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2015年中國經濟關鍵詞是失業

【博聞社】曾任職於中國大學與媒體,長期從事中國當代經濟社會問題研究,現居美國的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日前發表文章總結中國2015年經濟狀況時稱,2015年中國經濟關鍵詞:失業。

現居美國的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來自VOA)
現居美國的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來自VOA)

文章稱,2015年行將進入歷史,如果要找一個詞概括年度經濟,“失業”一詞最能總括全局。本年度發生的企業破產潮、外資繼續外遷、3億失業新工人(農民工)無處可去,政府強令面臨停產裁員的國企接收退伍軍人、鼓勵農民工返鄉創業等等,都指向一個關鍵詞:失業。

煤炭業鋼鐵業都是中國容納就業人口極多的行業,煤炭行業擁有着580餘萬的從業群體,鋼鐵行業從業人數為331.8萬人,這兩個行業破產歇業,必然會導致大量工人失業。

中國煤礦將近一半停產。陝西、山西、內蒙等煤炭大省目前已經是一片哀歌。《華夏時報》2015年10月29日)中國東北部最大的煤礦公司龍煤集團也沒能挺過這輪行業嚴冬。早在今年9月就已經宣布,計劃裁掉10萬名員工。在位於四個城市的42座煤礦削減40%的勞動力。

鋼鐵業的情況與煤炭業相彷彿,產能嚴重過剩,全行業都是微利運行。據說各類鋼材庫存特多,行內人估計5年都用不完。今年,鋼鐵業工人“被放假”、分流和裁員,部分鋼廠裁員1/3以上。唐山部分主導鋼廠裁員25%。包鋼、武鋼也相繼裁員,整個鋼鐵行業人心惶惶。目前中國有鋼鐵企業2460家,未來將減少到300家,面臨被併購與重組的企業數量高達80%以上。未來三年內鋼鐵行業必將出現的淘汰重組,那才算到了嚴冬。

近幾年來,隨着中國勞動力成本的上升,不少廠商選擇將工廠遷至越南、印度等東南亞一帶,期望維持原有的利潤率。這些撤離的企業還包括英特爾、LG、松下和微軟在內的眾多科技公司,以及其他跨國公司,比如優衣庫、耐克、富士康、船井電機、歌樂等數十家外企。這些企業當中,大批轉移到越南及東南亞地區,2015年10月,《華爾街日報》曾評述說,在吸引外資方面,“中國花費30年時間做成的事情,越南花費10年就夠了。原因是,越來越多的公司把賭注押在這個國家。”

作為製造業終端產品的印刷包裝業是測量製造業興 衰的晴雨計。全國印刷企業總數10.5萬家,從業人員341.5萬人。隨着製造業衰退,印刷包裝業的訂單也逐漸減少,失業逐漸增多。從2010年以來,訂單持續減少,全行業從業人員由2010年的110多萬人減少到2014年的81萬人。

 中國面臨失業大潮(圖片來自網絡)
中國面臨失業大潮(圖片來自網絡)

林毅夫稱,2015年中國整個製造業外移,將流失1.24億個工作崗位。研究中國新工人(即農民工)的呂途女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多次提到中國有3億新工人,加上父母孩子,共有5億,這5億人的生活狀況,對中國社會所起的作用絕對不可忽視。換成官方話語,就是這5億人的生活狀態將影響中國社會安定。

失業者過多,將導致流民階層出現。中共應該不會忘記,龐大的流民階層是中國20世紀共產革命的社會基礎。

在權力、資本與勞工三者關係之間,勞工失業的數量標誌着他們存在性質的轉換。一個工廠如果只解僱了工人的10%,社會評價是這些被解僱者不適應工作崗位;如果50%的企業都在裁員,那是市場不景氣;但如果象目前這樣,資本退場(大批企業倒閉或者轉移),失業者高達數億,那是一國經濟進入大蕭條的開始。這時候,失業問題已經不是失業者的問題,而是政府必須面對的社會問題。全中國毛粉數量日增,當局眼中只看到眾毛粉對極權的狂熱擁護,卻“遺忘”了紅色話語中對結果平等的追求。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