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爆料直通中南海 ,背后快鹿事件很不简单

一、 崔永元爆料惊动中南海,五部委发文整顿影视业

崔永元爆料一个多月来,上层除了国税局发过声,其他一直按兵不动,甚至公安部门协同国税局给崔永元下马威,要他收敛。一度,人们以为崔永元爆料行将无果时,6月27日,中央五部委突然联合发文,措辞严厉,要治理整顿影视业逃税、阴阳合同等问题。
中宣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国家电影局五部委联合发出通知,对于影视业来说,犹如五雷轰顶。无论哪个影视界大腕,也无法和这五部委较劲。范冰冰、冯小刚、王中军等,行将开始的反攻,暂时偃旗息鼓。
该天字号《通知》,要点可以归纳为三,基本都是对崔永元爆料的正向回应。这三点是:
1、《通知》直指崔爆料的阴阳合同、偷逃税、天价片酬问题。《通知》说,我国影视业暴露出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这些问题不仅推高影视节目制作成本,影响影视创作整体品质,破坏影视行业健康生态,而且滋长拜金主义倾向,误导青少年盲目追星,扭曲社会价值观念,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切实加以整治。
2、《通知》直接向明星大腕开刀,强调要制定出台影视节目片酬执行标准,明确演员和节目嘉宾最高片酬限额,要求部电影、电视剧、网络视听节目全部演员、嘉宾的总片酬不得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主要演员片酬不得超过总片酬的70%。
3、《通知》强调将严格执行网络视听节目审批制度,严格规范影视剧、网络视听节目片酬合同管理,加大对偷逃税行为的惩戒力度。
这个《通知》,似乎预示崔永元爆料大获全胜。然而崔永元一直强调自己是为了报私仇,对象就是冯小刚和刘震云,并非别人。事实真这么简单吗?很多人在质疑,崔永元有这么大能量,能够手眼通天,直接导致中南海五部委联合出拳?

二、习近平借崔永元之手,进一步整顿军界?

崔永元爆料事件,看似将要落寞收场的时候,恰巧,83岁老艺术家牛犇发神经,要入党。一个普通艺术家入党,太上皇习近平居然发来了贺信。6月25日,习近平致信牛犇,信中说:
……几十年来,你以党员标准要求自己,把为人民创作作为人生追求,坚持社会效益至上,塑造了许多富有生命力、感染力的艺术形象,受到人民群众高度评价和充分肯定。希望你发挥好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继续在从艺做人上作表率,带动更多文艺工作者做有信仰、有情怀、有担当的人,为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贡献力量。
由于习近平的绝对权威,皇上发话了,下边人自然削尖脑袋各种揣摩上意。似乎这信意味着,习近平又在给文艺界指方向——严格照党的标准走,学习牛犇的先锋模范作用,做人,演戏。
26日,新华社郑重其事报道此事,各大官媒照本宣科转载。
27日,中央五部委联合发出《通知》,要大力整顿影视界,收拾阴阳合同、偷逃税、高价片酬等问题。
外媒评论认为,习近平间接、隐晦表达了对崔永元的支持,导致了五部委被迫联合发文整顿。
香港《苹果日报》29日引述北京消息指,这次拍板整治娱乐圈的指令,直接来自中南海最高层。消息人士指,当局在崔永元爆料整一个月后出招整治,且由五大部门联合发令,显示崔爆料事件惊动了中南海。习用给老艺术家写信这种方式表态,用意已很明显。
外媒并认为,习近平外甥马元,不断发微博,支持崔永元爆料,或直接影响了习近平,做出重拳整顿文艺界的决策。
马元的公开资料很少,但相关资料显示,其父是中国书法家马宝善。马宝善,1941年生于山西太原,曾任《法制日报》编辑。马元母亲是习仲勋的女儿习乾平——习近平同父异母的姐姐。习乾平曾用名郝平,生于1939年,是习仲勋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孩子习和平在文革中死去,所以习乾平实际上是习近平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尽管同父异母。家族老大姐的身份,习近平不可能不高看,这个外甥的意见,能影响到舅舅,也毫不奇怪。由于绝对权威,下级极少能向习近平反映社会实情,习了解民间实情的渠道非常狭窄,家族中人的意见反映往往因此得到重视。这种现象在毛泽东晚年非常明显。
马元曾参演《让子弹飞》、《血色浪漫》等影视作品。有消息称,马元在《血色浪漫》中还原了习近平在陕西的经历。作为影视圈中人,对圈中现象应该说非常熟悉,从他的推文可见,对崔永元爆料非常支持。
6月28日,马元发博转载五部委《通知》。
6月26日,马元发博:小崔大胜!中国几千家影视公司面临倒闭!
6月19日,马元微博转推“崔永元因受到死亡威胁,而不能参加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典礼”,力挺崔永元。
6月9日,马元发博:“诸位不要瞎胡猜了…他,不孤独…”。

