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电影《后来的我们》卷入恶意退票事件

【博闻社】预售票房超1亿,首日票房2.8亿。刘若英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4月28日上映一扫近日的票房颓势,有望成为爆款。可惜上映首日,即被爆出票房作假,称片方为抢排片而自己大面积购入预售票,以预售票房数据“绑架”院线排片后,再于上映当日大批退票。

对于此次“退票事件”,联合出品方和发行方“猫眼”电影29日凌晨作出声明,表示已将相关数据、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作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平台将关闭退票功能。除了“猫眼”外,其他相关人士并未作出回应。

一路看涨的行情

记者了解到,按照业内人士的判断,以《后来的我们》的水准,成为五一档票房冠军应属正常,如果操纵票房实在愚蠢。“奶茶”刘若英的导演首秀,加上张一白监制,周冬雨、井柏然和田壮壮助阵,使得《后来的我们》刚一开拍即受关注。截至4月27日19时,首日票房预售成绩突破了1亿,成为唯一首日预售破亿的爱情片,“猫眼”网站上所统计的想看人数也继续创造新的历史纪录,超过了89万。

4月28日上映当天,《后来的我们》以45%的排片强势领跑“五一档”,上映7小时票房突破2亿人民币,首日票房即突破2.8亿。

突如其来的“爆料”

但是,随后,该片却被爆出所谓的“黑幕”。

自媒体“电影票房”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从28日下午起,业内的影院投资管理群便有人互相询问《后来的我们》是否有大量的退票,经过交流沟通,普遍反映出现异常的退票现象,其中万达院线的单区域退票数量都在数千张以上,远超过平常的退票比例和幅度。目前,仅万达方面已统计出有超过9万张退票。

“电影票房”认为这是一种新的票房造假手段,“以往的造假都是人工操作,比如直接跟影院方商谈锁座,而这次的造假已转变为互联网手段”。“电影票房”称造假方直接使用软件注册不同的网络虚拟账号,在不同地方和不同时段购买大量的电影票,制造大量的虚假票房数据入场,让影院误以为预售高而增加排映场次,而后利用影院退票渠道进行虚假票房的退票处理,这些已经售出大量影票的场次已无法取消排片,而达成绑架排片的目的。

“电影票房”推断的三个“嫌疑人”

对于此次票房造假行为,“电影票房”分析有三个“嫌疑人”。第一个嫌疑对象是售票平台“猫眼”。“电影票房”认为:“首先”猫眼”在技术和操作上完全有能力做到,其次就是一开始出现异常退票最多、最集中的都在”猫眼”合作的影院。并且”猫眼”作为该片的联合出品方以及发行方,和影片票房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这件事一出,不少人自然会和”猫眼”联系起来。”

不过,在“电影票房”看来,除了“猫眼”,也有可能是该片的利益相关方:“这一现象刚刚出现时,遭遇退票的影城反映,退票情况主要集中在”猫眼”渠道;而随着事件进展,其他没有向”猫眼”开通退票渠道的影院也出现退票异常行为。比如,已统计出数据的万达,其9万多张退票中,”淘票票”平台也有超过2万张。另外,如果作为联合出品方和发行方的”猫眼”,进行这种造假行为显得太过明显,对自己的品牌名誉也会产生很大污点。”

最后,“电影票房”认为嫌疑人也有可能是和影片并无明显关系的第三方,比如“黄牛”。但“黄牛”是否具备如此大规模的操纵能力值得怀疑。

“猫眼”发声明 材料已交主管部门

对此,“猫眼”电影在29日发布声明,称截至4月28日23点,经排查,“猫眼”平台疑似被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2.8亿的4.6%。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

“猫眼”已将相关详尽数据和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主管部门做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已向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寻求数据协助。为了保护用户、影城、片方的合法利益,“猫眼”平台将暂时关闭退票功能。

声明还表示,针对网络上部分自媒体,在没有核实事件真相的前提下,主观臆测并发布恶意不实言论,将即刻追究其法律责任。“猫眼”平台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有这种干扰市场秩序的行为,也绝不姑息和纵容此类事件。

北京青年报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