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岁男子入室砍人被反打致死 法院判2名反打者防卫过当分别获刑10年和7年

被砍伤的郭三祥

【博闻社】去年2月2日,王生娃潜入郭三祥家,将郭三祥砍伤,并攻击郭三祥女婿、亲戚,最后反被二人打死。呼和浩特中院一审认为二人防卫过当,判决二人犯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10年和7年。半年后,内蒙古高院认为一审定罪准确、量刑适当,维持原判。

今年7月, 内蒙古判决了一起和“防卫过当“有关的案子,被告方家属认为此案和江苏昆山市的“龙哥反杀案”一样,也应该是“正当防卫”,但死者一方则坚决不认同“正当防卫”的说法。

死者是61岁的王生娃。2017年2月2日凌晨4点,王生娃潜入托克托县新营子镇坝上村村民郭三祥家中对其头部连砍三斧,被郭家女婿王铁柱、亲戚王玉成发现后,又用木棒和双响炮攻击二人,最后反被二人打死。今年年初,呼和浩特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二人犯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和7年。半年后,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定罪准确、量刑适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之后他还在继续攻击他人,所以二人才会反击,没想到会打死人。”王玉成的儿子王延青说,王生娃是故意杀人,如果没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但王生娃家人对此并不认同:“正当防卫还能把人活活打死?他们才是故意杀人。”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王玉成一家已经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法院判决:本属正当防卫,但倒地后继续殴打超过必要限度

因年轻时与村民郭三祥存在纠葛,2017年正月的一天晚上,王生娃潜入了郭三祥家。呼和浩特市中院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案发的2月2日凌晨4点左右,王生娃用砍斧将正在炕上睡觉的郭三祥头部连砍了三斧。

同屋的亲戚王玉成听见动静,发现郭被砍伤,就呼喊郭三祥的妻子乔巧莲、女婿王铁柱。三人查看完郭三祥的伤情后,便在院里寻找行凶者,最后在炭堆发现足迹。这时躲着的王生娃用木棒和双响炮攻击三人,王铁柱和王玉成随即用木棒、扫帚等物连续击打王生娃,致使其身体多处受伤,后抢救无效于2月4日死亡。

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的尸体检验鉴定称,王生娃死于多发性骨折和软组织损伤引起的失血性休克、合并颅脑损伤。而伤者郭三祥的面部损伤评定为重伤二级。

一审认为,死者王生娃持凶器潜入郭三祥家,将其面部砍伤,属于故意伤害。之后王铁柱、王玉成在自家院内制止王生娃的不法侵害,本属于正当防卫。但在防卫过程中,持械击打其身体造成了死亡的严重后果,超过了必要的限度,属于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减轻处罚。

内蒙古高院也认为,二人将王生娃击打倒地后并未放弃殴打,直到其不能动弹,最后造成死亡,是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最后判处王铁柱有期徒刑十年,王玉成有期徒刑七年。

被告儿子说法

木棒是从对方手里抢的,我父亲还劝大家不要打头

王玉成的儿子王延青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7年2月1日是农历正月初五,王玉成到郭三祥家中走亲戚,2月2日凌晨王玉成睡梦中听到叫声后,看到同屋的郭三祥满头是血,便用枕巾帮助其止血,同时呼喊郭妻乔巧莲,及她的女儿郭英、女婿王铁柱。

王延青说,他们以为凶手已逃离现场,就在院子里保护现场脚印,在等待警察和救护车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存放炭等堆放杂物的阴暗角落里,扔东西出来打他们,他们这时才知道凶手没有走。

据王延青描述,对方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捆二踢脚炮,点燃扔了出来,炸到了王玉成,又用木棒砸向乔巧莲,女婿王铁柱用胳膊架住了木棒,才得以夺过木棒进行反击。王延青认为这和昆山龙哥反杀案是有相似之处的,于海明之前也是被龙哥砍,之后捡起掉落的刀进行反击。

王延青说,当时大家被行凶者威胁到安全,情况很紧急,不可能像事后想象的把是否过当分得那么清楚,就是正当防卫,“更何况对抗过程中,我父亲没有打他的要害部位,还劝说王铁柱不要打头。”

打斗中不知对方是谁,也没意识到他受伤严重

“郭三祥当时血流不止,就报警并叫了救护车。”被告儿子王延青说,大家当时只注意到被砍的郭三祥,并没有意识到王生娃受伤严重,王生娃是两天后才死亡。郭妻乔巧莲称,他们在院内寻人时,王玉成被炭堆里扔出的双响炮炸到了,她便先后递了扫帚和椽子给王铁柱,想要把此人控制住,但整个过程中不知道他是王生娃。

案件其他三个村民的证人证言也称,他们是接到郭三祥女儿郭英的电话赶来,到现场时发现王铁柱拿着木棒站在炭房门口,用电筒照向炭堆并未认出是谁,直到110来了之后才知道是王生娃。

王延青表示,父亲王玉成一直没有离开现场,警察调查时,他如实叙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当时警方也没有将他带走。“4日那天我父亲正在劳动的时候,托克托县公安局打电话说找他了解点情况,因为找不到路,我父亲还亲自出去接的他们,结果就把我父亲带走了,之后才知道王生娃当天早上死亡了。”

死者女婿说法 :判的故意伤害我们都不认可,应是故意杀人

王生娃的家人坚决不认同正当防卫的说法。“正当防卫能将一个大活人打死吗?”王生娃的女婿班先生对红星新闻记者说,“现在判的是故意伤害,我们其实都不认可,应该是故意杀人。”

班先生表示,当天他们家没人在现场,具体岳父为什么要去、怎么去的郭家他们也不知道,他也不了解两人有什么仇怨。但他认为,即便真伤了人,毕竟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已经被打倒在地了,只要制服了送到派出所即可,为什么下这样的狠手。

“我爸腿上粉碎性骨折、全身到处都是伤,头也被打出血了。”班先生说,“他当时已经跑出来了,是被他们堵在炭堆最后打死的。”他称,对方没有将人赶紧送医,是公安到来之后才送的。当天八点派出所通知他们才知道人在医院,后来抢救不行赶紧送到呼和浩特市的医院,最后人就没了。

报案材料显示,2017年2月2日凌晨4点,托克托县公安局侦办了一起伤害案,村民郭三祥在家中被人砍伤头部,同村村民王生娃有重大作案嫌疑。在对该案的侦办过程当中,该局侦查人员在案发现场发现王生娃受伤较重,随后送往医院治疗。

值班医生杨敏则表示,当天凌晨在托克托县医院急诊科值班时接到急诊,5点左右郭三祥先到达医院,发现其头部被砍伤,随后王生娃被送到医院。在医疗时王生娃自己承认砍伤郭三祥,之后被其家人用棍子殴打。

律师说法

被告律师:王生娃的死属于意外事件

“整个案件首先是王生娃先蓄意杀人,只是被发现了才杀人未遂。”王玉成的辩护律师郝中林认为,王生娃若不是死亡,也会被追究故意伤人罪,他的死属于意外事件。而王铁柱和王玉成黑暗中也看不清砍人者手中武器,反击是为了维护家人的安全,没有意识到会造成严重的伤害。

死者方律师:此案和昆山龙哥案没可比性

王生娃家的辩护律师周律师表示,整个案件已经是终审判决,如果被告方有什么异议,就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申诉。她认为,每个案件都是不同的,此案和昆山龙哥反杀一案没有可比性。

多数网友不认同法院判决:

这不是正当防卫,那什么是正当防卫?

被人砍还要坐牢,祸从天降说的就是这个吧。

红星新闻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