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庫︰抖音成為西方安全隱患 中国官媒:舆论霸权

美國智庫文章截图

【博闻社】中国短片平台「抖音(Tik Tok)」早前成功衝出國際,在海外大受用戶歡迎,多次登上App Store及Google Play首位。然而近日有美國智庫研究指出,抖音或成為西方國家的安全隱患,抖音App會將用戶資料傳回中國,成為中國當局提取有用情報或軍事活動,成為中國收集情報的工具。

根據抖音最新統計,截至去年底抖音已在全球擁有超過150個市場,以75種語言提供服務,全球每月活躍用戶數字達到5億,其中內地用戶僅佔3億。另有市場研究公司指出,截至去年10月,抖音佔iPhone手機社交媒體下載量的30%,超越了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和YouTube;而抖音在全球Google Play的下載量排第六,比Netflix、Amazon的排名更高。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近日公佈的研究報告認為,抖音持續受到外國年輕人歡迎,會造成安全隱患。報告指出,抖音與其他手機社交媒體一樣,會收集用戶的數據,並傳回總部,令中國政府可以以「協助當局收集情報」為由,提取數據用作製作辨識西方人面孔的監控軟件,或提取西方軍事活動的情報。報告又舉例,不少美國年輕軍人都會用抖音上傳自己的短片,當中不少拍攝地點都在軍事設施內。

報告又警告,美國和歐盟目前對於這些潛在風險,未有足夠重視,一旦抖音這類中國手機App被廣泛使用,或會成為「華為一樣的問題」,令中國的情報單位可以觸及到西方社會。

惟中國官媒發文批評該報告的道法,直斥由西方情報組織發起的對「中國製造」的污衊,近期有增無減」,並嘗試透過「輿論霸權」,對中國企業進行「圍剿」及「絞殺」,損害華企在海外發展及客戶的信心。官媒認為,無論抖音或華為的產品和軟件做得再好,再在國外受歡迎,他們都有着一個「邪惡的原罪」,那便是他們來自「紅色中國」,只有把總站搬離中國,與中國徹底斷絕關係,才能躲過這種無端的指控。

环球时报:华为之后是抖音?西方又把怀疑目光瞄向它了

这两年,西方情报界对“中国制造”的污蔑行动正不断升级。除了常年被他们污蔑为是“间谍”的华为公司及其产品,中国卖到美国的地铁列车、甚至已经火到国外去的中国热门短视频社交软件“抖音”,都成了他们眼中的“中国间谍”……

美国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这两天就刊登了一篇“妖魔化”中国社交软件“抖音”的文章,称“抖音在中国之外的地区越来越受欢迎,已给西方带来了新的安全隐患”。

而文章的作者克劳蒂娅⋅比安科蒂(Claudia Biancotti)则有着西方情报口的背景,曾经在意大利从事“网络安全”方面的工作。

至于为何“抖音”在她眼中成为了“对西方的安全隐患”,她给出的论据是:随着“抖音”的国际版“TikTok”在国外越发受欢迎,其服务器上存储了不少外国人的用户信息,可中国的法律却允许中国政府为了维护中国的公共安全而向中国的企业索要用户信息,所以一旦“抖音”把这些外国服务器上的信息传回中国并交给中国政府,就会对西方造成安全威胁。

她还在文章中引用了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多家西方媒体之前刊登过的关于“中国科技企业在帮中国政府监听外国”的报道去“佐证”她的观点。在《华尔街日报》那篇2017年报道中,中国的腾讯和阿里巴巴也都成了这家美国媒体攻击的靶子。

但最值得注意的是,她在文章的最后不仅强烈呼吁欧美国家必须重视“抖音”这种【中国IT企业】带来的新“安全隐患”,更“毫不遮掩”地表示只要是【来自中国的、与中国存在关联的】手机APP,都可能成为中国政府实施“间谍”和“民意渗透”的工具。

“不能让抖音成为下一个华为那样的问题”,她恐吓说。

相信大家读到这里应该不难发现,在西方这些情报口人员的眼中,不论抖音或是华为的产品和软件做得再好,再在国外受欢迎,他们都有着一个“邪恶的原罪”,那便是他们来自“红色中国”这个西方意识形态上的“敌人”。

这个“原罪”也就决定了西方国家根本不在乎我们对他们“双重标准”的指控。西方国家的法律都有要求企业配合政府调查违法犯罪行为以及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内容,可因为中国是“敌人”,中国也出台法律要求企业配合中国的调查就是对西方乃至所谓“自由世界”的威胁。

即便美国国家安全局曾经通过“棱镜项目”对西方盟友进行大面积监听,这种实锤的案例都没有对中国和中国企业的“捕风捉影”更有“威胁”。

更别提在过去这两年,由西方情报口发起的对“中国制造”的污蔑攻势更是有增无减。他们通过与情报口“关系紧密”的西方媒体记者构建了强大的“舆论霸权”,对中国企业形成了舆论上的“围剿”乃至“绞杀”势头,并已经对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发展和客户的信心造成了实质性的损害。

除了抖音这个案例,另一个典型的案例发生在5天前。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报道,宣称“中国中车”集团卖到美国一些城市的地铁列车是“特洛伊木马”,将会被中国政府用来监听美国,并找了一群军方和西方情报口的人员为这一指控“背书”。

华为的例子耿直哥更是无需再赘述了。实际上,有知情人士告诉耿直哥,曾有西方的专家表示,如果华为想摆脱这种被西方舆论“围剿“的困境,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公司总部搬出中国,与中国彻底断绝关系,成为一个彻底的西方企业。

耿直哥还从相关渠道获悉,一些中国的企业为了在海外不被西方舆论“盯上”并遭到这种“舆论霸权”的欺凌,甚至被逼得不得不回避自己的“中国身份”……

这也是随着中国的不断崛起,中国企业在海外面临的最棘手的一个困境。他们的对面不是一个美国或是一个波兰,而是“五眼联盟”这种西方国家强大情报联盟对他们发起的疯狂绞杀,以及西方媒体配合情报口构建的“舆论霸权”。

东网/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