳健的财政政策的问题上。

拉加德表示,中国的领导层已经了解到这些潜在的风险以及可以有助于应对这些挑战的被验证过的战略。

“一带一路”倡议于2013年提出,旨在打造一条通过陆上和海上将中国与东南亚、中亚、中东、欧洲和非洲连接起来的现代丝绸之路。中国据报已经承诺为这项雄心勃勃的计划投入1260亿美元。

据摩根斯坦利估算,“一带一路”计划用于修建铁路、公路、港口和发电厂的投入到2027年或将高达1.3万亿美元。

美国财政部部长努钦周三在华盛顿对“一带一路”项目表达了担忧。他说:“我们担忧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针对‘一带一路’项目不断增多的借债,我们担忧某些地区的国家不一定能担负贷款。”

学者:斯里兰卡港口“让权”凸显“一带一路”伙伴国欠缺整体考量

因为斯里兰卡无力偿还欠下北京的债务,2017年12月,斯里兰卡通过签署租约的方式,将南部的汉班托塔港的经营权移交给了中国招商局集团,中国企业获得了汉班托塔港70%的股权,并将租用港口99年。

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研究员乔纳森·希尔曼(Jonathan Hillman)在该组织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说,汉班托塔港的案例凸显了从整体发展战略评估基础设施项目的重要性。

报告说,孤立来看,基础设施项目很具有吸引力,但是项目长远的成功与否取决于交通、能源、信息等网络配套,只有从整体着眼才能体现出债务的可持续性。

报告:项目盲目加码或因官员热衷政绩

希尔曼指出,“一带一路”项目给伙伴国家领导人带来的政绩光环可能是助长债务的一大原因。

希尔曼星期四在华盛顿的一场讨论会上说:“经济上最可行的项目往往不是建新的港口,有可能是扩建一个现有的港口,但扩建港口不能带来新建港口那样的政治回报,这里的诱因是不一样的。”

报告说,将政治雄心置于市场需求之上是斯里兰卡政府在汉班托塔港问题上失策的主要原因。

希尔曼在报告中写到,斯里兰卡的主要港口科伦坡港2016年处理了570万个20英尺标准集装箱(TEU),这一吞吐量并没有达到最高吞吐能力,但斯里兰卡当局决定扩建科伦坡港,计划在2040年让这一港口的吞吐能力达到每年3500万个TEU。报告说,在拉贾帕克萨当政时期,汉班托塔港的功能设计就和科伦坡港出现了重叠。

报告说,西里塞纳2015年取代拉贾帕克萨就任总统后,叫停了汉班托塔港的建设,但这进一步拖迟了这一港口未来偿还债务的能力。2015年,斯里兰卡政府收入的95%用于偿还债务。

希尔曼说:“政府收入的95%用于还债,这不是任何一个单独的项目造成的,当政府不得不退出一个个项目的时候,这就导致了债台高筑,无法偿还债务,不得不进行重新谈判,这最终导致斯里兰卡政府让渡汉班托塔港的股权并签订99年的租约。”

希尔曼:中国“援建”项目未能履行互惠承诺

希尔曼还说,中国的海外基础设施项目打着互惠的旗号,但往往雇佣的都是中国人,这让这些项目对目标国的经济促进作用大打折扣。

希尔曼援引他所作的一项研究的数据说,对比中国投资的项目和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资助的项目。中国项目雇佣的90%的承包商是中国人,而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中,有30%的承包商是中国人。

他说:“这并不让人吃惊。很显然中国公司在比较公开的环境中也很有竞争力,但这两个数字的差距太大了。中国在推销很多开发项目时的宣传口号是让当地工人和当地公司共同收益,包括汉班托塔港在内。我想,种种证据表明, 这些承诺最终没有实现。”

美国之音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