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骇俗—张林中国近代史观》第一集:道教、儒教、汉字和中国科技创新

张林是著名作家和民运人士,他既是一位思想者,又是一位行动者。16年监狱里的漫漫长夜,不仅没有摧毁张林的意志,相反更加锤炼了他的思想。我们相信,这个系列访谈节目将会给观众朋友们带来全新的思想冲击和深深的思考。今天是本系列节目的第一集。本集节目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即为什么两千年中国没有进步?儒学救国和科技第一都是笑话!
(上)儒家文化使中国人顺服 道教、儒教不是宗教

(中)汉字不是先进文字

(下)中国科技没有创新能力。

张林指出,两千年中国史,一言以蔽之:始于做伪,终于无耻!黑格尔曾这样评价:“中国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几千年的中国,其实是一个大赌场,恶棍们轮流坐庄,混蛋们换班执政,炮灰们总是做祭品,这才是中国历史的本来面目。事实上,中国任何一次革命都没能使这个历史改变。” 张林说,所有中国史书,都是站在皇帝立场编写。统统都是谎言集结。中国文人一句 “货与帝王家” 道出了中国文化的本质:做帝王奴才,肝脑涂地。直到今天,中国都还没有出现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知识分子群体。在节目中,张林阐述了以下的观点:为什么两千年中国没有进步?从政治体制(皇本主义),到意识形态(儒家思想),以及语言(象形文字)、科学技术都已经完全丧失创新能力,毫无内在驱动力。为什么中国从来不能产生宗教,中国学者迄今对此缺乏研究,西方史学家大都感到奇怪,一部分则指出,因为象形文字导致大脑皮层结构不同,不能产生宗教与科学。我的回答则是:因为皇帝不能忍受任何一个有凝聚力的群体!为什么中国人迄今在语言上依然保持刀耕火种的原始象形文字?因为皇帝为了统治,已经消耗了所有精力,最害怕任何变化,而文字系统相关方面太多,而皇帝恐惧任何变化或创新。另一个因素是中国由于地理因素,太庞大产生的夜郎自大情结,缺乏危机感,拒绝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