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银行的中国生意经:赠送高官奢侈礼物 雇佣权贵亲属

【博闻社】多年来,作为德国最大的银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已成为金融业行为不端的典型代表。据《南德意志报》、《纽约时报》和西德意志广播电台披露,德意志银行曾在十余年里向中共高层行贿,以获得对中国业务的”特权”。贿赂中共政治权贵,赢取在中国的业务。数亿美元的交易背后,是水晶马、高尔夫度假游和拉菲葡萄酒,以及对一百多名权贵亲属的特殊聘用。

媒体审阅了时间跨度长达15年的邮件、电子表格、内部调查报告以及与高管的谈话记录,这些文件显示:为了打开中国市场,德意志银行向能接触到政治人物的顾问支付巨款,给包括江泽民、温家宝、王岐山在内的政坛高官大手笔送礼,并大举招聘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家人,如栗战书、汪洋和刘云山的子女等。

近20年前,当德意志银行把目光投向中国时,它起步已晚。对于这家公司来说,奋起直追意味着投机取巧和扭曲规则。在中国,你认识谁,关乎一切。德银把“关系”这个“潜规则”运用到了极致。

德银的”中国先生”

德银内部腐败调查的核心人物则是德意志银行中国分部总裁张红力(Lee Zhang)。德银内部称张红力为”中国先生”,也知道此人向中国重要人物送礼时一向出手大方。德银内部调查显示,张红力的送礼清单很长,送礼对象即包括各大国有企业的老总,也包括中国权力核心圈的政治人物。

披露报道中提到,为了促成时任中国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同德银总裁阿卡曼的会晤,德银曾向一家中介公司支付了10万美金。

2014年,德意志银行对张红力提起诉讼,因为他涉嫌贪污了数百万银行资产。具体指控内容包括,张红力在中国聘用了大批顾问,以帮助德银打通中国政界和经济界的关系。为顾问支付的薪酬也相当慷慨,比如曾有顾问为六个月的咨询获得三百万欧元的酬金,薪资水准相当于阿克曼周边德银董事的收入。

“太子党”云集的德银中国分部

披露报道指出,德银内部调查还暴露出该银行另一项非同寻常的经营方式:据称,德意志银行在其中国和香港的分支机构中聘用了上百名”太子党”,也就是权贵子女,目的就是为了给德意志银行争取到订单。

一家参与调查的律师行得出的结论是,德意志银行通过这一手段获得了高达数亿美元的回报。据报道,德意志银行在亚洲各地共聘用了多达两百名的潜在”太子党”。内部邮件显示,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太子党”除了拥有非凡的家庭背景之外,其他方面并不符合招聘条件。

一名德银经理曾在电子信中这样评价一名获得职位的高官亲属:”他是条件最差的一名候选人。”2008年,另一名德银管理人员曾在电子信中写道:”这又是一名有人推荐的关系户,我们必须给他安排职位。”

当时也曾有人抱怨德银中国分行人员过多的问题,但这位管理人员说:”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员工总数不变。”他的意思是说,为了给”太子党”安排职位,解聘其他员工也在所不惜。

身世显赫

《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的相关报道中指出,在德意志银行中国业务部门供职的”太子党”人数上百,其中包括现任中国政协主席汪洋、人大委员长栗战书的女儿以及长期负责宣传工作的刘云山的儿子。栗战书和汪洋在当今中国权力架构中排名分别是第三位和第四位。调查人员发现,19位这类身世显赫的德银员工共为德意志银行促成了103宗银行业务,带来了一亿九千万美元的利润。

《南德意志报》和《纽约时报》的报道中还特别提及了一位名叫黄旭怀(音)的德银前顾问,据报道此人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家族关系密切。报道称,在黄的帮助下,德银顺利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中国一家银行的股份。为了答谢黄旭怀,德银先后两次为他支付了五百万美元的顾问费。德银内部当时就有很多人知道,黄姓顾问同温家宝家族关系密切,法律部门也曾提出警告,认为黄可能是一名’白手套’。《南德意志报》写道:”至于温家宝家族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了金钱利益,则不得而知。”

德银前总裁称”一无所知”

《南德意志报》报道称,德意志银行前总裁阿克曼(Josef Ackermann)表示,对于上述非法资金往来和神秘顾问的事情,他一无所知。但在一次德银内部问讯时,阿克曼坦承,他知道德银一名中国籍高管同温家宝的儿子私交很好,但他当时并不认为他们之间也有商业往来。

德国之声/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