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4人陸續身亡3名老人被藏尸冰柜 警方不予立案

2018年5月,三位老人在外旅游合影。

【博闻社】南京的钱明至今都无法相信这一事实:他的姐姐钱某梅去年7月带着父母、堂伯母及外甥女一共5人外出旅游,现在只剩外甥女一人回家。姐姐今年5月在河南商丘跳楼自杀,3位老人的遗体被发现藏在深圳一出租房的冰柜内,老人的死亡时间均间隔两月左右。

对于“3老人被藏尸深圳出租屋冰柜”一事,6月12日,深圳罗湖公安局相关负责人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这不是案件,就是个事件,所以不予立案。”

早前,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回应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钱某梅在河南商丘坠楼身亡一案,排除刑事案件。

一家5人出游4人丧命1人还

2019年5月12日,41岁的钱某梅在河南商丘金士顿国际假日酒店22楼坠楼身亡。

6月12日中午,钱某梅的表哥皇甫松提供给红星新闻记者的一段短视频显示,钱某梅坠楼身亡时,缪兰正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对母亲的突然逝去,她焦躁不安。

钱某梅坠楼身亡一事,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刑警队王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监控显示,她(钱某梅)自己走到22楼窗口处跳楼,路人发现后报警。派出所先处理,我们走访时发现她女儿在房间。该案排除刑事案件。”

“这是姐姐消失10个月后,首次有她的消息,也是令人绝望的消息,那爸爸、妈妈和堂伯母呢?”带着疑问,钱明第二天赶到南京市六合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给他提供3个老人最后一次的乘车记录:2018年9月8日,坐动车前往深圳。

为此,钱明和前姐夫缪武沟通,让他问问缪兰:“为什么去了深圳,后来又出现在河南?老人现在哪里?”

一开始,我女儿什么都不肯说,也不相信我,”缪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后来,我慢慢做她的思想工作,但她只肯和警察讲,我就带她去派出所,先去南京六合区雄州派出所报案,同时也到户口所在地南京汤山派出所报案。”

外甥女和警察陈述基本情况后,今年5月21日晚6点左右,南京市六合区警方告诉钱明,3位老人租住在深圳的“金景花园”小区。随后,他向深圳警方报了案,

当晚,深圳罗湖警方在“金景花园”的出租屋内,发现了藏于冰柜的3具尸体,深圳电视台也对此进行报道。死者分别是:钱某梅66岁的父亲钱某德、67岁的母亲皇甫某英,以及她79岁的堂伯母李某珍。

“老人究竟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皇甫松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只有幸存者缪兰最清楚了。

后来,缪兰告诉缪武,2018年10月,外公钱某德在深圳住宾馆时死亡,其尸体被母亲钱某梅、外婆皇甫某英和李某珍用行李箱运到金景花园的出租房里,并放进了冰柜;同年12月,李某珍生病后,母亲钱某梅要送她回南京,但她不愿意,说死也要死在一起。当月,李某珍病亡;外婆皇甫某英,在今年2月“绝食身亡”。

之后,她们母女究竟为何突然从深圳转到河南,缪兰没有说。

钱明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过去,姐姐和母亲去哪里,一般都不会和他说,所以她们的不辞而别,他并不感到惊讶。但父亲去哪里总会告诉他,可2018年7月的这次出走,父亲没说,之前也只是听他们说要出去旅游,但没说哪天走,所以父亲的突然出走让他感到意外,“而且春节都没回家过年,电话也打不通”。

死者兒子:父亲曾稱要勒死母親

钱明承認,父親去年曾透露有意用麻繩勒死妻子。錢明亦透露,曾給予父親1萬元人民幣,但被姊姊錢某梅花得不明不白,兩人因此發生糾紛。

錢明認為,父親於2016年尾驗出患帕金森症及輕微腦血栓,是家庭關係惡化的導火線。他指母親嫌棄生病的父親,父親雖然與母親同住,但平時會過去他那兒吃飯,衣服也拿到他那邊洗。錢明又指,他認為父親的病吃藥可控,但母親及姊姊總是說父親病情嚴重,他有次指就算賣了房子,也要替父親治療,母親因此不滿。有鄰居表示,錢某德經常往兒子經營的超市吃飯,令皇甫某英認為他經常送錢給兒子。

錢明憶述,他去年3月駕車載父親外出,但父親中途叫他停車,揚言要勒死妻子,原因是自己的金錢、身份證及存摺,被對方在大庭廣眾下搶去。除了夫妻不和外,錢明與錢某梅亦有不和,他指給父親的錢被姊姊揮霍後,兩人發生糾紛,鬧得不可開交,連警方也介入事件。當時,錢明因不堪被錢某梅的女兒繆蘭辱罵,動手打了她兩個耳光。

红星新闻、东网等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