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防長稱「中俄盟國加起來不到10個」 美全球聯盟實力強大

US Secretary of Defense Mark Esper makes opening statement at the Atlantic Council’s #ACFrontPage event series, October 20, 2020 in Washington D.C. (DoD photo by Marvin Lynchard)

【博聞社】「中國和俄羅斯加起來,可能也只有不到10個盟國。」當地時間10月20日,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在大西洋理事會舉行的活動上發表演講,做出這個評價。

馬克·埃斯珀(Mark T. Esper)當天在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The Atlantic Council)參加了題為「在大國競爭時代,加強美國的聯盟和夥伴關係」的對話。他在演講中表示,美國軍隊目前的首要任務之一,是加強與盟國的合作、建立夥伴關係,並制定協調的戰略方針,以應對中俄兩國的軍事擴張和侵略行為。他說,「自從我一年多前被任命為國防部長以來,我的首要任務就是實施《美國國防戰略》。它告訴我們,我們正處於大國競爭的時代,我們的主要競爭對手是中國和俄羅斯。同時,我們面臨著來自朝鮮和伊朗等流氓國家的持續威脅。最後,令人遺憾的是,我們還將在未來幾年與暴力極端主義組織打交道。」

埃斯珀續稱,「在我們國防部作好應對這些挑戰的準備工作時,國防戰略指導我們遵循三方面的努力:首先,提高部隊的殺傷力和戰備力;第二,強化聯盟並建立夥伴關係。第三,改革國防部,將我們的時間、金錢和人力重新分配到我們的最優先的事項上。我還添加了個人的第四個優先事項:照顧我們的軍人及軍眷。」他指出,「為了在像國防部這樣龐大而複雜的單位中實現持久變革,我們將這三方面的工作提煉成十個目標。這些任務包括以下任務:將國防部着眼於中國,更新我們的關鍵戰爭計劃,通過投資於改變遊戲規則的技術來對部隊進行現代化改造,對傳媒進行改造,實現更高的戰備水平以及實施增強的作戰概念,例如部隊動態部署。它還包括建立現實的聯合作戰遊戲、演習和訓練計劃,以及發展現代的聯合作戰概念,這些概念最終將成為主義。」

埃斯珀稱,五角大樓已向實現上述目標取得了實質性進展。他已提出的改革目標包括讓美海軍達到由500艘載人和無人艦船組成的「2045戰鬥部隊」計劃。而他在此次講話中更着重談到以一個聯合戰略的方式,強化美國的聯盟和建立夥伴關係的重要性。在追溯了法國、馬耳他等國於美國歷史上不同階段曾以盟友的身份向美方提供支持並面對共同敵人的歷史後,埃斯珀說,「如今,我們在全球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群仍然具有持久的實力,這是我們的競爭對手和敵手所無法比擬的。實際上,中國和俄羅斯的盟友總數可能少於十個。 但是,我們保持這種優勢的能力不是上天安排的,我們也不能將我們長期的聯盟網絡視為理所當然。」

埃斯珀說,一方面,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中國和俄羅斯正在迅速地對軍隊進行現代化改造,不斷壯大軍力。他舉例指,「中國軍隊對南中國海島礁的軍事化,以及俄羅斯企圖吞併克里米亞和入侵烏克蘭東部,都表明他們肆無忌憚地企圖破壞其他國家的自治,並損害了包括北約和其它對美國安全至關重要的國家和機構的能力和凝聚力。 」他還補充說,另一方面,北京和莫斯科同時還採用經濟手段等脅迫其他國家和機構達到他們的目的,包括北京使用「一帶一路」倡議在歐亞大陸和非洲及美洲通過拓展金融聯繫獲取戰略影響力,取得關鍵性資源及進行軍事部署等。

埃斯珀說,「要幫助其他國家抵抗侵略性的軍事姿態、金融陷井和其他形式的脅迫,將要求我們擺脫一切照舊。這將要求我們調整國防部的工作和資源,以取得最大的影響。」他說,「這將要求我們思考和採取更具戰略性和競爭力的行動。」對此,他介紹稱,「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兩項近期的舉措,這些舉措將幫助我們做到這一點:第一項是全新的國防部聯盟與合作夥伴關係發展指南-我們稱之為GDAP-第二項是國防貿易地現代化。」他表示,這些努力將共同幫助我們建立志趣相投的國家的能力,並促進與友好軍隊的互操作性,同時促進能夠在全球市場上競爭的更強大的國內工業基礎。」

在演講過後的問答環節中,主持人提到埃斯珀如何看待在大國競爭時代開啟時的形勢危險程度,是否存在誤判的風險,以及與中俄雙方是否存在溝通系統以避免誤判的出現。對此,他回答說,「不,這是非常非常棘手的,尤其是在新冠疫情的時代。因此,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地進行導航,我們必須與盟友和合作夥伴緊密合作,並且必須發送所有正確的信息。我們必須保持與北京和莫斯科的溝通渠道,並確保不存在任何錯誤估計或誤解。」

他說,「你看,沒有人願意到那個位置。要知道,在冷戰結束時,我們做了很多工作來幫助後蘇聯時代的俄羅斯站起來。然後,普京取得了權力並帶領俄國朝着我們未曾想到的方向前進。然後,你同時也有中國的例子。我在幾十年來關注到中國的崛起。我們曾以為,如果我們努力幫助中國開放,如果我們讓他們進入像世界貿易組織這樣的機構,中國就將在經濟上自由化,而經濟自由化將帶來政治自由化。但這還並沒有發生,是非常不幸的。」

埃斯珀稱,「所以我們並不希望與這兩個國家發生衝突。我們也不希望遏制中國。我們希望看到的是符合在過去幾十年來和幾代人以來,讓我們都有所收益的國際規則和國際秩序地和平崛起。而現在,我們看到這兩個國家都卻在不斷違反它們。我們必須站起來,我們必須捍衛這一制度,我們必須與他們合作並繼續參與,尋找我們可以合作的領域。但是在無法做到合作的地方,我們必須參與競爭並在必要時進行對抗。」他說,「因此,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我們必須為最壞的情況作好準備。如果要在未來的幾十年中蓬勃發展,那麼為最壞的狀況做準備也意味着要加強我們的盟友,建立合作夥伴,增強我們的職責和能力,所有各方都在為集體安全投資。」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表示,中國的確塊頭很大,影響力在增強,但是我們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信奉的是天下一家、和而不同,倡導的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中國力量的增長是和平力量的增長,是國際公平正義力量的增長。事實上當前世界面臨的最大的威脅和挑戰是單邊主義和霸凌行徑,就連美國的盟友都深受其害。

法廣/環球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