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生物陷退市風險股票復牌即跌停 2万投资者被套机构估值0元

【博闻社】爆出疫苗造假醜聞的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長生生物),其公司股票上周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處理、更名為「*ST長生」後,周一(5日)正式在深圳證券交易所復牌,不過開盤後就迅速跌停,收報3.1元,全日共錄得34萬手賣盤。值得注意的是,該股票此前已錄得33次跌停,32次連續跌停。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等部門上月中公布,對長生生物罰款91億元、吊銷藥品生產許可證,該公司的14名對事件有直接責任的高層人員,包括董事長高俊芳在內,不得從事藥品生產經營活動。上述消息布告後不久,長春長生公開問題疫苗的賠償方案,給予受影響的民眾20至65萬元不等的賠償。

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2018年修訂)》的規定推算,如果在2019年1月5日前,長生生物仍未能披露2018年半年度報告,公司將等待深交所做出是否暫停上市的決定。

半年报“难产” 3独董投下发对票

为何半年报迟迟难出?源于3名独立董事的反对票。

上周长生生物召开董事会,审议公司《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有6名董事出席。根据投票结果,3票同意,3票反对,0票弃权,审议未通过《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投出反对票的全部为独立董事。

独立董事马东光认为,由于长生生物已被国家巨额罚款,能否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无法对当前报告中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等情况进行判断,故持反对意见。

独立董事沈义认为,一是存在对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部分章节的表述异议,二是公司部分董事、高管无法履职,无法向其核实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因而持反对意见。

独立董事徐泓认为,《2018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中第156页“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未披露长生生物的重大非调整事项,故持反对意见。

这确实是无法回避的关键问题,一是在面对91亿罚款时公司经营是否到影响;二是公司多位高管无法履职,怎么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性。

从长生生物今年一季度公布的财务数据看,公司净资产仅40.33亿,尚不足罚款的一半,其中资产端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22.73亿,尚有8.73亿的应收账款没有回收,长生生物显然难以全部交出罚款。同时高俊芳等人不仅被逮捕,还被终身禁入资本市场,担任公司董监高等职务,这也必将波及企业的经营和发展。

30多个跌停的长生生物 还有2万投资者

7月15日长生生物疫苗案爆发以来,股价连续32个跌停,创下A股市场跌停纪录,在市场等待第33个跌停之时,该股竟意外涨停,在停牌前一天又以跌停收尾。长生生物的股价也从24.55元跌至3.26元,市值从239.04亿元缩水至31.74亿元,长生生物总市值已经缩水超过200亿元。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发酵同时,基金对其的估值也是一调再调。目前,包括中信保诚基金公司等多家基金公司在内的机构纷纷发布公告,将旗下基金持有的长生生物净值调整为0元,这也就意味着还持有该股的投资者将不可避免受到损失。

截至7月10日,长生生物的股东数为2.48万。今日走势引人关注,多数市场人士表示,虽然出现了退市公司重新回A股的先例,但并不代表长生生物可以效仿,重新上市门槛和IPO一样,长生生物这类问题企业重新拿到入场券的概率极小。

与此同时,因为长生生物提供大额股权质押,兴业证券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7月24日晚间,兴业证券发布公告,称长生生物股东虞臣潘、张洺豪质押在兴业证券的股票共计1.78亿股,待购回金额6.75亿元。而此前有媒体报道,上述两人待回购金额高达14亿元。

伴随着长生生物股价连跌而来的,不仅是股民面临较大损失,兴业证券也受到波及。一位券商人士认为,从长生生物目前情况来看,股东张洺豪能如约购回股票的可能性很小,兴业证券可能要计提金融资产减值。数据显示,兴业证券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88.19亿元,实现净利润22.58亿,“如果长生生物退市,这笔减值可能会对公司今年业绩产生影响。

券商中国/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