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拟对疫苗管理单独立法,官方回应称是对疫苗管理加强规范

博特

北京——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说,在今年11月中旬在征询公众意见之后,昨日提交给中国的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针对当下民众热议的疫苗进行单独立法,来规范其合理使用。根据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公告显示,此次疫苗立法是强化疫苗管理和使用以及有效、规范的接种。包括对疫苗生产厂家和疫苗合理规范使用的专业化队伍进行相关的严格管理。

新华社发布

前不久,发生在中国长春生物制药的疫苗案引起了广泛关注,虽然中国的法院判决了长春生物制药集团的相关责任人刑期以及赔偿被害者家属。

中国今年爆发的问题疫苗事件看似已经平息,但历来累积的不少疫苗受害者,却依然求助无门。近一个多月来,已有多名受害者家属到北京上访后,被拘留或者被驱赶。河南辉县疫苗受害者、疫苗受害者联盟负责人何方美对记者表示,在前天她住的房子被中介无端的给驱赶,而且在给女儿治病的费用上已经所剩无几了。

何方美twitter

她还说,前不久她还接到一通关于贵州省桐梓县信访局的电话,询问她有关疫苗的事情,但是提及到女儿治病钱所剩无几的时候,对方搪塞的结束了通话,随后记者致电贵州桐梓市信访局,对方表示不认识这个人,后来一位自称宣传科的人说不接受记者采访。

在今年改革开放40周年前夕,何方美还接到家乡政法委书记电话称有救助方案让她回去处理一下,她表示,是维稳风头一过,这种事就不了了之。随后,记者又致电河南省辉县宣传部,一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听说过此事,需要报告领导,一位姓李的科长说,方案是不清楚,记者又追问道,该方案是什么时候制定的,对方说,涉及个人隐私不便回答便挂断电话。

对于此次疫苗管理立法她表示,法案只是提到疫苗管理但是未提及到有关孩子打了疫苗之后,具体的怎么救助,说让人大来立法,但是闭门造车的立法不管事。

近几个月来长春疫苗案受害者群体维权形势不断恶劣,至今仍未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案。

此外,有观察家指出,中国在1980年代和90年代都是使用日本大规模无偿援助的疫苗,日本的无偿援助一直到2008年也就是中国大摆阔气兴办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才完全停止;但中国的疫苗生产一直不过关,多年来一直靠政府纵容的黑箱作业和造假来维持。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当局在不得不承认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疫苗生产造假之后,至今迟迟不肯明确说明究竟如何造假、也不准许专业团体和新闻媒体对中国的疫苗产业问题进行独立的调查。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退休资深医学评审官方国栋曾说,疫苗事件也反应出中国国家公信度的丢失。他说:“过去一直都是比较正面地一片赞扬中国的计划免疫工作做得如何好,儿童的疫苗接种率达到90%以上,然后说接种的疫苗发生了问题以后有全国性的监督网络能够及时的发现、能够及时地处理。事实证明,中国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

中国疫苗案受害事件自今年夏天之后,官方对此的报道少之甚少,现在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只有一些官媒新华社关于习近平的最高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