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6大部门成督办组严查孙小果案 孙小果生父被爆曾在食堂工作

逃过死刑、勾结司法的云南恶霸孙小果

【博闻社】云南昆明黑社会组织首脑孙小果“死而复生”案引起全城关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全国扫黑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中央6大司法及执法部门,已成立专案小组,周二(4日)进驻当地督促云南政府办案进度。

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日前召开会议决定派出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省进行指导督办。今次6大部门组成的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由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王洪祥出任组长,另从各部门派出一名正局级干部及办案专家组成。

针对孙小果一案,内媒早前报道,21年前因强奸、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多罪并罚,被判死刑的涉黑组织首脑孙小果,凭着“警二代”的身份获改判死缓并最终获释,出狱后再在当地经营夜店,事件轰动全国。

孙小果生父被爆曾在食堂工作

孙小果的生母孙鹤予是昆明官渡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继父是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乔忠,后来当上了五华区城管局长。很难让人相信仅凭生母和继父的能量就足以让孙小果作恶多端仍逍遥法外。

《南方周末》的报道就写得很明白了——“‘仅以他继父和生母的职务背景,是难以做到让当时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办孙小果的’。在二十多年前的采访中,曾有多个信源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孙小果的‘背景’是其当‘大官’的生父,但孙的生父从未直接出面干预过办案。”孙小果之所以免死,是因为他有个当大官的亲生父亲保佑。尽管生父不出面,别人都必须给面子,不敢真把小果果弄死。这个大官姓陈,所以孙小果本名陈果。

据云南省官方通报,孙小果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6月4日,《新京报》走访陈某生前工作过的单位,得到更多相关信息。陈某同事透露,陈某离婚后,入职本单位食堂工作住进福利房。因一人养两个儿子负担重,为更高收入,陈某又申请下调到业务公司,并将两个孩子交接给前妻孙鹤予继续抚养。 上述知情人还表示,“陈某是挺不错的一个人,老老实实的。这个人我感觉还可以,见了面还是客气的”。据此前通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

跳过死缓、无期 媒体揭孙小果如何获电梯式降刑

云南恶霸孙小果逃过死刑的案件被报道后,一直是大众及传媒的焦点。

接近孙小果案的权威人士日前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维持原判,但死刑没被核准,遂改为死缓。孙小果在服刑期间,此案又启动再审程序,再审后对原量刑做了大幅度调整,孙小果最终被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

相关资深法学专家分析指,孙小果案中,服刑过程中的减刑并非关键,改判才是关键。因为再审判决时,比照一、二审判决,此案强奸罪的刑罚至少跳过了死缓刑、无期徒刑两个重大量刑档次。结合公开披露的资料,孙小果当众强奸他人,强奸多人,又是非法保外就医期间再犯罪,而且犯数罪,再审判决却是电梯式降刑,其中原因值得深入调查。

至于公众质疑的孙小果靠“发明专利”减刑事实,据接近孙小果案的权威人士透露,孙小果先后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与云南省第二监狱。孙小果大部分减刑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完成,2009年1月,孙小果转至云南省第二监狱继续服刑,其后才获得专利证书,他在第二监狱他总共获得了2年8个月的减刑,其中有1年3个月是常规表现获得,媒体广泛关注的“发明专利”实际获得的减刑为1年5个月。

但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中心主任朱明指,发明专利的要求较高,而实用新型专利和外观设计专利的相对简单,有时就是一个噱头,并无技术含量,只是一种新方法而已,而孙小果申请的就是实用新型专利,朱明质疑能不能算是重大立功来作减刑理由。

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此前通报,孙小果在服刑期间,其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其减刑的目的。有关部门已逮捕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省监狱管理局1名干警、省一监1名干警、省二监2名干警,其他涉案人员正在调查中。

新京报、红星新闻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