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土範圍是国家機密? 中国公民状告外交部遭拒

历史上唐努乌梁海的位置基本相当于现在的俄罗斯图瓦共和国。

【博闻社】中国退伍軍人、獨立研究人員殷敏鴻曾向中國外交部查詢,希望獲告知目前由俄羅斯管治的唐努烏梁海,是否中國領土,詎料獲覆「資訊涉密」、不予公開;殷不服向法院狀告外交部,卻屢訴屢敗。

近日,一篇《中国人无权知道国土版图》的文章在中国社交媒体引发热议。文中讲述了曾参与“保钓”的独立历史研究者殷敏鸿向中国外交部申请公开有关位于中俄边境的历史地区唐努乌梁海归属问题文件,但被中国外交部以“信息涉密”为由拒绝。

殷敏鸿随后两次将中国外交部诉至北京法院,但北京高院最终裁定不予立案。

唐努乌梁海在哪儿?

唐努烏梁海景色優美。

2017年8月14日,39岁的退伍军人、独立研究者殷敏鸿向中国外交部提交信息公开申请。他在申请中要求外交部公开”中苏(俄)是否就唐努乌梁海地区归属问题签约、中蒙是否就唐努乌梁海地区划定边界”等信息。

殷敏鸿对BBC中文说,他申请信息公开是希望中国当局“正本清源”,从法理上说明唐努乌梁海现在是否还是中国未放弃的领土,是否有希望“收复”。

殷敏鸿口中的唐努乌梁海位于新疆以北、蒙古国西北,其大致领域位于现在俄罗斯的图瓦共和国(Tuva)附近,距新疆阿勒泰地区直线距离约200公里,但并不与现在地图上的中国国界线接壤。

在历史上,唐努乌梁海长期归蒙古人管辖,17世纪成为清朝版图的一部分。但在1911年辛亥革命后,俄军进驻该地,自此逐渐沦为俄国属地。

二战时,该地独立成为共和国,但仅苏联和蒙古承认其地位。苏联解体后,该国作为自治共和国,留在俄罗斯联邦内。

中国大陆和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从未就该地主权问题做出明确说明。但无论是中国大陆还是台湾出版的地图中,该地一直被标记为俄罗斯领土。

“涉密”的边界

殷敏鸿曾参加保钓。

在殷敏鸿递交信息公开申请的一个月后,他收到外交部寄来的复函。复函中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14条和第21条,你申请的信息涉密,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畴。”

2018年3月,殷敏鸿向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上诉,但法院决定不予立案。

BBC中文记者在中国官方裁判文书平台“裁判文书网”上找到了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还殷敏鸿的行政裁定书。裁定书称,“此问题涉及中俄国家之间领土、边界问题,属于外交国家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故殷敏鸿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

殷敏鸿不服,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但北京高院9月10日作出最终裁定,维持原判。

“这样的裁定不符合依法治国原则,”殷敏鸿对BBC中文说。“签订边界领土条约属外交国家行为,但已经签订的条约则属于政府信息。”

“看不懂了,为了钓鱼岛几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全国反日,唐努乌梁海十几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却和我们说知道的权力都没有,”一名中国网友评论道。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斯伟江律师对BBC中文表示,根据中国的保密制度,一个文件属不属于机密,可以由文件单位决定,也可以由保密局决定。“但是像国家疆域和边界信息每个公民应该有权知道,”斯伟江说。

BBC中文记者致电中国外交部,但并未得到对方答复。

是否有争议?

“高原上安静躺卧着的,像菊花一般清澈的湖水啊,萨彦岭下是我们失落了的库苏古泊。”蒙古族台湾诗人席慕蓉曾用诗歌表达对唐努乌梁海逝去的不舍。

根据公开资料,历史上的唐努乌梁海地区面积约17万平方公里,大致相当于北京面积的10倍,台湾的4.7倍。

“我曾翻阅民国时期的一些老报纸,那时候还有要求收回唐努乌梁海的运动。但现在这段时间已经基本上没听到了,”历史学者章立凡向BBC中文回忆道。

曾出版多部中国历史专著的俄罗斯汉学家阿尔乔姆·科布泽夫(Artyom Kobzev)对BBC中文说,图瓦(唐努乌梁海)在辛亥革命以前是清帝国的一部分,但清帝国是域外而来的满人、蒙古人与中国人组成的帝国,与当代中国有所区别。

“如果说,现在讨论图瓦(唐努乌梁海)会不会像1922到1944年一样独立成国还有点意义,加入当代中国没有讨论的意义,”阿尔乔姆·科布泽夫说。

但殷敏鸿并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表示,清代之后的历届中国政府都未承认1944年苏联对唐努乌梁海的“非法吞并”,也“不影响唐努乌梁海作为中国飞地的领土地位”。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研究员安娜·冬青国(Anna Donchenko)则对BBC中文说,中俄领土争端在2004年10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签订的一项边界确定协议中得到解决。

“根据这项文书,中国并未对图瓦提出领土要求,俄方也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安娜·冬青国说。

“其实,唐努乌梁海最初被占并非在中共手里,中国政府后续签订了什么条约,与其避而不谈,不如对民众公开说明,”章立凡说。

BBC等报道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