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害市民权益与自由 旧金山明令禁止警察用脸部辨识技术维稳

脸部辨识技术能够快速识别身份,在政府手中,便成为强大的监控工具。

【博闻社】美国加州大城旧金山或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警方或其他政府机构使用脸部辨识技术的城市。市政议会通过的决议案禁止警方使用脸部辨别技术。市议会表决9名议员8名赞成,下周复议最终表决成法付诸实行。该决议案指脸部辨识技术危害自由。

据法新社消息,美国旧金山禁警方用脸部辨识技术,此举开全美先例。

报道说,旧金山星期二成为美国第一个禁止警方或其他政府机构使用脸部辨识技术的城市。

这项决议的支持者认为,使用软体和相机以精准辨识人脸,正如旧金山市议会成员佩斯金(Aaron Peskin)所形容,“还没准备好来到黄金时期”。

报道说,旧金山市议会9名成员中,只有一人未替这项立法背书,下周将依程序步骤再次表决,预料结果不会翻盘。

据报道说,星期二通过的立法决议内容写道:“脸部辨识技术的潜在问题,对市民权益与自由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它宣称的优点。这项技术将恶化种族不平等,威胁我们免于受到政府连番监控的生存自由。”

报道说,这项禁令并没有包含机场或其他联邦管辖设施。

新疆维稳模式蔓延世界 引发人权担忧

中国政府通过高科技监控系统,打压新疆穆斯林的做法引发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外界同时担忧类似维稳监控模式在中国全国范围内实施,乃至出口到全世界。

长期研究维吾尔人的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人类学讲师白道仁(Darren Byler)2017年多次前往新疆进行实地考察。他以一名叫阿里木的年轻维吾尔男子的遭遇为例,描述了中国在新疆实施的人工智能管控系统使得穆斯林成为人工智能的囚犯。

“阿里木2017年从国外回到中国,刚到达就马上被警方拘留,在拘留中心待了差不多两个星期。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警方怀疑他涉嫌违反社会秩序,因为他有留学的经历。我2017年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刚被释放没多久。阿里木当时以为自己已经自由了,但当他和朋友前往商场,在经过人脸识别监测站时,警报响了。警察再次把阿里木带到警察局,说他上了黑名单,不能离开所居住的社区。”

阿里木的故事并不是单一例子。大批新疆穆斯林正经历着高科技维稳的“洗礼”。

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最近发布报告,披露了新疆当局实施的最新评估与监控措施——IJOP手机应用软体。

报告说,这款手机应用程序与该组织先前披露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ntegrated Joint Operations Platform ,简称IJOP)大规模监控系统相互连接,搜集民众个人资料的同时,分析和监控36种“可疑”行为,其中包括刚从“再教育营”获释、不与邻居打交道、离家很久后突然回来。上述提到的阿里木就因此被列入相关的黑名单中。

白道仁对此表示,中国政府通过高科技监控模式找到了对新疆维稳的特定方向。

“长期以来,维吾尔人一直被视为北京官方的首要安全威胁。在国家大一统的目标下,他们也成为了‘分裂分子’、‘恐怖分子’。中国政府想要一次性解决这些‘问题’,继续做现在在做的事情,想要从民众那里收集更多资料,预测他们的行为。参与这些项目的中国科技公司拿到了可观的预算,还有政府的支持,以此来开发可以用于其它地区的技术。”

虽然中国没有在全国范围内采用在新疆使用的生物识别监控技术、人脸识别检查站等,但与“新疆式维稳”类似的模式已蔓延至中国各地。例如大规模视频监控系统“天网”工程、中国公安的“大数据”系统、还有具备面部识别技术的智能眼镜,地铁站抽查市民手机等。

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的一篇评论也提到,新疆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试验场,以帮助其发展全面的、先进的系统来监测民众和他们的行为。评论警告说,这不仅对基本人权造成前所未有的威胁,全世界也可能会受此影响。

白道仁早前发表在英国《卫报》的文章指出,中国科技公司凭藉“新疆式维稳”模式,开拓了智能监控系统方面的新商机。不久前,就有来自美国、法国、以色列和菲律宾等二十多个国家的一百多个政府机构和公司,参加了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举行的中欧安全博览会。一些中国科技新创企业已经和专制国家津巴布韦签署了约3亿美元的人脸识别系统合约。

法广/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