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闻年终时评:让我们顶住雾霾的威胁,迎接新年的曙光

2【博闻社独家】2016年新年的钟声将要响起,2015年最后一天,海外传来香港时政书籍出版商“铜锣湾书店”最后一名股东、香港知名出版人李波失踪的消息;这决不是喜庆的信号,对海外关心中共时政的人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信息。而消息显示,李波是被中国大陆神秘人物从香港绑架走的。

李波是继“铜锣湾书店”四名股东桂民海、吕波、张志平和林荣基于2015年10月中下旬分别在泰国、广东的深圳和东莞被不明人士带走失踪后,该书店最后一位股东失踪。

李波失踪,是继2013年10月香港晨钟出版社出版人姚文田,香港时政杂志《新维月刊》《脸谱》出版人王健民、编辑呙中校后,又一位政治出版人被失踪事件。姚文田已在深圳被以走私罪名判囚10年;王健民、呙中校已开审等待宣判。

我们有理由相信,以上事件不是单一和偶发的,而是背后有一个强大政治集团在进行统一行动的一部份。

如果说,雾霾曾使大半个中国在2015年最后的岁月谈霾变色,那么,上述人士的相继失踪,则使香港和海外中国时政出版人明白,政治的雾霾正向他们逼近,威胁到他们的生存。

其实,只要我们回顾一下新年临近之际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的行迹,我们大概就可以判断出,中共为何对香港的政治出版业如此重视。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大半个世界都沉浸在一年一度最重要节日之际,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于一身的习近平,却十分罕见和出乎意料地,突然“现身”中共最高军事刊物《解放军报》报社。

《解放军报》是直属中央军委的第一大报,早在60年前就已创刊,但其60周年的正式纪念日,应该是2016年1月1日;习近平为何提前一周,“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表示热烈的祝贺”?

同样令人迷惑不解的是,按照中国传统,新年并非是通常意义的元旦,而是春节;习近平为何又提前一个多月,“兴致勃勃”地在解放军报微博微信平台,向三军将士和全国官兵“拜年”:“值此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代表党中央、中央军委,向全体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祝贺新年”?

习近平之所以如此“反常”,亲率中央军委最高层集体亮相,表面上看“一团和气”,其实凸显军事改革阻力重重和举步维艰;而稳定军心,放缓节奏,控制舆论,才是习近平急于表达的真正“诉求”所在。

关于中国军事改革,自从习近平在今年93大阅兵高调宣布大幅裁军前,早就被中共最高层提到议事日程;随后种种传闻和猜测,甚至“意淫”式的狂想,便甚嚣尘上。迄今为止,即使是中共官方以及官媒,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或者是“只闻脚步声 不见下楼人”,最多也只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22
人心思变,军心不稳。习近平不能等,也等不及,更没时间等下去。93大阅兵时,只有千挑万选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才能三生有幸“亲聆”他的声音;“习主席”必须尽快向“全体解放军指战员、武警部队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传递他的“问候和安慰”。

人心思变,军心不稳。但是中共官媒,包括作为中共军方最重要“喉舌”的《解放军报》,都被严令禁止报道任何“不利于军队改革的”和“不和谐的”或者“消极的”甚至“负面的抵抗”声音;而《解放军报》微博微信平台,无疑是擅长通过新媒体进行包装的“习主席”,“最接地气”和“最具亲和力”的最佳选择。

2015年的圣诞节,无论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还是美国总统奥巴马;无论是罗马教皇方济各,还是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都“扮演”了“圣诞老人”的“角色”,向欢度节日的亿万民众,送上了“上帝”般的真诚问候;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敲击键盘”时,却“惜字如金”,“只字未向”正在欢度圣诞的中国“教徒们”,表示一丝一毫的“大爱”之情。

2015年的圣诞节,俄罗斯总统普京,可以和东正教教宗共进“圣诞大餐”;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去任何一所教堂或者一家教会,没有慰问任何一名宗教长老或者虔诚教徒,却突访中共《解放军报》报社,并且“与军队离退休老同志合影留念”。

2015年的圣诞节,当全世界的亿万教徒们,都沉浸在圣诞欢乐的气氛中时,中国的信男信女们,不仅没有收到任何官方“圣诞礼物”,而且只能藏身“地下”,在心灵深处“默念上帝”。

2015年的圣诞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向南海增派“一兵一卒”,却下令对中国大陆的教徒们严密防控;没有朝任何国家打响“一枪一炮”,却要求中共军报“牢牢占领舆论阵地”,“打赢”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

2015年的圣诞节,中国大陆众多“异见人士”和“异己分子”深陷囹圄;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竟然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自己的60“大寿”。

2015年的圣诞节,中国最高的立法机构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反恐法》,尤其“规范”了新闻报道的“自由度”;但在960万平方公里的泱泱大国,外国媒体的“活动空间”却越来越无“立足之地”。

2015年的圣诞节,法国驻北京女记者即将被中方驱逐出境;博讯创始人多次遭到“死亡”威胁,博闻社首席记者则也很有可能在中国“被人肉”、“被围攻”、“被逮捕”和“被审判”,甚至“被上”中共官方电视台“被认罪”和“被忏悔”……
3
2015年的圣诞节,包括博闻社在内的众多外媒和宗教以及非赢利组织网站均被严密封锁,在中国大陆根本无法正常访问,何时恢复,遥遥无期……

2015年的圣诞节,西方各国领导人都在休闲度假,而中国领导人则在“密集”开会。但是中共到底应该如何打赢“舆论战”?

博闻社为此特别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高调”呼吁,在频频“高调”主持召开各种“中央工作会议”的同时,能否紧急增开“中央宗教工作会议”和“中央人权工作会议”以及“中央言论自由工作会议”?!在明年3月召开的中国“两会”,能否特别增设“圣诞节公众假期”和有关“中国人权以及言论自由”等相关提案和议题?!

2015年的圣诞节已经过去,但是正如《约翰福音》(Gospel of John)所言,“光照在黑暗里,黑暗遮不住光明”;伟大的希望,将一直在圣诞颂歌里,永远传唱!

2016年元旦的钟声即将敲响,在新的一年里,博闻社将冒着雾霾的来袭,顶住强权与一切压力,一如既往,勇往直前,洞察中国时政,见证中国的进步。

博闻社全体同仁,非常感谢一直关注和见证博闻社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过程的人们,再次特别为全球华人祈福,并且恭祝新年快乐!

博闻社评论员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