习近平上任以来,重拳整顿对象一直在军界,其中包括对军队文工体系的重度削弱。一些曾经呼风唤雨的军队文艺明星,数年来几乎销声匿迹。影视娱乐界,近年似乎已经被部队大院出身的红二代掌握。以习近平的控制欲来看,影视界是舆论、软影响力的重要拼图,岂可他人左右。因此借崔永元爆料的机会,打击大院文艺大腕,收复对影视界的绝对掌控,这个说法绝不是空穴来风。

崔永元爆料过程中,冲出一头黑马——前空军飞行员徐勇凌。徐对催的爆料发出死亡威胁,声称黑白两道都有人,崔永元和他相斗根本不是个儿。据爆他曾是空军顶级试飞员,也曾在范冰冰和李晨主演的《猎天空》中,担任飞行技术指导。
6月26日,徐勇凌发微博说:退休的军人依然是军人,告诉你崔永元,撼山易撼解放军难。
这件事,于是算是正式牵涉到了解放军。外界对此事背后军方背景的猜想,并非捕风捉影。
而一直致力于严抓军队的习近平,借此事机遇,进一步整顿军队,加强对军队掌控,也是合理的解释。
并且,一直有说法,彭丽媛对文艺圈丑陋现象,多年来颇有微词。她的枕边风,肯定会影响到习近平,或许这也是习上台后大力整顿军队文工团的起因。

三、崔永元围绕《大轰炸》猛爆料,要为快鹿案揭开黑幕?

7月5日,崔永元微博发文:……只是想知道这个官微(电影大轰炸官微)代表谁?施建祥、邵永华、江海洋、萧锋、范伟、杨子……?……15亿都吞了,还要从《大轰炸》里拿钱,心太黑了,回收的每一份钱都必须上还。
7月4日,崔永元微博发文:
这只是(大欺诈)影片中部分演员的片酬,部分,部分,部分,说三遍。你们号称穷嗖嗖的花了1.5亿拍电影,你们自己信吗?在快鹿账上,为此片付出的经费不少于15亿人民币。
崔永元现在将《大轰炸》戏称为“大欺诈”。
崔并晒出范冰冰、范伟、黄圣依、杨子、李前宽、车永莉等人片酬数额,从100万人民币到500万美元不等。
7月3日,崔永元微博发文,说:
《大轰炸》四方合作,其中三方旱涝保收。承担风险的这方就是手拿上海老百姓血汗钱的甲方。这TM还不叫大欺诈?那什么叫大欺诈?
7月2日,崔永元微博发文:
(大轰炸)媒体上洗白一回,就揭你一回。影片没拍,乙方就从甲方处拿到收益款,又用收益款去投资甲方。这些钱都是上海老百姓的血汗钱。这是大轰炸还是大欺诈?
崔永元近期爆料的合同,基本都和《大轰炸》有关。而这部片子,当初的甲方,就是上海合禾影视,它的背后投资者,或曰大股东,是上海快鹿集团。崔永元所说的上海老百姓的血汗钱,指的就是当时投资快鹿金融产品的市民资金。快鹿挤兑事件爆发后,至今仍有部分市民的投资无法兑付。而挤兑事件背后,却并非国内官媒所报道的那样简单。
上海市公安局,准确地说,至少是经侦支队领导,深深介入了这起经济大案。
也许,揭开这个黑幕,乃是崔永元爆料的最终真实目的之一。

四、快鹿事件背后,还有很多惊人问号

崔永元围绕《大轰炸》爆料,使得两年前轰动国内金融圈的快鹿事件主角施建祥,再次受到关注。施曾在事件中被无数次恶意曝光,被媒体有组织抹黑成集资诈骗逃犯。前不久,他又突然出现在央视播报的中纪委50大追逃名单中。崔永元爆料后,施再次被关注。已经有媒体通过北京、上海、香港、加拿大、美国,等多地、多途径(包括中国警方)综合了解,获悉了事件背后部分黑幕——快鹿事件真凶,或另有其人。
快鹿集团是否违法?施建祥是否犯罪?为什么一定要给他发红通?是故事还是事故?这或许要先从林峰这个人说起。是冤案,是错案,是利益侵吞,还是内外勾结,施建祥是犯罪嫌疑人还是受害人?我们从一些局部细节抽丝剥茧,来探查背后隐藏的内幕。
林峰,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6支队队长,是负责追逃施建祥的警员。林峰本人的一个微信号名称叫“左千户”,“左千户”是明朝东厂执法者的称号。下图是林峰“左千户”在不久前发出的微信朋友圈截图。

