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劉曉波追思會劉霞缺席 好友:因刘晖仍在中国

廖天琪在會上致詞。

【博闻社】德國柏林客西馬尼教堂當地時間周五(13日)下午6時,舉行追思會悼念逝世一周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據悉,早前抵達柏林的劉曉波遺孀劉霞,並無出席追思會,但多名劉曉波生前好友均有出席,其中廖亦武透露劉霞當天前往接受身體檢查。

據了解,追思會上播放了劉曉波生平影片,以及播出劉霞早前的錄音;另廖天琪、美國普立茲獎得主張彥(Ian Johnson)等人亦在會上致詞,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德國作家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和廖亦武朗讀了劉霞的詩歌。

刘霞的好友、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透露,刘霞不是身体虚弱而不能出席,而是她的弟弟刘晖仍在中国,不愿意见到一些事情会发生。

廖天琪周四与刘霞会面后,在柏林文学之家接受多家香港媒体的联合采访,介绍刘霞最新情况。廖天琪表示,刘霞看起来精神很好,非常高兴,情绪很好,睡得比较好,但身体虚弱,走路走一下就会觉得累,因此继续要医疗方面的照顾,医生有要求刘霞周五入院接受详细检查,但刘霞要求推迟,除了因为要安静悼念刘晓波,进行一个心灵交谈,还因为周日刘霞的亲友从美国来探望她。

不完整的自由

外界都关注周五在柏林举行的刘晓波逝世一周年追思会,会不会见到刘霞的踪影,廖天琪说,刘霞无法出席追思会,虽然刘霞是一个自由人,但大家都知道她的弟弟刘晖仍在中国大陆,现在是假释身份,中国政府任何时候都可以把他关回监狱中,可以想像刘霞不能说一些、做一些事情,所以刘霞不是因为身体衰弱来不了,外界应该理解她的意思。她又说,刘霞短时间内不会见记者,也不会近期内到挪威代丈夫刘晓波补领诺贝尔奖。

抵柏林前五天 刘霞知道可重获自由

廖天琪在记者会上,又披露营救刘霞的过程。她说早于今年三月下旬,从德国外交部得到消息指刘霞可以出国,而且刘霞透过德国驻华大使知道消息,表现高兴并开起收拾行李,形容那个时候刘霞心理已准备好马上可以出来。但到了四月份,廖天琪电话联络不上刘霞,后来才知道刘霞收到消息自己又不可以走,非常伤心,后来外界就听到廖亦武公开与刘霞的录音,刘霞以死抗争。事情的转机就在五月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廖天琪说,当时各个团体加强压力,要求默克尔做一些事情,而默克尔有跟国家主席习近平谈过刘霞,虽然当时没有结果,但有感觉刘霞可以出来。

廖天琪认为,刘霞重获自由的一天,正好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柏林,与德国达成300亿美元商业协议等,加上释放刘霞,对于受国内政治影响、处于政治低调的默克尔来说,刘霞起了很重要作用,而释放刘霞非常明显不是中国政府一个人道姿态,相反是完全一个交易。

精神心态好 继续摄影写作

廖天琪又指,与刘霞会面两个多小时,谈到轻松的话题,两人见面就紧紧拥抱,喝茶聊天,而刘霞带了很多行李到德国,包括她最喜爱的艺术品丑娃娃,刘霞又说会在德国做自己喜欢的事,继续摄影、画画和写作。

廖天琪形容,刘霞心态很好,初时还担心对方会寂寞,但刘霞向她说不用担心,自己寂寞惯了。廖天琪指,是因为刘晓波在世时,刘霞很多时间都是一个人,常常活在恐惧中,担心有人把她带走,但看见刘霞后,相信她对德国生活充满信心。

两人又谈到刘晓波病重期间的情况,刘霞在去年五月份探望刘晓波时,只是觉得他很瘦,直到六月六日有人叫她见晓波,后来才发现丈夫已经病重,但当时每天都有一大堆人,围在病榻上刘晓波的旁边,刘霞虽然在丈夫身边,但都不可以尽情说话。廖天琪觉得刘霞勇敢,坚强,但也非常难过,因为全世界的人都在努力,都没办法救出刘晓波。

另外,刘霞另一位好友、旅居德国作家廖亦武在面书发布刘霞最新照片,显示她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等朋友聊天。

德国之声/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