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情報機關:王立強並不是高級特工 澳媒:其他中國官員或跟進

澳洲《每日電訊報》以鬧劇(farce)報道該事件。

【博聞社】澳大利亞安全機關向當地媒體表示,針對自稱“變節”的中國間諜王立強的初步調查結果顯示,他並不是一個高級特工,充其量只是遊走在間諜團體邊緣的小角色。但這一事件引起澳洲民眾的擔憂,是有原因的。

《澳大利亞人報》近日報道稱,針對自稱是中國情報部門前工作人員的王立強,澳大利亞情報機關已經結束了調查。結果顯示,這位自稱曾參與策劃綁架香港銅鑼灣書店書商赴大陸受審,並在台灣從事活動影響選舉結果的”叛逃中國特工”,不是由北京派出,針對國家敵人搞破壞行動的訓練有素的情報特工人員,充其量只是一個遊走在間諜團體邊緣的”路人甲”(bit player)。

11月中旬,自稱是中國前情報機關間諜的王立強向澳大利亞情報機關吐露內幕的消息引發了各大媒體的關注。他向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爆料稱,自己參加過一些中方的間諜行動,其中包括將香港書商李波綁架到中國內地,以及在香港高校中拉攏內地學生等行動。王立強自稱,他此前供職於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CIIL),而這家總部位於香港的企業被認為是北京在香港實施政治諜報、經濟諜報行動的重要機構。

他還說,2018年他還參與協調了干擾台灣縣市選舉的行動,在媒體、網絡、寺廟等層面展開滲透,試圖影響台灣的政治辯論風向,並且取得了不小的成果。王立強表示,針對2020年的台灣總統大選,北京情報部門也制訂了相應的計劃,試圖引導台灣輿論更多地正面報道國民黨候選人,從而阻止蔡英文連任。

澳安全機關:王立強不是高級間諜

所有的這些表述讓王立強的故事登上了各大國際媒體的頭條。對於本來就因擔憂中國當局在澳洲擴大政治影響力而處於動蕩的中澳關係來說,王立強的出現又帶來了額外的不穩定因素。

王立強的故事被報道大約5天後,多個澳大利亞安全機關的消息人士告訴《周末澳大利亞報》,安全機關內部達成的共識是:儘管針對王立強的調查仍在進行之中,但他並不是自己聲稱的那種變節的高級間諜。中國外交部也曾一度迅速對王立強加以譴責,並保證絕對不會幹預他國事務。包括《環球時報》在內的官媒還公開了據稱是王立強2016年因”詐騙罪”在福建南平市光澤縣人民法院接受審判的視頻。視頻中王立強對於其詐騙12萬元人民幣的事實供認不諱,並稱自己”法律意識淡薄”,”希望法院從輕處理”。中國官媒聲稱當時王立強還是一名大學在讀學生。但同時有網絡評論對視頻中那位王立強身份的真實性提出懷疑。主要依據是缺乏他的正面特寫的清晰鏡頭,無法確認身份。

澳大利亞成立”高級別情報特別工作組”

墨爾本《世紀報》曾報道稱,王立強還向澳方披露了中國在澳大利亞施展政治影響力的行動細節。目前,他以旅遊簽證暫居在澳大利亞,並且已經提交了政治避難的申請。王立強表示,如果他現在返回中國,將會面臨監禁甚至死刑判決。雖然澳洲當局針對他的調查還沒有完全結束,但澳洲的情報機關已經展開了應對間諜戰的準備。《澳大利亞人》與12月2日報道稱,一支由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澳大利亞信號局(ASD)和國防情報部門領導的精英情報特別工作組將成立,令澳大利亞處於虛擬戰爭的備戰狀態,以應對前所未有的外國干涉和間諜活動對國家安全的威脅。

報道稱,此舉將使ASIO的作用首次擴大到與澳大利亞聯邦警察(AFP)共享有關外國干涉的機密情報。通過ASIO進行的安全調查和AFP的犯罪調查所收集匯總的情報,將有助於確定是否針對外國目標提起指控或是否已經將他們悄悄地驅逐出境。據稱,該部門以近9000萬澳元的初始新資金啟動。

澳大利亞人”願意相信最糟糕的情況”

澳大利亞這一情報部門成立的時機正是王立強事件發酵之時。《澳大利亞人》援引政府消息報道稱,該工作組的成立工作已經展開了幾個月,與最近的有關中國干涉的指陳無關。然而,這項計劃是上周,也就是王立強出面爆料的時候由澳大利亞政府內閣簽署批准的。報道稱,成立這個工作組不需要立法,將被賦予更大的專門隱秘和技術收集支持的能力。

《澳大利亞人》在報道中還寫道,自由黨議員安德魯·哈斯提(Andrew Hastie)曾參與促成王與ASIO的聯繫,並出現在60分鐘的媒體採訪中,他稱王立強為”民主之友”,並表示:”任何願意協助我們捍衛主權的人都應得到我們的保護”。就此,報道的作者寫道:”這種英雄般的假設是由如此薄薄的事實表皮製成的,令人驚訝,但可以理解。在任何其它時候,王的主張都會遭到懷疑,但是北京持續干預澳大利亞事務的嘗試剝奪了中國政府的信譽,並促使澳大利亞人願意相信最糟糕的情況。”

王立強叛逃案 澳媒指或激勵其他中國官員跟進逃離

自稱中國間諜的王立強向澳大利亞投誠並申請庇護,據《悉尼晨驅報》引述分析指出,部分有意叛逃的中國官員可能密切關注澳大利亞如何處置王立強和他的庇護申請,以考慮是否跟進。

該報道引述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員周安瀾(Alex Joske)告訴“悉尼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王立強自陳身為共諜的說法掀起諸多疑問,而澳洲政府如何回應王立強的庇護申請,可能影響其他也想把機密帶到澳大利亞的中國官方人士。據周安瀾表示:“他(王立強)對澳洲有間接價值。因為中國政府內部有意叛逃者,會密切關注澳洲怎麼處理此案。”

該報道說,澳洲媒體的調查顯示,王立強逃到澳洲前,在香港和台灣從事情報工作,負責支援忠於中國共產黨的官員。消息一出引發中國方面強烈抨擊,中國外交部官員斥報導內容“荒謬”,並揭發王立強曾在中國被判犯下詐欺罪。

據香港英文報紙“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前總編輯王向偉也發表文章指出:“儘管北京無疑正積極擴大海外間諜活動…但看來王立強是中國情報機器重要一環的可能性越來越低。”該報道引述澳大利亞中國研究通訊“中國內參”(China Neican)主編倪凌超和姜雲(Yun Jiang,譯音)分析後,同樣對王立強說詞內容和他的可信度“抱持懷疑”。

不過,最先報導王立強的消息形容他是中國軍方情治系統的“中間人”,擔任“聯絡人”的角色和負責吸收新成員,而非直接擔任情報員。

據周安瀾指出:“王立強從來只自稱是所謂聯絡人,也就是獲得信賴負責擔任情報官員中間人或助手的人。但很多評論指稱他是情報官員,並藉此對他所言提出懷疑。” 周安瀾還說,有些評論來自對情報和國家安全議題掌握普遍資訊的人,但他們不知道王立強的確切情況。

德國之聲/中央社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