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宪法日“:自欺欺人的遊戲

宪法日
西北政法大学学生在纪念宪法日

【博闻社】12月4号(今天)是中共的所謂“宪法日”,中国官媒意料之中的主题以此呈现,但宪法真正的本质是“限制公权力,保障私权力”这点中国官方是决然不敢提及的。民间政治观察者们对此大多具备明晰的认知水平,博闻社收集的一些相关舆论,足以证实这点。截止发稿时分,国内社交媒体尚未严格屏蔽这些评论。

来自律法界——刘晓原律师:今天是中国宪法日。中午,我接到江苏镇江市访民马玉凤电话,她是我以前的当事人,说她可能会被刑拘,到时要请我做辩护律师。我问因何事担心被刑拘?她说,前几个月,与一个姓吴的访民到北京上访,被截回当地后,姓吴的访民被限制在宾馆,她被限制在家中。姓吴的访民在宾馆限制了两个月,现已被刑事拘留送进看守所,担心自己也会被刑拘。马玉凤因为房屋强拆问题,多次进京上访,多次被行政拘留,还被刑拘过一次。前不久,镇江市有一个叫熊菊香访民,也是房屋拆迁赔偿问题,十一次被行政拘留,最后一次上访,没有过激行为,被截回镇江市就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一审法院判她一年零九个月有期徒刑。

前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雪忠:今天是所谓的宪法日,一些人又在劝喻当局实施现行宪法,保障公民权利。我想坦率地说一句,我觉得这种劝告完全是违反常识的,因而也是很无聊的。最基本的政治学常识告诉我们,对公民权利的切实保障,只是特定的政治体制运行的结果,也就是说,只有在民主政治和分权制衡的体制下才有可能。无视或回避现行的政治权力结构,来谈宪法实施和权利保障,只会对公众造成一种极为有害的误导,让人们误以为在权力垄断与权利保障之间,并不存在根本性的冲突。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如果不是无聊的儿戏,那又能是什么呢?

政治研究人士——温克坚: 无论从立宪过程,序言和条文来看,82宪法都是一部专政宪法,没有任何正当性可言,因此所谓的宪法日不过是一次恣意权力的展示和对公众的羞辱而已。

来自大陆媒体人——前记者刘虎:西北政法大学那个宪法顶个地球雕塑,被说成宪法顶个球。后来把球拆了,又被说成球都不顶。再后来,干脆把雕塑全拆了,宪法大腕董和平老师也调到青岛大学去了。

大陆网友:最习惯性的互粉:《宪法》:“中国各族人民将继续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党章》:“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

另,今日获悉,因写作并出版《洗脑的历史》,傅志彬去年九月莫名失踪,后被控非法经营,今日宣判:一年八月,罚金15万。张赞宁和刘志强做无罪辩护。江西省公安厅(国内安全保卫总队)下发给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的题为《关于对〈洗脑的历史〉作者付志彬立案侦查的函》,由省公安厅跳过市公安局,直接下发给青山湖公安分局。函中写道:“付志彬在书中抹黑、歪曲我党历史,否定我党建国执政的合法性,攻击马克思主义为‘思想洗脑和思想控制’,诬称‘中共在苏俄的支持下建立并夺取政权,运用红色恐怖洗脑术控制全国人民的思想’、‘其使用的方法不过是在列宁的红色恐怖洗脑术上加了简化版的中国传统权术’,并对我党的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等极端侮辱、抹黑,影响十分恶劣。”;“该案为‘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原则的具体应用,本质是国保案件,按照省厅的有关意见,应不纳入执法考评监督检查,请及时协调法制部门,有关具体事宜请商我总队。”

卡佩莱蒂在《比较法视野中的司法程序》一书中写到:“现代宪政加上其基本因素——一部公民自由的权利法案及其司法执行是在我们现实世界中实现自然法价值的唯一现实主义的尝试”,宪法只有作为自然法的实在化,方可具有超越性的权威,据此形成了其他一切人类社会的权威(无论君主、民主或党主)之边界。舍此精神,别无宪政。

  • jian cai
  • 贼东 毛

    应该叫西朝鲜不要碧莲日!

  • 朱仕强

    毛泽东1954年的谈话:

    世上本无事,洋人自扰之。没有宪法的社会,是最好的社会。中华五千年,从来没有宪法,也没见什么损失嘛!汉唐强盛,有宪法吗?满清准备玩宪法,结果亡的更快。教训是深刻的嘛!可我们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所以,迷信宪法的思想是极其错误的,是要亡党的。我们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也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分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人民群众还受国民党法治思想毒害的悲惨国情,为了争取时间,改造和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在不得以而为之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化害为利,最大限度的缩小宪法的约束,坚持党的领导。当然啦,将来如果有一天,条件成熟了,有人提议废除宪法,永远不要制定宪法,我会第一个举手的,不举手的肯定是国民党。公安机关不是汇报说国民党很难抓吗?我看,到了一定时候,他们会自己跳出来的,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当然啦,宪法制定是制定了,执行不执行,执行到什么程度,还要以党的指示为准。只有傻瓜和反党分子才会脱离党的领导,执行宪法。如果没有我们党的领导,谁会执行现在这部宪法呢?有人不是说,敌对势力最尊重宪法吗?敌对势力如果把党赶下台,头一件事肯定就是废除这部宪法,这你们能否认吗?如果党不领导宪法,党就得下台;党下了台,宪法也就完蛋了。同志们,你们说,党不领导宪法能行吗?如果哪个人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那我们也只好说:这个人比工农群众还无知,需要到广阔天地接受工农群众的再教育、再改造!

    我们的党,好比诸葛亮,对于“宪法”这个阿斗,是怀有极其复杂的感情啊!不公开承认阿斗的领导地位是不好的,是无法向人民群众交代的;如果不把阿斗当摆设,也是不好的,是无法让党随意向人民群众发号施令的,也是迟早要被司马懿抓去砍头的。所以,我考虑再三,决定在全国所有学校取消宪法课,开设政治课,让全国人民明白,第一,阿斗还是有的,诸葛亮也受他的领导,不会胡作非为的,放心好啦;第二,诸葛亮是最厉害的,是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不听他的话,后果会非常严重的,严重到比地球爆炸还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