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增病例連續下降 “疫情騙子”激增


【博聞社】“印度出現一線希望,但病毒危機尚未終結。”美聯社17日以此為題對印度疫情進行報道。據印度衛生部門17日發布的統計數據,過去24小時,印度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約28.1萬例,這是近一個月以來印度單日新增病例數量首次回落至30萬以下,7日平均單日新增自5月8日以來呈持續下跌趨勢,有媒體認為印度第二波疫情已出現拐點。然而,有分析稱,印度各地疫情蔓延情況不同,且農村地區檢測能力有限,整體新增病例的下降並不具有代表性,且單日死亡病例仍維持在4000例左右的水平居高不下,累計死亡病例超27萬例,現在說印度疫情正在好轉似乎還為時尚早。

拐點還是“偽拐點”?

美聯社17日報道稱,印度整體新增病例的下降,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人口多或檢測率較高的邦病例數的下降,並不能夠完整展現出印度的疫情狀況。《印度教徒報》認為,印度單日確診病例在過去一周出現持續下滑的趨勢,檢測樣本陽性率也從此前的22.6%降至19%,疫情似乎已經見頂並出現拐點,但仔細觀察各地方邦的數據不難發現,至少有11個邦在減少檢測數量的情況下出現了陽性率上升,這說明疫情在印度各地的蔓延態勢並不均衡,此前出現的病例峰值可能只是“偽拐點”。

《印度快報》的報道也提到,儘管有跡象表明印度第二波疫情已達頂峰,但距離該波疫情結束尚需時日。作為印度疫情的“震中”,馬哈拉施特拉邦單日確診病例數量從先前的約6.8萬例降至約4萬例,但卡納塔克邦、喀拉拉邦、北方邦等地方邦近段時間的表現可能預示着它們將接替馬哈拉施特拉邦成為印度疫情的“新暴點”。

有專家警告稱,新增病例數的下降可能意味着印度的檢測能力已達到極限。目前疫情的擴散已從城市轉向農村,而農村地區的檢測能力卻難以跟上。美國梅奧醫學中心教授文森特·季庫馬爾認為近來印度確診病例的下降是一個“錯覺”。 季庫馬爾稱:“首先,鑒於有限的檢測數量,整體病例數被大大地低估了。其次,確診病例只有在能被確診的地方出現,也就是城市地區。農村地區並沒被算進去。”據《今日印度》報道,印度總理莫迪在15日主持召開的一次政府高級別會議上要求各地方邦採取“局部遏制”策略,確保在農村地區能夠實現上門檢測。

用滅火器重新噴漆後當氧氣瓶高價兜售!印度“疫情騙子”激增

今年2月起印度“毫無徵兆地”進入第二波疫情,確診病例激增、醫療物資全線告急、醫療體系幾近崩潰的同時,也折射出社會的“道德危機”——“疫情騙子”大量出現。

《紐約時報》16日報道稱,當醫用氧氣成為緊俏的醫療物資時,有人在這方面動起了歪腦筋,“使絕望的印度淪為騙子的‘獵物’”。

報道稱,印度當地一個慈善組織日前發現一起黑心事件,一家名為Varsha Engineering的“供應商”以高於市價一倍的價格——每瓶近200美元兜售氧氣瓶。該組織隨後憤而報警。印度警方在調查後發現,所謂供應商其實是一個廢品回收站,他們把滅火器重新噴漆後作為氧氣瓶來售賣。而這可能僅僅是印度當前疫情之下各種光怪陸離的欺詐亂象的一角。

警方表示,“這樣做的結果可能是致命的”,因為不夠結實的滅火器可能在進行氧氣充填時不耐高壓而發生爆炸。服務於該慈善組織的志願者卡納說:“這些人應該被控故意殺人罪,他們在拿人的生命開玩笑”。目前這家黑心“供應商”的負責人已被捕入獄。

報道稱,僅在過去的一個月中,印度德里警方就已逮捕了210餘名涉嫌在疫情期間參與詐騙、非法囤積的犯罪嫌疑人。北方邦近期也陸續逮捕了約160人,其罪名更是五花八門、令人啼笑皆非:一名小偷從死者身上偷走壽衣當作新衣服賣錢;有人販賣假冒的瑞德西韋(在印度被用於治療新冠肺炎,但世衛組織等對該葯的有效性存疑)。古吉拉特邦警方甚至在半個月內繳獲了數千瓶假冒的瑞德西韋。當犯罪嫌疑人帶警方來到製造“瑞德西韋”的小作坊時,大家看到的是3371個裝滿葡萄糖和鹽水的小瓶。坐地起價、哄抬物價、倒賣床位、非法賣血等亂象更是屢見不鮮。

曾在北方邦擔任警察局長的辛格對此表示說,“我見識過各種掠奪和邪惡,但這種級別的,在我36年職業生涯中還沒看見過”。德里最高法院本月也曾警告,“因為疫情難控,社會道德結構正在被肢解”。

環球時報等綜合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