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女律師裸檢事件:警方否認暴力凌辱 責成當事民警深刻反省

廣州女律師孫世華今年48歲,長期代理商業案件。

【博聞社】廣州女律師孫世華自爆被廣州市荔灣區華林街派出所警察關押、脫衣羞辱並遭構陷碰瓷的事件持續發酵。據廣州公安官方微博周六晚間通報:近日,針對廣州律師孫世華投訴在荔灣區華林派出所被毆打和羞辱的情況,廣州警方高度重視,迅速啟動調查程序,並與市律師協會保持溝通和聯繫。日前,警方邀請該協會代表調看了從當事人進入到離開派出所的全部視頻。視頻顯示不存在孫世華被毆打和羞辱的情況。

警方相關負責人表示,當事民警在工作中存在態度生硬、行為和語言有失文明的問題。目前,警方已責成當事民警深刻反省,並對其進行批評教育。警方將繼續與律協等相關部門保持密切溝通。

廣州警方表示,將始終堅持從嚴治警,依法治警,進一步嚴格隊伍管理,強化監督執紀,規範文明執法,服務社會群眾。

廣州律協周六凌晨發布通報稱,華林街派出所民警在孫世華律師辦理業務期間存在行為失范、態度不當、語言有失文明等情況。不過這則通報稱,暫未發現存在毆打羞辱孫世華律師的行為。

孫世華當天發表兩份聲明,對廣州警方和律協的通報分別作出回應。她在最新聲明中表示,與廣州律協「暫未發現有毆打和羞辱情況」的彈性表述不同,廣州警方對孫世華被蓄意構陷、強力施暴、脫衣羞辱等核心關鍵問題仍繼續否認。

聲明指出,「廣州律協與廣州警方的最新通報同日相繼發布,定調相近。顯然,雙方已達成一定默契。」

孫世華當天早些時候發表的聲明說,四位律協成員觀看了現場視頻後告訴我:整個案發過程中,我的現場行為一直保持理性、剋制,毫無瑕疵,堪稱律師理性的典範。

從律協的通報和孫世華所引述的律協成員評價來看,情況顯然與廣州公安先前對孫世華律師擾亂單位秩序的指控嚴重不符。

孫世華律師在網路上發布在華林派出所的遭遇引發輿論的強烈反響,中國官媒央視、新京報、財新網、澎湃新聞等中國媒體紛紛跟進。媒體評論和網民紛紛要求廣州市公安局公布視頻,澄清事實真相。

然而律協通報中對於輿論最關注的——孫律師是否遭到構陷和脫衣檢查隻字未提。至於「行為失范」到什麼程度,是否有「碰瓷」行為,「態度不當,語言有失文明」是否涉及侮辱,律協和涉事派出所均沒有公開更多細節。

輿論譴責律協委婉措辭,刻意迴避核心事實,並認為這則通報是律協迫於權力施壓而進行的似是而非的文字遊戲。

此外,這則通報還鸚鵡學舌般地引述了廣州市公安局的聲明:警方表示將始終堅持從嚴治警不動搖,嚴格規範公正文明執法,充分尊重和切實保障律師正當執業權利,支持律師依法執業。

曾代理維權案件被吊銷執照的「律師後」祝聖武認為,律協受到當局掣肘,不可能獨立於官方真正維護律師群體的權益。

祝聖武:孫世華律師受到侵權的情況如果是真實的,那麼廣州警方的行為是犯罪的,不是行為失范。律協不是正常的調查人員能說出來的話。這麼嚴重的事情是行為不當,我覺得這太輕描淡寫了。

美國之音致電華林街派出所,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此事需要向廣州市公安局了解。廣州市公安局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事件正在調查之中,讓記者等星期一上班後打電話到宣傳處。

針對廣州市律協的通告,孫世華律師通過其丈夫隋牧青的微信公眾號發出一則聲明表示,警察對其構陷、強力施暴、脫衣羞辱等關鍵事實在通報中均被忽略,真相仍非常遙遠。

孫世華還在聲明中描述了部分警方人員施暴的片段,包括:肘擊鎖喉、掐脖施暴,甚至導致「短暫窒息」。

據此前孫律師在網路上對此事的詳細描述,9月20日下午,她與訪民李小貞到該派出所辦理就李的丈夫周建斌辦理取保候審問題與警察溝通。周李夫婦二人因為拆遷賠償問題上訪,中非論壇期間曾遭到北京警方的拘留遣返。孫世華律師在與警方交涉過程中,一名陳姓警察將工作證甩向她,她本能用手遮擋,警察反誣其襲警,隨後孫律師遭到圍毆和脫衣侮辱。而當時的目擊證人李小貞頻遭騷擾威脅,無法公開作證。孫律師說自己非常害怕成為下一個雷洋。

維權律師祝聖武對當局處理這一案件的結果不樂觀,一旦高層定性,就會像北京人大碩士畢業生雷洋被嫖娼遭警察毆打致死和黑龍江慶安訪民徐純和在老母親和年幼兒女面前被警察槍殺那樣,警察只是罰酒三杯甚至罰酒都沒有,受害者難以討回公道。

祝聖武:雷洋和徐純和的事情,是國際上知名度最高的兩個案例,一旦中央政府把這件事情定性為政治鬥爭之後,就更加不會有真相了,包括疫苗事件,什麼真相都不會有的,那些追求真相的人都被判刑。反而那些追求真相的人被受害人判得更重。

一些律師和網民支持孫世華提出的三點強烈要求:廣州警方向孫世華本人及社會公眾公開現場監控視頻,儘速讓真相大白於天下。他們表示反對廣州警方自任裁判,自說自話。

此外,孫律師還希望紀檢監察、檢察和人大等第三方機構依法介入。

有網民鼓勵孫律師提出行政訴訟。此前,隋牧青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表示,將採取法律措施維權,追究涉事警務人員的責任。

微信公眾號「法律先生」發了一篇文章,題為《脫了律師的衣服,這個世界會好嗎?》文章分析了律協通告的矛盾、躲避態度,認為現代的律師如古代狀師,在與公權力發生矛盾時,自古就免不了挨打受辱的處境。

文章說,對於此事最好的解決方式就是讓孫律師提起行政訴訟,在國家法律的框架里解決這個爭端。

美國之音/@廣州公安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