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危机后 希腊退出救助计划

希腊议会前反对救助计划的游行(2015年2月11日,雅典)

【博闻社】欧盟的这个曾经的问题国希腊在厉行多年节约措施后,8月20日终于脱离第3轮、同时也是最后一轮的救助计划,翻开历史新的一页。

从20日起,希腊在财政上自立,不再依赖救助伞,人们持审慎乐观态度。但希腊将继续处于欧盟密切监视之中,希腊央行总裁20日也提醒,未来还有一段漫漫长路。

欧洲联盟(EU)、欧洲中央银行(ECB)和国际货币基金(IMF)总计在2010年、2012年和2015年的连续3轮救助计划中,提供希腊政府289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

债权人要求雅典当局进行苛刻的经济改革以换取救助,导致希腊国内生产毛额(GDP)8年间蒸发近1/4,失业率飙升超过27%。但官员表示,希腊如今重返成长,过去高挂的预算赤字已转为预算盈余,失业率也降至20%以下。

欧元区救助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SM)20日宣告,在历经多年的财政节约后,希腊已成功脱离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救助计划。ESM于2015年8月同意援助希腊,因应债务危机后续冲击。

路透社报导,欧洲稳定机制理事会主席Mario Centeno在声明中说,今天可以有把握地宣告,这项ESM计划没有更多的后续救助案,堪称2010年初以来首见,因为希腊现在能够自立自强。他表示,这一切成为可能,都要归功希腊人民非凡的努力、与目前希腊政府良好的合作、以及欧洲伙伴透过贷款和债务减免予以支持。ESM表示,希腊原本可依据这项计划再获241亿欧元,不过现已不需要动用这笔资金。ESM过去3年支出619亿欧元,协助调整总体经济和银行资本重组。

欧盟经济和金融事务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周一也指出,希腊今天起重获自由,可以凭自己的实力运行,但欧洲将继续保持警戒。由于希腊的公共债务总额占GDP的180%, 希腊将继续处于欧盟联盟的监控中。欧盟稳定机制将继续监督,以免希腊在改革和预算领域走回头路。他说,今天是希腊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希望可以自由执行其经济发展和社会政策了。

希腊央行总裁斯图纳拉斯(Yannis Stournaras)则在接受希腊媒体访问时提醒称,未来还有一段长路要走。斯图纳拉斯指出,倘若希腊现在或未来“对过去的协议出尔反尔,市场将弃我们而去,我们会没办法在可持续债务的条件下,再融资到期贷款”。

斯图纳拉斯也关切一旦国际出现重大动荡,或者是全球经济变数,希腊在全球资金市场筹资将面临困难。

水瓶是半满还是半空?

谁若要在希腊问题上持乐观看法,自有其理由:自债务危机爆发以来,希腊经济于2017年首次明显增长;2018年,预期将有更高的增长率(2%);2018年第一季度,出口增加了13%;多年来,国家预算均出现俗称的”初级盈余”,即:财政收入高于支出。该国财政部长萨卡洛托斯(Eukleid Tsakalotos)许诺,至2022年,初级盈余可达到5.2%。这一财政盈余率是今年6月达成的关于减免希腊债务协议的先决条件。

同一块牌子的另一面是:减免债务将伴随新一轮紧缩。尽管从2010年起实施改革,希腊债务负担仍相当于该国经济总量的180%,-比危机前更高。也就是说,到底还是没有持乐观态度的理由?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德拉基斯(Panagiotis Petrakis)这样解释这一似乎矛盾的经济数据:”增长率和初级盈余证明,希腊经济重返正常,旅游业和建筑业均从中受益,但我们的经济模式并无改变”。他指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么,至迟到15年或20年后,债务问题便会再度成为议题。

法广/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