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收全球第三 由於美製裁華為麒麟芯片將絕版

【博聞社】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說,目前中國國內半導體工藝上沒有趕上,華為Mate 40 麒麟9000芯片,很可能成為麒麟高端芯片的最後一代。

據第一財經報道,余承東在8月7日舉行的中國信息化百人會上說:「由於美國的制裁,華為領先全球的麒麟系列芯片在9月15日之後無法製造,將成為絕唱。這真的是非常大的損失,非常可惜!」他說,目前國內半導體工藝上沒有趕上,Mate 40 麒麟9000芯片,很可能成為麒麟高端芯片的最後一代。

余承東告訴記者,麒麟高端芯片成為了「絕版」,以後無法生產。他說:「華為開拓了十幾年,從嚴重落後到有點落後再到趕上來領先,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是我們非常大的損失。」

對於華為所面臨的外部環境,華為呼籲半導體產業鏈上的夥伴應該全方位紮根。

余承東認為,半導體產業應該向多方位突破,比如物理學材料學的基礎研究和精密製造。在終端器件上,關注新材料和新工藝的緊密聯動,突破制約創新的瓶頸。具體來看,包括顯示模組、攝像頭模組、5G器件等方面。

此外,華為倡議打造新生態。目前鴻蒙開放開源,共建自主OS生態。

余承東說:「互聯網時代,中國終端產業的核心技術與美國差距很大,美國主導手機和電腦軟件生態,中國在移動端、桌面、操作系統方面差距大。另外,APP方面,中國應用出海成功案例少,需終端軟硬生態配合突破。美國CHIP聯盟互通互聯,中國標準分裂。美國在理論算法、開發平台等領域領先,中國擅長商業化。」

對於華為在研發上面的投入,余承東介紹,「現在我們從第二代半導體進入第三代半導體時代,希望在一個新的時代實現領先。在終端的多個器件上,華為都在投入。華為也帶動了一批中國企業公司的成長,包括射頻等等向高端製造業進行跨越。」

余承東補充道,鴻蒙操作系統已經可以打通各種設備,「今年華為的手錶、智慧屏都會搭載鴻蒙操作系統。南向接分佈式設備,北向接大量應用,構建生態。」

余承東還介紹,「在HMS(Huawei Mobile Service)方面,去年美國的芯片、手機移動服務不給華為使用,華為只能自己解決芯片和生態問題,發展HMS,努力突破美國封鎖,現在每個月、每周、每天,生態的體驗都在改進。」

另據財聯社8月7日報道,中芯國際聯合CEO梁孟松被問及,如果9月14日後不能繼續支持華為海思,對中芯的14nm產能有怎樣的影響。梁孟松說,關於某特定客戶的問題,不針對某一客戶去評論。但中芯絕對遵守國際規章,會有很多其他的客戶也準備進入公司有限的產能裏面,所以影響應該是可控的。

海思麒麟芯片營收全球第三,僅次於高通

從數據來看,全球最頂尖的芯片設計公司仍然還是來自美方的,博通以172.46億美元的營收數據登頂全球第一。作為全球領先的有線和無線通信半導體公司,博通為計算和網絡設備、數字娛樂和寬帶 接入產品以及移動設備的製造商提供業界最廣泛的、 一流的片上系統和軟件解決方案。

高通則是全球第二的芯片設計公司,可以說在移動終端領域,高通是絕對實力的存在,它的營收數據達到了145.18億美元。高通的驍龍芯片是目前安卓陣營中性能最強的,技術也是相當穩定,並且它還掌握着2G、3G、4G等多項核心專利。國產手機除了華為之外,其它廠商在旗艦機和中高端市場,都是採購高通芯片。

經過這些年的努力奮鬥,華為旗下的海思半導體已經成為全球第三的芯片設計公司,其海思麒麟芯片的營收達到了120.11億美元,僅次於高通和博通。

從麒麟970開始,華為的手機芯片實現了質的飛躍;在5G時代,華為率先推出了全球首款集成式的5G旗艦芯片,性能和功耗已經不輸高通。美方今年加大力度限制華為芯片的供應商,導致麒麟芯片無法正常生產。

除了華為之外,其它國產芯片設計公司和主流企業差距還很大。聯發科雖然是台企,但核心技術方面還是受限制的。內地僅次於華為海思麒麟的是紫光展銳,它的營收為17.12億美元,主要集中在低端市場,也有屬於自主知識產權的5G芯片,未來會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第一財經/商業經濟觀察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