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 曾称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马云挥泪告别

【博闻社】9月10日晚,马云在阿里巴巴20周年大会上正式宣布卸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热泪盈眶。整整一年前,馬雲宣佈啟動「傳承計劃」,用一年的時間交出主席權杖,由阿里巴巴現任首席執行官(CEO)張勇接任。

這次交接頗具深意,不僅因為阿里巴巴是中國首屈一指的「巨頭」;也因為馬雲開創了中國互聯網公司第一次創始人主動交班的經驗。

“为了这一天,我认真准备了10年。”马云称,这不是一个心血来潮,更不是迫于压力,网上有人传我害怕什么,过去20年,阿里人从没有害怕,只有对未来的敬畏。

“今天不是马云的退休,而是制度传承的开始。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制度的成功。”马云在现场再次致谢称,谢谢阿里的努力,让我们有今天,谢谢大家。

“社会把最好的人才,给了我们。我们每个人在感恩。我希望阿里人,感恩世界最好的办法,就是用行动给社会更多的惊喜。”马云希望,未来20年,我们的责任是用好资源和技术,让世界更加技术、更加普惠、更加可持续发展,同时让世界变得更加柔软和温暖。

政治困境:「我可以隨時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在中國,一家這麼大的公司,其實有些事情是比較難做的。」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認為,阿里巴巴背後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共同面對的政治難題。

莊太量舉例,與阿里體量相當的騰訊,遊戲佔了相當份額,但中國監管一有變化,對公司會造成巨大負面影響。比如,上月底,中國出台《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提出控制新增網絡遊戲上網運營數量,騰訊股票應聲下跌4.53%。

阿里巴巴面臨一樣的問題——由於中國政府對市場影響極大,監管層的異動,可輕易決定公司的未來。阿里巴巴2014年在美國上市後,股價一路高歌猛進,但2015年初中國工商總局發文點名批評阿里系網購平台,短短四天阿里付出了市值縮水370億美元的代價。

阿里因此承受更大的爭議是支付寶的所屬權之爭。支付寶作為覆蓋5億人的巨型第三方支付平台,龐大金融數據背後,是政府對金融安全與風險的監管焦慮。因為日本軟銀和美國雅虎是阿里巴巴的大股東,這份焦慮就更加急切。馬雲以此為由,稱「為了維護國家金融信息安全」,2011年時將支付寶從阿里集團剝離出來。一時間輿論嘩然,指責馬雲違背商業規則,竊取股東利益。

這種剝離,換來的是國內第三方支付的牌照。馬雲甚至表態,「只要國家需要, 隨時凖備把支付寶獻給國家。」

然而,中國的政治環境一方面給互聯網公司的發展帶來不確定性,但也並非全無好處。莊太量稱,馬雲或者中國其他新一批互聯網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外國的競爭者,通過防火牆讓他們做成「獨市生意」,國家稱為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政府想誰發達,誰就發達。

面對強勢政府,草創的民營企業選擇「合謀」。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曾撰文分析,在這種環境中,企業選擇通過從政府「尋租」把企業做大,或在有效法治缺位的情況下,尋求政治保護。

這也造成在中共十八大後的劇烈反腐敗運動中,大量民營企業家受到牽連。對此,2013年馬雲在一次演講中稱,不管阿里巴巴發展多快,也絶不與政府做生意,「在過去的14年中,阿里巴巴始終堅持的信念是『只和政府談戀愛,但不結婚』。」

馬雲「交棒」之際,正是中國民營企業困難之時——剛結束的2018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上中國全國工商聯常務副主席徐樂江稱,民營經濟有過發展的坦途,但是進入新階段,錢不那麼好掙了,風險挑戰也更多了,在去槓桿、穿透式嚴監管等背景下,「一切看起來就不再那麼美好了」。

作為中國民營企業家的標誌性人物,選擇此時離場並不利於當前市場低迷的信心。《阿里巴巴:馬雲的商業帝國》的作者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向《紐約時報》稱,「不管他願不願意,他都是中國私營經濟健康與否和所能達到高度的一個象徵。不管他樂不樂意,他的退休都將被解讀為不滿或擔憂。」

BBC中文/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