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土耳其货币危机或继续发酵 新兴经济体货币普遍承压

总统埃尔多安周末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土耳其经济并没有陷入危机,更没有破产。

【博闻社】今年以来,土耳其货币里拉贬值了将近45%。土耳其是全球第18大经济体,人们担心,安卡拉的货币“灾情”引发金融危机,并影响到新兴市场以及欧洲。

土耳其高额负债是家常便饭,贸易逆差、服务都必须通过借贷外汇来支付。2008年后为同金融危机作斗争,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实施了低利率政策,借贷容易,成本低廉,投资者在包括土耳其在内的新兴市场大举投资。

国外资金流入土耳其经济。这些资金被用来填补财政赤字、政府投资以及公司借贷。贷款推动土耳其的经济增长,人们看到消费在提高,政府的建筑项目比比皆是。而有了经济增长,政府的支持率也得到上升。

美联储宣布加息后,最近数月以来,人们看到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回资金,这也是美国国内经济走势稳健的必然效果,反映到货币上,美元增值,里拉下跌,土耳其国家债券回报率上升。

土耳其受到的压力也出现在其他门槛国家,不过土耳其里拉的表现尤其糟糕,这是因为投资者对埃尔多安领导下的国民经济失掉了信心。埃尔多安相信非正统的经济政策,要求低利率,并不断抨击游说升高利率的做法。

8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对来自土耳其的进口钢铝产品提高关税。事实上,关税本身的额度并不高,仅涉及大约10亿美元的贸易额。但对脆弱的土耳其经济而言,人们对市场的信心被冲垮!更致命的是,特朗普在推特上直接提及土耳其货币,一时间,里拉的比价呈直线下滑状。

土耳其监禁美国牧师安德鲁·布伦森(Andrew Brunson)事件让土美两国关系恶化,而且不断升级。虽然土耳其和美国都是北约成员,但他们对叙利亚境内库尔德人问题却持不同立场。此外,安卡拉计划购买俄罗斯的一套导弹系统,以及要求华盛顿引渡旅居美国的伊斯兰葛兰运动头目,都让两国关系雪上加霜。

同美国关系的恶化,加上土耳其经济的不景气,为目前市场的混乱制造了的契机。其实,今年6月埃尔多安连任土耳其总统以来,里拉贬值超过30%。土耳其修宪后,总统具有更大的权力。埃尔多安的威权统治,背离了传统的西方盟友,也让人们对土耳其的信心大打折扣。

6月大选获胜后,埃尔多安加强了对央行的控制,此举让土耳其金融市场深感不安。埃尔多安没有任命专家担任财政部长,而是把这一要职交给了他的大女婿阿尔巴伊拉克(Berat Albayrak),这增加了人们对央行独立性的怀疑,因为埃尔多安总统不断发出反对加息的言论。

埃尔多安的演讲未能挽救里拉的贬值,相反,他有关“经济战”与外国发起的、旨在削弱土耳其的“运动”的言论让人进一步失去信心。他没有设法鼓励人们重拾信心,提高利率,或者到国际货币组织寻求帮助,而是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扮演起受害者的角色。

欧洲还不必惊慌

欧洲现在当然也担心危机蔓延,投资者关心的只是他们的钱。资本流失,货币暴跌,这些都导致人们担心土耳其企业和银行不能应付自己的债务。但从目前看来,情况尚属可控范围。据荷兰银行公布的数据,欧洲的银行向土耳其提供的贷款为1430亿欧元,其中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和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最多,德国银行只有180到200亿欧元。

简言之,没有人会对土耳其经济的大规模崩盘感到高兴,但欧洲也不必因此惊慌。欧元区的国民经济现已重新回到稳定状态,能够抵御一些冲击,包括来自博斯普鲁斯的冲击。当然,土耳其的衰退给所有的不稳定因素又再加一码,这些因素包括英国脱欧中的种种不确定以及美国总统难以捉摸的(商业)政策。但是,是否能将本国经济重新带入正轨,完全要看土耳其总统怎么做。他曾证明过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新兴经济体货币普遍承压

土耳其里拉暴跌,冲击了全球投资者对新兴市场的信心,这导致不少新兴市场面临本币被抛售和资本流出压力。过去一周内,南非兰特、巴西雷亚尔、阿根廷比索等新兴经济体货币均出现大幅下跌。

分析师普遍认为,市场上的短期非理性恐慌情绪也是拖累新兴市场货币走势的重要原因。

受里拉下跌影响,南非兰特13日一度下跌10%。不过,南非政府尚未决定入市干预。南非储备银行副行长丹尼尔·姆米内莱13日说,在市场有序运行遇到危险之前,央行不会出手干涉汇率。

巴西雷亚尔13日跌幅接近1%,过去一周跌幅约4%。巴西金融分析师安吉洛·帕维尼说,投资者因担心土耳其债务违约抛售新兴市场资产,买入美国国债;在美元的非理性流动中,即使是基本面良好的国家也遭受了损失。不过,截至今年7月巴西外汇储备达3794亿美元,巴西政府仍拥有强大干预能力。

自土耳其里拉10日大跌以来,阿根廷比索也出现了同步暴跌,今年迄今为止比索对美元贬值幅度已经超过60%。但经济学家认为,阿根廷汇率危机更多是本国原因造成的,跟里拉暴跌的直接关联不大。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不应夸大土耳其里拉危机给其他国家和全球经济带来的冲击,毕竟土耳其仅占全球经济总产出的约1%。德国贝伦贝格银行经济学家霍尔格·施米丁认为,目前还不能说里拉暴跌已经在新兴市场引发了一连串灾难性事件。大多数经济结构合理、外债负担较轻的新兴经济体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德国之声/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