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習近平表忠心 省委書記們狠批魯煒措辭前所未有

【博聞社】根據中共中央文件要求,近日多地召開特殊的常委會議。會議最重要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對魯煒嚴重違紀案件進行深刻剖析,「汲取深刻教訓,切實引以為戒」。

魯煒官階不能與薄熙來比,不能與孫政才比。可是,中共的官員們對他痛恨的程度竟然不亞於薄孫,而且越來越在升級。最近各省大員更是一個接着一個表態,譴責魯煒這個連政治局都不曾入得的官員的「卑劣行徑」。

說道卑劣行徑,網民們心中另有一把尺子。魯煒當權時,被他們罵作網絡「把門狗」,屏蔽、刪減,審查,網絡就是在魯煒當網信辦主任兼中宣部副部長時期變得越來越黑暗的。但是,中共高官們這裡所說的卑劣行徑,語焉不詳。缺乏細節,只能從用詞去推敲,比如從他們指責他「兩面人」去看,簡單地理解,兩面人就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也就是中紀委指他「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的意思。有人分析魯煒不小心在背後議論過習主席,被人揭發了上去,導致主席懷恨在心。這是一個無法核實的細節。但也絕不是空穴來風。嚴家祺在一篇文章里寫道,薄熙來當年,他的岳母,也就是谷開來的母親就對薄熙來說過,他比習近平強!這句話不知怎麼傳了出去,孫政才倒沒聽人說過他有類似的表述,但官媒揭露他「自稱中國最年輕的領導人」,這話有沒有暗示等着老領導人一一下台後,天下就是他的了的意思,不得而知。但黨中央認為他們有野心,有二心大約都是由此而來。

各個省委連續幾日的大表態,或者說大效忠用詞就更奇特,比如,廣東省委書記李希主持的省委常委會,就直截了當地說,「中央查處魯煒案,清除了政治安全隱患」。有點把魯煒比作是毛澤東當年形容的「黨內赫魯曉夫」,也就是說相當於劉少奇、林彪一個級別的,可見問題嚴重,這同前面的邏輯似乎又是一致的,即,魯煒的舉止或言行,不小心流露出對習近平的不遜。

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常委會上使用了文革時期通行的對仗句:對魯煒的「卑劣行徑深惡痛絕,對他給黨和國家造成的重大危害極為憤慨」。

劉家義要說的話關鍵是下面一句:「對黨忠誠、對習近平總書記忠誠是最基本的政治品格」,而且「必須把忠誠刻在靈魂深處,來不得半點虛假」。「靈魂深處」文革時期幾乎天天講,有過那段經歷的人記憶猶新。

省委書記們真是費盡心機,各個出奇招,劉家義要大家修好共產黨人的「心學」,他還解釋,魯煒的「目無規矩,肆意妄為」也體現出其卑劣所在。這是否是說,想法不能超越總書記之前,有了想法,也要先告總書記一聲再說?否則就是妄議,自然,外派大員更不能例外。這裡給人的感覺不僅要禁止「妄議」,最好連「腹誹」也不要。

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不甘落後,他也在該省常委會上把魯煒定義為中央及時清除的「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的隱患」,要求大家要汲取魯煒「虛假忠誠」的教訓,「心存敬畏、行有所止」。這話有點天津那位名叫李鴻忠的書記說的「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

安徽省委書記李錦斌雖然沒有說出警句,但他在常委會上通過了一份文件,叫做『中共安徽省委關於以魯煒等案件為反面教材在全省黨員領導幹部中開展「講忠誠、嚴紀律、立政德」專題警示教育的安排意見』

從各省領導們表態語言語義近似的程度來看,分析人士指出顯然不是省委書記們自己想出的新招,這些都來自上面的部署,也就是習近平本人的首肯。說穿了,打魯煒是虛,跪拜習主席是實。就是一個講忠誠的問題,也就是忠誠習近平個人的問題。毛澤東晚年,需要人人表忠心,習近平現在也越來越需要他的手下表白忠誠了,這也讓觀察者覺得十分地詫異。

法廣等報道綜合
Tags: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