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与上百女性开房视频并出售获利80余万 上海外企高管获刑11年

【博闻社】王某身高一米八五,阳光开朗,是上海某外企的“大中华区销售总监”,拥有国外双硕士学位,年收入近百万,他的妻子也是外企高管端庄美丽,女儿活泼伶俐。

“幸福。”是这个40岁的北方男人对自己生活的描述。

站在他身边的两位“合伙人”同样优秀。

一位是自强自立,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美国加州大学,尚未大学毕业就被全球排名前三的高科技公司录取,年薪百万,持有美国绿卡却坚定不加入美国国籍,立志留美工作两三年后回国报效祖国的留学生。

另一位是南京一家法资企业的工程师。

然而,他们却选择合伙做了这样一门生意,成了“轰动宅男界”的涉黄大案。

自拍性爱视频,成黄色网站“宅男”偶像

王某是黑龙江人,英国留学归来后,留在上海外资企业工作,事业蒸蒸日上。

男人四十一枝花,大概说的就是王某这样的成功男士,善于言谈,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得到很多女人的好感和崇拜。

由于工作的需要,王某经常出入机场、饭店、酒吧。

在这些场所,有他主动搭讪的女子,也有主动向他示好的女子,渐渐地,王某成了“情场高手”。

2015年下半年,王某在浏览黄色网站时,发现很多人在网络上发自拍视频,想到自身丰富的“约炮”经历,觉得自己也可以做些“有趣”的视频。

随后,王某注册了网名为“夯先生”的账号,开始在网站上放一些“自导自演自拍”的性爱视频。

一时间,“夯先生”成了众多“宅男”的偶像,甚至有人还特意为“夯先生”建立了“贴吧”,向他讨教“情场经验”。

为了炫耀,王某也毫不吝啬,不仅建了交流群和大家分享一些泡妞的心得体会,还凭借自身流利的英文,热心地为大家翻译境外书籍《把妹达人》,帮助圈子里的朋友学习如何“把妹”。

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8年年初,王某先后与一百多名女子发生了性关系,并无一例外用手机或运动相机进行了偷拍。

随着“夯先生”知名度越来越高,拥有越来越多粉丝,王某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满足,而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销售总监,他很快决定通过贩卖这些淫秽视频来大赚一笔,于是他对每部视频进行了明码标价,公开在网上出售。

找留学生想让自己的视频走向国际市场

由于视频内容的真实性,王某的视频可谓供不应求,以至于卖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了。为此,王某开始物色“合伙人”。

很快,南京一家法资企业的工程师刘某就入伙了。

随后,王某又在交流群里结识了留美学生杨某。

他看中杨某身在美国且持有美国绿卡,又可以让自己的视频“走向国际市场”,王某试图将杨某拉入伙。

不仅可以免费看片,还能赚些零花钱,这对于杨某来说也是天上掉下的好事,同时,杨某也认为自己在美国传播淫秽视频不会犯法,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三人各司其职,分工明确,王某负责拍片、对视频进行打码、加密,杨某负责在黄色网站上挂样片、联络客户和维护网盘,刘某负责通过境外一款软件,向购买视频者收取费用。视频定价为每部200元,十部优惠价1000元,“夯先生系列”全套4000元。

收入王某和杨某八二分成,而刘某每次帮忙转账后可以分到人民币几百元。至此,这个受“宅男”追捧的涉黄“铁三角”便形成了,业务随之也越做越大。

至今年年初,三人共销售出“夯先生系列”淫秽视频100多部,购买者遍及多个国家和地区,达到了上万人次。三人从中获利了人民币近百万元。

“夯先生”团伙落网,最高获刑十一年

2016年底,丽水公安网警大队及文化执法部门巡查时发现了一条淫秽网站线索,经调查后, “夯先生”团伙露出了马脚。

在掌握了大量犯罪证据后,今年1月份,办案民警赶赴成都,在机场成功抓获了正准备出境的留美学生杨某,之后又马不停蹄来到南京,将外企工程师刘某抓获。

1月31日,在上海警方的配合下,丽水警方走进上海一座金融大厦,突然出现在“夯先生”本人王某就职的公司,将其抓获。就在警方抓捕王某的前一天,他还约了一个北京姑娘到宾馆偷情,并且和往常一样,偷拍了偷情的全过程。

面对警方的询问,王某的心理防线很快就崩塌了,坦白当初只是觉得好玩,没想到越陷越深。

当办案民警准备将王某押解上驶往丽水的火车时,泣不成声的他蹲在地上,死死地拽着妻子的手,一个劲地道歉。而他的妻子——一位上海姑娘,显然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不停地质问自己的丈夫:“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7月31日,浙江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审理该案。

“虚荣心作祟让我做了这样对不起家庭的事,我以为这最多是违反了治安管理条例,如果被发现了只要交点罚款就没事了。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让我的家庭都破碎了……”拥有高学历的王某却法律意识如此淡薄,这让在场的所有人唏嘘不已。

而他的同伙留美学生杨某的父亲也表示,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从小品学兼优,通过努力考上美国加州大学后向学校申请贷款完成了学业,今年8月本该在美国开始年薪百万的工作,竟犯下糊涂,触犯了法律,其母亲也因此患上严重的抑郁症,爷爷也变得神志不清。

站在被告席上的“夯先生”团伙三人,不仅赔上了自己的人生,也让最亲的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丽水市莲都区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杨某、刘某以牟利为目的,制作贩卖淫秽物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制作、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判处杨某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判处刘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三人违法所得人民币83万6千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扣押在案的作案工具,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予以处理。

澎湃新闻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