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出席诺奖记者会:工作尚未完成 青蒿素已出现耐药性

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中)与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药物科学家大村智一同出席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举行的诺奖得主新闻发布会
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屠呦呦(中)与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药物科学家大村智一同出席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举行的诺奖得主新闻发布会

【博聞社】當地時間12月6日下午,中国科学家屠呦呦与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举行新闻发布会。这是三位2015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在“诺贝尔周”首度与媒体直接交流。

据新华社消息,在新闻发布会上,屠呦呦讲述起青蒿素是如何与现代医学相结合并救治病人的。她强调说,自己很担心疟疾在下一个十年有可能泛滥成灾,特别是在非洲地区。“所以,我一直在呼吁,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框架下,所有关注疟疾的各方应共同努力。”她表示,要尽可能地延迟疟疾对青蒿素产生抗药性。

在回答新华社记者关于传统中医药潜力和未来如何更好发展的问题时,她说:“传统中医药是伟大的宝库,把现代科学和中医药相结合,在新药研发领域会有更大潜力,要进行更多深入和细致的工作,才能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她说,“继承发扬,努力提高”,会为人类健康带来更大益处。

屠呦呦多次表示,从古籍中汲取灵感发现的青蒿素最终被应用到救治病人,这已过去了40多年,发现的工作很不容易,但依然还有很多研究工作值得更加深入进行。

身着黑色大衣、佩戴亮黄色丝巾的屠呦呦当天来到诺贝尔大厅出席新闻发布会,活动主办方还特意为这位84岁的药学家提前准备了一壶贴心的热茶。

屠呦呦在这次与媒体的交流过程中先后三次提到自己“工作尚未完成”。

屠呦呦当天首度提到“工作尚未完成”,是她在回答一位西方媒体记者问题的时候。当时,一位西方媒体记者问屠呦呦:得到诺贝尔奖会给她的科研工作带来什么改变?

屠呦呦直率地回答说:“当初接受任务的时候,疟疾的危害相当严重。那个时候,我没有过多考虑其他的问题,只是一心想把任务完成。现在,我感觉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做完,(编者注:青蒿素)耐药性问题已经出现,我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得奖之后会怎么样?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也不太感兴趣。”

屠呦呦(右)在与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在交流
屠呦呦(右)在与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在交流

作为全球流行的重大传染病之一,疟疾在数千年的历史中一直是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上世纪60年代,疟原虫产生了抗药性,疾病治疗更是陷入了困境。1969年,当时还是中医研究院初级研究员的屠呦呦接受任务,被任命为“523项目”研究组组长,负责寻找治疗疟疾的“良方”。

再次提到“工作尚未完成”这个话题,屠呦呦如是表述:“这个工作还没有完成,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性。目前,依然还有很多研究工作值得我们深入进行。”

屠呦呦回忆说:“最初做这项研究时确实很难,后来我们系统查阅古代文献,才选择青蒿这个有两千年历史的药物进行攻关。”

第三次提到“工作尚未完成”,屠呦呦显得很着急。她说:“青蒿素一旦产生耐药性,就需要再花十年时间研究新药。我为这个药(编者注:青蒿素)的前景感到担心。我希望关心疟疾的各位能够共同努力,延缓这种可能性的出现。”

中新社记者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上查到:“恶性疟原虫出现对青蒿素的耐药性,这是迫切需要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威胁着减少所有疟疾流行区负担全球工作的可持续性”。

正是基于恶性疟原虫出现对青蒿素的耐药性情况,屠呦呦呼吁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相关规定下使用青蒿素,尽可能延缓抗药性的出现。有资料显示:过去几十年来,在发生寄生虫耐药性蔓延后,多种抗疟药不得不退市。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诺奖得主屠呦呦寄语中国的年轻学者们为人类造福。她说:“我希望这次获得诺贝尔奖,能够产生一种新的激励机制,让年轻人更努力,做到有所发现,有所创新。传统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我们应该继承发扬、努力提高,为人类造福。”

10月5日,瑞典卡罗琳医学院宣布屠呦呦为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之一。这是中国科学家因为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首次获诺 贝尔科学奖。屠呦呦表示,希望这对中国年轻一代科研人员起到激励作用,希望不仅在医药研究领域,而且在各科学领域都能结合中国传统瑰宝,产生更多的发现和 创新,更好地为人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