截图中可见,林峰(微信名:左千户)亲自公开称:“其他皆可恕,唯此贼必诛之”。以及故意用英文回答朋友,扬言称:“It’s personal”(这是个人恩怨)。指他一定要搞死施建祥。此朋友圈信息发布10分钟后被林峰删除。

这个细节显示,上海公安内部有人公报私仇。

快鹿投资集团,是一家巨型民营企业,有近20年的发展史,事发前年产值近2000亿,控股4家上市公司,净资产超过500亿,员工一万两千人。电影《叶问3》假票房事件,导致挤兑事件,使快鹿集团一夜倒塌。可以说是一粒沙子,害死了一头大象。
事件后,施建祥曾哀叹:发展一个民营企业需要10年,打垮一个民营企业只需要10天。
2016年3月6日,中国网络媒体将施建祥30年所获的社会各界荣誉包括慈善,从各大网络媒体全面删除。并对施建祥及快鹿集团,以《叶问3》假票房名义,进行每天4000篇的负面新闻攻击。全国网络攻击施建祥及快鹿长达6月之久,还有人放言“让施建祥不死也扒层皮”。至此导致快鹿失去了银行60亿的授信。快鹿用近30亿风险准备金,完成前期兑付。当施建祥抵达香港,准备用3家上市公司进行后续资金融资时,却意外遭人内外勾结,造成股票悬崖式蒸发,损失达200亿港币。
上海公安局经侦总队副总队长胡斌勇,是本案背后另一个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物。2016年9月,他牵头组织了60余人的专案组,并任组长,对快鹿立案。立案后,第一时间抓捕了快鹿所有兑付人员,兑付工作被迫全面停止。之后,专案组对快鹿进行资产严重贬值评估,给施建祥发布红色通告。就此,有计划兑付被人为终止,造成近3万投资人血本无归……
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各层警官,如何深度介入此案,如何瓜分财富,还有待进一步的内幕爆出。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快鹿战略合作伙伴——当天财富董事长、兼电影《大轰炸》执行制片人邵永华,联合陈宁迪、刘克权、陈志、汪国峰等人,趁《叶问3》票房事件,借机布局窃取了快鹿集团3家香港上市公司——大中华、十方控股、与明华科技,这是造成快鹿地震、休克的重要原因之一。

据施建祥加拿大朋友提供的可靠消息,施在休养期间仍然亲自组织兑付工作。快鹿事件爆发时,快鹿拥有500亿净资产,但数天内遭严重破坏和侵吞,资产断崖式蒸发,仍净存200亿。在此基础上,施建祥为当天、金鹿近3万投资人,总计140亿资金,进行兜底担保,施建祥称完全有这个信心和能力去兑付。
事件爆发不久,施建祥通过媒体发声,详述“完美兑付”计划,恳求政府给他6个月时间实施,将自己的全部资产、现金、房产、有价证券,100%拿出用于兑付。此举曾感动许多投资人,数百人自愿做义工,帮快鹿兑付小组。同时,施建祥利用自己企业家朋友圈等人脉资源,协商组织资金,额度达50-80亿。但就在协议细节敲定,即将签约之际,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副总队长——胡斌勇,接手事件,成立专案组,实施立案,当晚便拘捕了所有参与兑付的高管和员工。胡斌勇的行动,直接杀死了“完美兑付”计划。
有一段施建祥苦苦哀求胡斌勇2小时之久的录音。
施建祥说:
“这半年来,我每天晚上都通宵开会组织兑付,每天至少要打200个电话,我们每一天都在按计划进行兑付,原来17万的投资人,现在只剩将近3万人了,只有140亿资金,你这样做(立案、拘捕)会出事的,老百姓会上访的,到政府那里去闹事的,你只要给我半年时间,我把快鹿的所有的资产先给投资人作为担保,然后进行融资,进行借款,因为快鹿,毕竟是一个有实力的企业,既没有银行贷款,又没有欠任何企业的一分钱,快鹿不想成为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元素,我也不想成为社会的累赘,等到我们把老百姓的钱还了,事件平息了,如果你们认为我们有罪,你再抓我们也不迟,你为什么要现在抓我们的兑付团队呢?赶走义工呢?你去查一查,你也可以亲自去看看,现在有没有投资人到政府那里上访,到相关部门去闹事?我来告诉你,一个都没有!”
……
崔永元爆料,势必会一步步揭开一些事情的真相。与之紧密相连的上海快鹿事件,或许有一天也会真相大白。

相关报道:

崔永元不敢爆料的《叶问3》假票房背后黑幕,鲁炜收贿8000万

杨子黄圣依6.3亿拨款单曝光,含崔永元所曝部分

杨子黄圣依7亿阴阳合同内幕,涉及王岐山杨尚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