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无国界组织:中国欲建立“全球传媒新秩序”

中国在境外开办广播电视节目已有几十年的历史,目前在这一领域的投资已经增加到每年13亿欧元。

【博闻社】记者无国界组织发布的“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中,中国在总共180个国家排名第176位。而驻华外国记者俱乐部也表示,中国的新闻环境是“过去20年以来最糟糕的”。

记者无国界组织3月25日周一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正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全球传媒新秩序”,以防范和反击对中国政府的批评。

报告表示北京当局正在将其用在国内的审查机制和信息控制“出口”到海外。

报告称,中国通过其大使馆和孔子学院的网络,以骚扰和恐吓的手段强制传播其“政治正确”的话语,并掩盖其黑暗的历史篇章。这些手段包括花费大量资金对其国际电视广播进行现代化,对外国媒体进行投资,在国际媒体上大量购买广告,邀请全世界的记者来华并承担一切费用。

报告显示,过去的十年里,中国对向国际广播的媒体投入大量资金,目前官方的环球电视网CGTV在140个国家里拥有电视节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65种语言向全世界广播。

报告称,北京当局呼吁对民主国家内的反对声音也进行暴力恐吓。从自由职业记者到主要媒体机构,从出版社到社交媒体平台,新闻生产的每一条链接都受到了影响。中国的外交官也敢于以非外交的方式公然诽谤质疑中国当局的新闻文章。

报告表示,中国的行为不仅威胁新闻媒体,也威胁到民主体制。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报告和事实完全不符,不值得反驳。

新华社前社长、现任中央委员李从军早在2013年就表示,建立“全球传媒秩序”是党的一项重要任务。他表示,“如果我们不能在新媒体占据主导地位,别人就会这样做,从而把握主导公众舆论的机会。”

由于在一些传统国际传媒会议上,中国并不能占据主导地位。于是中国另辟战场,从2009年开始,中国官方传媒新华社开始出资举办全球媒体峰会。2012年峰会在俄罗斯举办,2016年则选址卡塔尔。俄罗斯和卡塔尔都是在全球新闻自由排行榜上排名靠后的国家。这类峰会上会讨论”西方媒体霸权”和”正面报道”之类的话题。而坚持”正面报道”也正是党的新闻原则。文章写道:

中国每年都会要求数千名各国记者前来中国参加培训。他们不仅要学习掌握中国共产党的宣传工具(’记者的职责是捍卫社会稳定’以及’对本国改革进行积极报道’),同时还要学习正确地’遣词造句’来报道一些国际间引起争议的话题,比如一带一路。为此目的,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共同组建了’一带一路新闻联盟’。共有来自42个的国家的72家媒体加入了这一联盟。去年12月参加过上述培训项目的赞比亚记者们承认,中国的宪法保障了本国公民的言论和信息自由,赞比亚新闻界应当以中国为榜样。

由于许多民主国家以批评眼光看待中国的媒体扩张,因此北京在上述国家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哪一家媒体不肯合作,就将它买下来。彭博社报道称,中国仅对欧洲媒体机构的投资就已经达到30亿欧元。柏林墨卡托研究所去年的一项调研也证实了这一发展趋势。南非独立在线专栏作者艾萨(Azad Essa)的命运足以说明这类投资的用意何在。去年,他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国迫害穆斯林少数族裔的文章,而数小时之后,他就失去了职位。他所供职的媒体机构共有两个中国投资商,其中之一是非洲发展基金。观察家认为,为了中国的利益,’北京无形的手’正在插手世界越来越多的地区。《看中国》报社业主2017年曾表示,他的广告客户曾遭到中国官员的威胁,如果不停止在该报发行广告,他们在中国的业务将面临麻烦。”

美国之音/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