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metoo蔓延 遇最大牌朱軍遭管控

【博聞社】7月,越來越多的中國女性站出來,自述自己被性侵的經歷。這一次,加害者的面孔不止於高校老師和教授,一些公益機構的“慈善名人”,資深記者,乃至名噪一時的“公共知識分子”被釘上了加害者的名單。

從“公益人”雷闖開始,到前記者章文,再到央視主持人朱軍,已有超過二十名知名人物在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上被指性侵或性騷擾,但他們其中一些人卻用“蕩婦羞辱”的方式回應,激起公眾更大的怒火,以及更多女性的檢舉。

輿論焦點也從校園裡的權力失衡,轉向整個中國社會權力規則下更隱蔽、更常態的性侵害。

公益、公知領域的密集“雷暴”

直到7月初,中文網絡上浮現出的性侵案件還主要在高校範圍內——7月8日,5名女性發文舉報中山大學教授張鵬,多年來持續性騷擾多名女學生及女教師;其後,知名法學家、北師大刑法學院院長趙秉志被舉報性侵和強姦。

7月22日,第一個校園外並引起廣泛關注的案件爆發。一名匿名受害者發文稱自己在2015年參與億友公益徒步時,被雷闖性侵。雷闖是乙肝公益組織“億友公益”創始人。文中稱,雷闖以“做公益的人都很窮的,大家都是這樣混着開房一起睡”為理由,在女生不知情的情況下定了一間大床房,並在未經同意的情況下強行與她發生關係。而且被他性侵過的還有其他志願者或實習生。

雷闖被揭發的第二天,江蘇南通的環保行動者劉斌在朋友圈發文,指控曾舉辦知名環保組織“自然大學”的馮永鋒對其機構的女實習生和女性員工實施襲胸、暴打和強姦等性侵行為。

馮永鋒承認了性騷擾行為。雷闖則一開始稱,自己觸犯了刑法,在考慮自首,但此後又稱,自己與受害女生當時是在“談戀愛”。

“2018年5月18日,我被章文強姦了。”——7月25日,一篇《章文,請停止你的侵害》快速擴散,作者點名控訴前《中國新聞周刊》編委、前《新世紀周刊》副主編章文在該女生醉酒後被章文帶到自己茶室強姦。

7月26日,更具知名度的央視主持人朱軍也登上了這張不光彩的名單。一位女生大三時在央視實習,她自述,在化妝間被朱軍隔着衣服試圖猥褻,她在事後立即報警,卻被公安局的人規勸不要打破朱軍的正面影響力。重壓之下只能放棄立案。與之前加害者的待遇不同,朱軍的新聞在微博熱搜上迅速躥紅後,在半個小時內又被刪得乾乾淨淨,相關微博也無法轉發。

除了上述事件外,推廣民主化溝通“羅伯特議事規則”的袁天鵬,同志與艾滋病人權利活動家張錦雄,《新周刊》創始人孫冕,作家張弛,前記者、公知熊培雲,媒體人、知名公益人鄧飛,都在過去一周被不同女性控訴實施過性侵或性騷擾。

MeToo遇朱軍 刪你沒商量

春晚老面孔、央視主持朱軍被曝光騷擾女實習生受到熱議,相關新聞很快就被刪除,微博上也找不到關於朱軍猥褻、騷擾相關的話題,好像一切都沒發生。

新浪新聞、財新網、鳳凰網、以及官媒環球網最初都報道了朱軍事件,但文章很快就全部被撤,原本的微博文章也被刪,發文舉報的用戶表示不是自己刪除的:”自己能看到,但其它人看不到。”微博上,與朱軍事件有關的熱搜以及話題都被撤除。記者本周六嘗試搜索發現,”朱軍”的名字找不到任何與猥褻、騷擾相關的內容。

“端傳媒”指出,朱軍是大陸 MeToo 運動被揭發對象中知名度最大,且與官方關係最緊密的一位。在此之前,多名公益人士、作家被指控曾對女性進行性騷擾、性侵,但消息並不像朱軍事件這樣被大規模刪貼和管控。有評論人士認為,朱軍被曝光一方面引發更大規模的討論,同時,也招來更大權力的打壓,這都使得中國的MeToo運動前景充滿變數。

與此同時,許多媒體也越發關注性侵問題,《人物》本周四指出,不到24小時,該媒體收到了1700多個性侵故事。

BBC/德國之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