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已成為印度首要前線 印度外長:兩國關係面臨嚴重壓力

【博聞社】印度外交部長蘇傑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10月31日表示,中印關係正處於 “嚴重的壓力之下”,只有兩國之間有關邊境管理的雙邊協議得到全面尊重,雙方關係才能恢復正常。今年春天開始的中印軍隊就拉達克地區的邊境對峙進入第七個月。

蘇傑生當天在發表題為“印度與後新冠疫情世界”的演講時作出了上述表態。他在紀念印度開國元勛薩達爾·瓦拉巴伊·帕特爾(Sardar Vallabhbhai Patel)的這一演說中概述了印度與美國、中國和俄羅斯等大國的關係,並介紹了印度政府在新冠疫情危機後的世界秩序中希望提升國家地位的願景。他指出,印度與中國的關係保持了30年的穩定。他說,中印邊境的和平與安寧使雙方能夠在其他領域中擴大合作。“但隨着疫情的發展,雙方關係受到了嚴重的壓力,”他說。

蘇傑生表示,“為了恢復正常,兩國之間協議的全部內容必須得到嚴格遵守。就實際控制線問題而言,任何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都是不可接受的。”他續指,“兩國之間的關係不可能不受支撐這一關係的假設發生變化而受到影響。毗鄰的文明大國重新崛起,自然不會有輕鬆的關係。在相互尊重和相互敏感的基礎上進行持續的接觸,最能符合雙方的利益。”

蘇傑生還強調印度進行邊境基礎設施對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他說,“一個國家的邊境地區將反映出其中心地帶的能力”。他指出,讓部分邊境地區不發達有其風險,“保障邊境是一項全天候的工作,不僅僅是對新出現的情況作出的適當反應”。他補充說,印度過去幾年在加快建立北部邊境基礎設施方面的經驗表明,更敏銳地關注和更好地執行可以產生多大的差異,從申報建設到交付項目的轉變符合薩達爾·瓦拉巴伊·帕特爾的願景。”

蘇傑生補充說,“當然,它的基礎是充分認識到國家所面臨的挑戰的基本意願。通過淡化跨境恐怖主義或競爭性地緣政治等問題,已經出現了一種傾向,即在一個更加困難的世界裡,對艱難的選擇視而不見,這將是不太可能的。”他說,在對美關係的問題上,雙方歷屆政府都在追求“無黨派的努力”,強大的經濟和技術互補性為兩國關係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但正是面對新世界的多極化,兩國都對更深入的交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說。

蘇傑生補充道,印度與俄羅斯的關係一直保持着顯著的穩定。他說,“自早期以來維持這種關係的戰略邏輯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具有現實意義”。他續指, 與此同時,印度還加強了與歐洲國家的接觸,歐洲國家對印太地區的興趣越來越大。他並補充說,加快與日本的夥伴關係也有充分的理由,日本一直參與催化了印度現代化的許多方面。

面對後疫情時代的世界秩序問題,蘇傑生表示,即使在這場疫情大流行之前,就已經可以明顯看出,由於多種複雜的原因,包括對造成貧富不均的全球化經濟體系的失望,現有的國際體系正承受着巨大的壓力。他說,“新冠病毒大流行很可能成為造成全球共識破裂的最後一根稻草。”

蘇傑生指出,“印度將在疫情發生後以更加積極主動的方式與世界接觸……疫情的壓力自然會給這種接觸帶來不同的緊迫感……印度外交將更多地與我們的國防和安全需求相結合,更多地支持我們的經濟和商業利益,更多地了解我們的技術能力和產品,並對僑民更加敏感。”

印媒:印度把軍力部署重點 由印巴邊境轉移至中印邊境

中印邊境局勢持續緊張,印度傳媒周日(11月1日)報道,印度正把軍力部署重點,從印巴邊界轉移至中印邊境及印度洋,以應對來自中國的威脅。惟報道分析,印度如欲“反制中國”,必須投入大量資金,這也是印度面臨的限制因素。

報道指,印度過去數十年來,軍力部署重點一直與巴基斯坦接壤的邊界地區,惟印度與中國在邊境的僵局已持續多個月,印度空軍及海軍把注意力轉嚮應對中國帶來“現實”和“明顯”的威脅,目前正把軍隊及武器裝備轉向中印邊境地區和印度洋。

報道引述一名印軍高級官員指,從與巴基斯坦接壤的陸地邊界到實際控制線,再到海上“再平衡”計劃本來已推進數年,惟因中印邊境局勢,令軍方加速整個計劃,雖然對巴基斯坦不應放鬆,但中國已成為印度首要前線,而巴基斯坦則下降至第二位。

報道更指,印度將在拉達克地區及其他中印邊境實控線地區,部署更多步兵旅和裝甲團,並在東、西海岸附近的島嶼增加軍力部署和修建基礎設施,反制中國在印度洋地區的活動。在東拉達克地區,印度今年5月起已增派3個師,約3.6萬人,以及多款坦克、榴彈炮、地對空導彈等武器,來增援當地的第三步兵師。

惟有印度官員指出,預算緊張是一個限制性因素,政府已制定數項計劃,以利用有限的預算最大限度增強軍力,包括計劃租用或購買6架二手空中加油機;同時,海軍正優化調整其武器採購計劃,包括取消採購4艘兩棲攻擊艦或登陸艦。

法廣/東網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