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匪冯学华杀3人逃亡439天:途中强奸2人 从网上学反侦查

冯学华在审讯室内

【博闻社】2月13日,四川眉山警方发布的一则通缉令引起关注:眉山市东坡区白马镇桥楼村居民冯学华,警方以15万元悬赏通缉,并称身负多条命案的他已经在乐山等地出现。

2月16日下午5时许,冯学华被乐山警方抓获后被移交给眉山警方。随着他的落网,冯学华涉案情况也逐渐清晰。冯学华涉嫌强奸5人、杀害3人,末路狂逃439天之后被抓获。

在50岁生日当天被抓,从眉山的白马镇逃出,在近100公里外的乐山白马镇落网,两个“马”又凑巧成了他的姓,让冯学华的落网在坊间传言中充满了宿命感。

从眉山白马到乐山白马,这439天里他都经历了什么?

案子:背负3起命案 遇难女子都是熟人

“举报抓获,15万就是你的了!”2月13日,眉山市公安局发布了一则《悬赏通告》,对“身负命案的眉山市白马镇犯罪嫌疑人”冯学华进行追缉。《悬赏通告》显示,冯学华,男,49岁,中等身材,身高约1米7,眉山市东坡区白马镇桥楼村村民。

冯学华涉嫌的命案有3起。2017年12月4日,冯学华的邻居、桥楼村女子余某,连人和电瓶车一起失联。12月6日,警方在冯学华家几十米外,一处老房子的枯井中,发现了余某尸体。警方排查发现,冯学华有重大嫌疑,此时冯已不在家中。

但冯学华的行踪很快就出现了。12月5日,余某失联后的次日,约3公里外的东坡区修文镇,一名阚姓女子也被杀害后抛尸果园。通过DNA对比,嫌疑人正是冯学华,警方将两案合并,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然而此后,冯学华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直到2018年10月19日,警方再次接到报案,冯学华的邻居、桥楼村女子罗某,于两天前的晚上,独自回家后失联。警方侦查发现,冯学华有重大嫌疑,并在附近另一口枯井中找到了罗某尸体,该作案手法与10个月前余某被害案如出一辙。

至此,3起命案均指向冯学华。而且,3名遇害者均被强奸,且均于冯相熟,余某、罗某是冯的邻居,冯家与两家人的房屋,直线距离均仅不过百米,阚某则与冯一起打过工。桥楼村村支书说,冯平时与三名受害者家里有些摩擦,但都是多年前的琐事,彼此并无深仇大恨。

不过,冯学华认为“仇很大”。他称自己多年前强奸余某未遂,余某一家虽然原谅了他,但给村里其他人说了,坏了他的名声,所以才找她报仇。至于杀害阚某,则是他给阚的亲戚打工时,农忙请假时没被批准,于是对阚某心生怨恨。

逃亡:从白马到白马 途中强奸抢劫两人

但是,冯学华“报仇”的作案动机很难成立。因为2019年1月12日、2月8日,在数十公里外的乐山市市中区,他又对素不相识的两名女子下了手。

在眉山最后一次作案后,冯学华骑着抢来的摩托车,到了乐山市市中区悦来乡。1月12日晚9时许,悦来乡女子李某已经躺下睡觉,一名男子突然闯了进来。“拿着斧头,满口酒气,喊我不准动,动就砍死我。”李某回忆,男子将她强奸后,还抢走了500元钱,“还给我说,逮不到他的,因为他不是本地人。”

警方侦查发现,强奸李某的嫌疑人,极有可能是在眉山犯下累累罪行的冯学华。于是,组织了数百人进行搜捕。但因为悦来乡地处偏远,有很多荒无人烟的大山,这轮搜捕在持续几天后无果而终。但也不是毫无发现,比如找到了冯学华从眉山抢来的摩托车。

2月8日上午,与悦来乡相邻的关庙乡,发生一起入室抢劫强奸案,受害者是一名年仅17岁的少女。警方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又是冯学华。在作案后,冯抢走了受害人外婆的电瓶车,和一件女式中长款绿色连帽羽绒服。此后到落网,冯学华长期穿着这件羽绒服,且多次在各种监控中出现。

