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立誠:中日和解是對二戰結束的最好紀念

【博聞社編譯】今日是「七七事變」爆發紀念日,著名時政評論家馬立誠於鳳凰網發表署名文章《中日和解是對二戰結束的最好紀念》,呼籲中日走向和解。

文章以保釣先鋒殷敏鴻的來信為開端,殷敏鴻提到,應該讓中國民眾了解事情的另一面,戰爭手段無法徹底解決釣魚島爭端,通過聯合國國際法院裁決,是解決一問題的可選途徑。

文中指出:民族主義狂熱與媒體不負責任煽風點火有很大關係。一些媒介為了商業利益迎合民眾情緒化要求,墮落到是非底線之下,對兩國關係惡化要負很大責任。十幾年過去,情況沒有根本改善,這是令人痛心的。而中國的網絡論壇、博客充斥着民族主義聲音,常常使普通中國人的溫和觀點不容易被發覺。

文章認為,「前事不忘」,出了侵略戰爭的歷史,中日兩國人民還應記住和解合作的歷史。從1972年到2008年,日本政府與中國政府簽署四個重要政治文件,表達了對戰爭責任的反省。自1972年邦交正常化到2008年,日本政府就戰爭問題作了25次道歉,表示深刻反省。

 

文章特別提到ODA貸款。從1979年到2007年總計28年,日本政府向中國提供ODA貸款36412億日元,摺合350億美元,佔中國接受外國政府貸款總額的40%。ODA貸款中,90%為低息貸款,貸款利率僅為0.79%至3.5%,償還期為30年到40年。

文章還提到,周恩來、鄧小平和胡耀邦都是中日友好的提倡者和踐行者。八九年六四之後,西方國家中只有日本支持中國儘早回歸國際社會,與中國最早恢復經濟往來,邀請中國領導人訪日。

文章接着指出,釣魚島爭端在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時期一直存在,並未妨礙中日邦交正常化和兩國關係發展,所以中日關係不應被釣魚島爭端絆住腳。

文章認為,日本社會完全不是和戰爭準備的狀態。「日本軍國主義復活」的論調不符合日本社會實際。

 

文章接着批評了近期的”抗日神劇」,長時間大密度播出這些電視劇,一方面是播種仇恨,另一方面反而淡化了嚴肅思考。

文章最後呼籲學習法德、俄德世仇和解,建立和解學。讓中日關係回歸理性!

 

 

 

 

馬立誠曾任職人民日報評論部,於2002年發表《對日關係新思維—中日民間之憂》一文,提出重新審視中日關係、把歷史問題放在次要位置。

《新思維》發表後,引發一場爭議,但最初的爭議很快便成為一邊倒的局面,儘管私下仍有一些學者表示馬的觀點「很多提法值得商榷」卻「不是沒有道理」,但在公開場合,自2003年春天以後,對馬立誠的觀點表示支持或同情者,特別在網絡上便幾乎再無聲息。此後,他出版《仇恨沒有未來》一書,持續針對中日關係發聲。

rdn_5239422dc1bff

著名評論家馬立誠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