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富商举报县长受贿 县长反指其系“黑社会”下令抓捕

被舉報的縣長
被舉報的縣長
【博聞社綜合】“县长索贿受贿千万!”湖南商人向杰在网上实名举报湖南省怀化市沅陵县县长龚琪,并称为避免当地政府抓捕,已逃离怀化。9月12日16时,一篇题为《亿万富翁实名举报沅陵县长,龚琪千万索贿受贿的事实》的网帖开始在网上热传,网帖列举了龚琪“多宗罪”。

举报不到24小时(13日15时),沅陵县委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沅陵发布”回应:龚琪同志回应从未收礼;网帖所谓的“举报”缺乏依据,是故意报复政府主要负责人行为。
13日下午,龚琪告诉澎湃新闻,举报人向杰是当地的“黑社会”,沅陵县委县政府相关部门9月10日已经召开专题会议,对其启动抓捕程序。

实名举报:县长索贿受贿千万

上述举报网帖中提到,2015年5月7日,沅陵县县长龚琪召开砂石码头整治工作会议,对各个码头经营合法性进行审查,只要差一项手续都是非法的。

向杰称自己是银华公司股东。他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此前从怀化市水利局投标取得了河道砂石开采权,而政府此举,让这些砂石码头陷入绝境,而且一分钱补偿都没有。

网帖中,举报人列举了诸多龚琪涉嫌违纪违法的“事实”,包括:龚琪要自己的朋友汪某带话给银华公司和向杰“索贿”,向杰为此两次购买烟酒送到指定地点;向杰送给龚琪一套价值3万多元的邮册,还夹了个万元红包。

举报帖中写明,向杰先后给汪某(自称龚琪的好友)打款25万元,并承诺汪某,沅陵县鸭子尾坡地改造项目一事,所有赔付手续由汪某负责办理;政府赔付后,向杰将总赔付额的50%给汪某专门处理与龚琪之间的关系。
2
澎湃新闻发现,举报帖中出示了几份试图佐证龚琪索贿受贿的物证,包括:与长沙某烟酒经销商购买烟酒的来往短信截屏;汪某要求通过关系运作后索取回报的承诺协议。不过,这些证据尚不能直接证明龚琪索贿、受贿。

举报帖显示,共有6人参与举报。9月13日,澎湃新闻拨通了向杰、杨德忠、魏少元等3名实名举报人的电话。3人分别向澎湃新闻证实举报网帖系联合所写,并愿意对举报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不过,另3名举报人电话无法接通。
3
向杰说:“龚琪知道我们要实名举报,他想通过公安把我先抓进去,所以怀化不能待了,一旦被抓了,就只有他说话的份了。”他称,已经向纪委、检察院等上级机关寄送实名举报材料,为了人身安全,已带着全套详细的举报证据离开怀化,暂避风头。

回应:是“黑社会”,已启动抓捕程序

9月13日,沅陵县委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通过官方微信号对该举报进行了回应。回应称,向杰涉恶涉案(公安机关此前已依法启动调查工作),并且非法经营砂石码头、私自开发集体土地,其不法利益确因政府推进相关工作而中断;网帖所谓的“举报”缺乏直接的事实依据,是故意报复政府主要负责人的行为;将按程序向上级组织、纪检、宣传部门汇报,进一步查证和澄清有关情况。

9月13日17时53分,龚琪向澎湃新闻回应了其被举报一事。龚琪称,自己并不认识向杰,不存在索贿行贿;对于向杰的诸多涉嫌违法行为,9月10日,沅陵县相关部门已经召开专题会议,对其启动抓捕程序。

龚琪表示,向杰是盘踞当地多年的“黑社会”,其垄断了当地的砂石经营,赚取暴利,在政府启动对砂石市场规范之前,沅陵当地砂石价格达到了170元/每方;政府插手规范后,价格维持在90元/每方,“砂石市场的改革给政府财政每年带来了近4000万的收入,用于发展教育。”

对于法律尚未定性向杰是“黑社会”,作为一名县长直接称呼其是“黑社会”是否妥当(注:应为“涉黑”)?龚琪说“你(澎湃新闻记者)来趟沅陵就知道了”。

龚琪称,向杰曾多次通过政府工作人员要求见面,都被其拒绝。他说:“下一步我将向怀化市委汇报,请求上级公安机关对向杰的诸多涉嫌违法事实介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