从作第一起案开始,冯学华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2月8日作案后,他骑着抢来的电瓶车,从关庙乡出发,经牟子镇、全福镇、青平镇,在当晚抵达了白马镇。这里和他的老家相隔近100公里,但是两个小镇同名,此时电瓶车也没电了,就留下过了一夜。

2月9日上午,冯学华出现在白马场镇上。他想找个地方给电瓶车充电,但因为才正月初五,修车的店铺还没开门,他最终也没能充上电,把车扔在了修车店外。虽然没了交通工具,但他也没消停下来,坐摩的去了约13公里外的井研县城。当天,井研县城多个监控都拍到了冯学华,包括后来《悬赏通告》中的那段视频。

围捕:一路嗜酒如命 买酒时被监控发现

连续作案,逃亡一年多,让坊间出现传言,称冯学华曾当了8年特种兵。但警方很快辟谣,冯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从事搬运工、装修工等职业,并不是传言中的特种兵。不过,其因为长期在农村生活,具有较强的野外生存能力,并在逃亡中学会了一些反侦察技能。

还有一个原因是,此前发布的通缉令中,使用的是冯学华身份证照片,与其本人近期相貌有不小的出入。当2月9日井研的影像公布后,各种蛛丝马迹便随之而来。监控画面还发现,在井研停留一夜后,冯于2月10日一路步行,又回了市中区白马镇。

2月11日早上7时55分左右,冯学华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白马镇一家副食店的摄像头,拍下了他去买东西的经过。他身着绿色连帽羽绒服,帽子把头压得很低,怀里挎着个蓝色口袋,买了一瓶白酒、一瓶大可乐、一罐小可乐、一包红塔山、一盒饼干,一共花了31元钱。

因为当时刚开门,加上还没细看新的通缉令,副食店主当时没有认出冯学华。但是后来,警方从旁边一所学校的监控中,看到了冯学华来副食店买东西这一幕。“第二天,民警就来问我。”副食店主调出监控,尽管只有侧脸,但民警辨认后,发现正是冯学华。

最新影像频频出现,对冯学华的包围圈也越缩越小。实际上,自进入乐山后,乐山警方先后印制了7万份《悬赏通告》,重点确保了从悦来到关庙,再到白马这条线人手一份。与此同时,在井研县和市中区多个乡镇,组织了常态化设卡和多次大规模搜捕。

与此同时,不断有村民发现了疑似冯学华的身影,出现在白马镇万井村、白鹤村和石龙乡努力村。于是,在警方的统一指挥下,这3个村之间的三角形区域,成为监控和搜捕的“金三角”。2月14日开始,一场连续3天的大搜捕在这一区域启动。

困兽:狡兔四窟 敌不过5天饥寒交迫

这次大搜捕的展开,将冯学华死死困住。2月11日冒险去小卖部后,他再一次躲到了山上。

实际上,自从2017年首次作案后,他就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常常白天找地方睡觉、晚上出来活动,行进的路线主要是沿山走,夏天就在树林、荒野过夜,冬天就找废弃的房屋,有时饿了就到地里偷红薯、到林子偷水果,没衣服穿了就去偷别人晾晒的。

尽管惶惶不可终日,但冯学华始终保留着喝酒的嗜好。在老家,冯学华给人的印象是“嗜酒如命”。冯妻说,冯学华喝了酒还要打她、骂她,婚后不久只好提出离婚,但冯怒不可遏地撕掉了结婚证,“他还威胁我,说要是离婚,就杀了我娘家人。”

冯学华自己也承认,每天都要喝二两,虽然害怕被发现,但总是忍不住。追捕过程中,警方发现了多处冯学华的藏匿点。不管是在眉山还是在乐山,都能找到冯学华饮酒的痕迹,酒、香烟、花生基本上是标配。而买东西的钱,冯学华自称是以前打工挣的。此外,还有作案时抢来的。

这次躲到山上后,买的东西不久就吃喝一空。副食店主回忆,最后那次买东西时,他拿了张100元的,因为是31元,又拿了张1元,她找零了70元。虽然冯学华身上还有钱,但他再也没有下山买过东西,因为山下已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围成了“铁桶”。

