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特殊收銀機逃稅 德國數千家亞洲餐館涉案

【博聞社】去年7月,一對德籍華人兄弟、58歲的Siu Fan P. 和56歲的Siu Hong P.被德國檢方批捕。今年3月底,他們即將在下薩克森州的奧斯納布呂克地方法院出庭受審。而他們涉嫌犯下的罪行,是使用“技術手段”幫助上千家餐館逃稅。

消息經德媒報道後,中國駐漢堡總領事館第一時間向德方主管部門了解了情況,並作出相關通報。

根據下薩克森州稅務檢查員的介紹,Siu Fan P.涉嫌開發了一種名為“Multiway”的特殊收銀機,並同弟弟Siu Hong P.一起,將這些收銀機賣給了大批亞洲餐館。

這種收銀機內暗藏了一個小程序,餐館老闆可以通過這個秘密程序“無痕刪除”收銀機生成的**,從而降低明面上的銷售額,達到少交稅的目的。稅務檢查員表示,這款收銀機很可能已經幫助上千家亞洲餐館逃掉了5億歐元的稅!

事件最初從下薩克森州露出端倪,僅在該州就有30家可疑的亞洲餐館被調查,所有被查餐館中都存在操縱收銀機的痕迹。一位調查員對德媒《明鏡》表示:“欺詐是這些餐館的商業模式的一部分。”

稅務人員採取的查案手法是,去可疑的餐館中消費,拿到結賬小票之後拍照,並把小票留在桌面上。在隨後的檢查中,如果發現對應的小票沒有出現在收銀機的記錄之中,就對這家餐館展開正式調查。

兩兄弟的罪名是“涉嫌協助和教唆逃稅”,在3月底的庭審當中,奧爾登堡檢方將首先就發生在下薩克森州的逃稅事件當中的8起發起訴訟。根據中央經濟犯罪事務辦公室的計算,僅這8起事件涉及的逃稅金額就達到了600萬歐元。

此外,這兩兄弟製造“Multiway”的基地位於北威州蓋爾森基興,北威州有多少餐館牽涉其中,目前尚不清楚確切數字。

兩兄弟的律師沒有對《明鏡》發表意見。一旦罪名成立,兩兄弟將面臨多年監禁。

“Multiway”絕不是唯一一種有欺詐功能的收銀機,稅務機關的對手還有很多。不過,德國稅務部門實則不大願意直面這類案件——因為一旦展開全面調查,就需要佔用大量的人手和物力。此外,這類案件的調查工作還需要對口的專家,這也正是下薩克森州接手此案調查的原因,該州僱用了能夠與這類欺詐系統打交道的特別IT調查員。

去年,呂內堡地區法院也處理了一樁類似案件:一名40歲亞裔女性通過一台可操控的收銀機,隱瞞了90多萬歐元的應稅收入,她被判處兩年監禁,緩期執行。不過根據德媒報道,在許多類似情況下,稅務機關其實都被迫達成了“法外協議”:如果稅務人員無法毫無破綻地證明所控罪名成立,最好雙方達成一致,以較少的欠稅罰款了結問題。

為什麼選擇鋌而走險?

在北威州從事餐飲業多年的一名中餐館老闆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雖然時有曝光餐館偷稅的事件,但並非每個餐館都會去冒這個險:”每個老闆心態不同,發展道路也不一樣。我認識很多亞洲餐館老闆不會冒這種險,不值得。餐館不是一定通過逃稅才能賺到錢。”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餐館經營者分析,逃稅的原因之一是不懂德國的稅款規定:”我不理解偷稅做法,多繳稅可以退稅的呀,可以拿到很好的貸款發展自己的事業,可以正大光明買房。黑錢呢,不能隨便用,丟了也不敢報案去找,痛苦也很多。孩子也不能享受很好的福利,這是冒險,跟搶和偷都一樣 ,相當於去銀行搶錢,搶一百萬值得嗎?”

柏林稅務局去年公布的數字反映了餐飲界偷稅現象有多嚴重:柏林約共有1.5萬家飯店、快餐小吃鋪和咖啡店,稅務局去年抽查了1132家店,有95%都查到稅務問題,大多問題不大,但有31起已啟動刑事訴訟程序。

接受德國之聲採訪的中餐館老闆認為,偷稅現象屢禁不止也與德國政府的稅收政策不無關係。不光是亞洲餐館、土耳其餐館還是意大利餐館都不乏對稅高的不滿情緒:”政府收稅太高了。要是收6%的稅,很多人肯定就願意交,19%的稅,五分之一政府就這樣拿走了,感覺很心疼。”

他還舉例表示:”一頓飯50歐元,9歐元稅就沒了,剩餘大約40歐元房租、水電、買菜材料成本、人工,你說老闆能賺多少。干餐館很累得,自己拚命工作,沒有節假日一天10個小時,月底拿不到什麼錢。政府沒做什麼事情就拿走19%。德國政府的一些規定也不利於中餐館的發展,請國內勞工來工作有限制,不給發籤證,一些餐館都請不到人,就只能請黑工,就拿逃稅的錢支付黑工。”

德國有超過一百萬家現金流動率很高的公司,包括餐館、出租車、零售店。但稅務機關缺乏檢查人員和設備。

等待庭審的兩名亞洲男子可能要為逃稅收銀機付出昂貴的代價:德國邦財稅法院2015年在一次緊急審理程序中做出決定,提供收銀機作弊軟件,幫助他人逃稅者,不僅要面對刑事訴訟,還得上交罰款,需補交收銀機買家偷漏的全部稅費。

海外網/德國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