不仅不能下山,就连山上也不安全了。冯学华不敢在同一个地方呆太久,他在白马镇桐麻山村的一座荒山上,精心布置了4处落脚点。4个点都很隐蔽,周围植被茂密,人躲在里面,就算路过也不易发现。4个点彼此间隔三四十米,互为犄角之势,就算万一被发现,也能迅速躲到下个点。

如此沉得住气,加上费心的布置,让冯学华躲过了2月14日、15日的搜捕。但问题是,就算“狡兔四窟”,这样只能坐以待毙。于是2月16日,在距最后一次光顾副食店5天后,饥寒交迫的冯学华坚持不住了。

落网:聋哑村民立功 3木棒让他伏法

不知道是准备铤而走险,还是被困太久警惕性下降,冯学华最终被人发现了。2月16日上午10点多,白马镇桐麻山村一名聋哑人,在赶集回家途中看到山间有人影晃动。“戴着帽子,捂着头,在跑。”聋哑人连比带划,将发现的情况告诉了村民小组长。

两人随即再返现场,在发现人影的山间,找到了一处隐蔽的洼地。扒开门口伪装的荆棘,里面有一件白色衬衫、一个啤酒易拉罐,一个饮料易拉罐,还有一个烟盒,看起来都很新鲜。后经证实,这里正是冯学华“狡兔四窟”中的一窟。

情况上报后,民警、警犬不久也到了场。大家在周围地毯式搜寻,其他“三窟”也逐一浮出水面,共发现一个白酒瓶、一个红塔山烟盒、一个大可乐瓶、一把电瓶车钥匙、一个蓝色口袋、4张《悬赏通告》。经过辨认,白酒瓶、烟盒、可乐瓶、蓝色口袋,都疑似在2月11日副食店的监控中出现,电瓶车钥匙来自2月8日关庙乡受害者的外婆。

值得一提的是,藏匿点发现的4张《悬赏通告》上都写了些字,大意是“你们不要再找我了,我走投无路,准备去寻死”。后经证实,这些字迹出自冯学华之手。有搜捕人员分析,此举旨在扰乱视线,让人误以为其已自杀,从而放弃继续搜捕。

当然,这一招并未见效,大量新痕迹的发现,带来的是更大规模的搜捕。下午5时30分许,在白马镇万井村8组的一间旧民房内,两名搜寻人员发现了躲在柴房里的冯学华。彼时,他躲在柴房角落,身上伪装着黄豆秸秆,被发现后立即跳了出来,还摸出了身上的美工刀。

然而,饥寒交迫的“悍匪”,终究敌不过手持木棒的村民,而且周围还不断有人赶来。沿屋后檐沟逃了一圈,再绕到地坝中间,几十秒时间里,冯学华挨了3木棒,最终被打倒在地。民警给他戴上了手铐的时候,现场“逮到了!逮到了!”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我想自杀。”冯学华说,那一刻他只想死。那一刻的时间是2月16日,冯学华50周岁生日当天;那一刻的地点是白马镇,与他的家乡小镇同名。

逃亡439天:从网络电视上学会反侦查

从2017年12月4日犯下第一起命案,到2019年2月16日50岁生日当天被警方抓获,冯学华逍遥法外了439天。眉山市公安局东坡区分局民警王中旭说,冯学华潜逃的439天里,眉山警方一直在尽全力抓捕冯学华。

据眉山警方透露,由于眉山、乐山两地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对冯学华进行搜捕,两地民众对其几乎是人尽皆知。冯学华在城区已经没有潜逃空间,他躲藏的地方只能在乡间,靠田间农作物充饥。

对于当地流传的“冯学华曾是特种兵,具有反侦查技巧”的说法,王中旭表示,根据警方调查,冯学华从来没有当过兵,只是一名普通农民。但他在潜逃过程中,的确表现出一些反侦查意识。据警方了解,这些反侦查知识,都是冯学华通过网络、书本以及电视学来的。

记者了解到,冯学华曾经在眉山市区当过装修工,也曾在东坡区某工厂上过班。接触过他的人都表示,冯学华比较喜欢喝酒,喝酒后性格也较为冲动。两地警方在追捕冯学华的过程中发现,凡是冯学华停留过的地方,都会留下喝酒的痕迹。他在从眉山潜逃到乐山的过程中,也曾因为喝酒后再次作案。

封面新闻/上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