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記者張永生被以涉嫌“敲詐勒索罪”批捕 案情撲朔迷離

【博聞社】本月初,《蘭州晨報》、《蘭州晚報》和《西部商報》駐甘肅武威的3名記者先後”失聯”。28日,一篇《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在網上流傳。《重慶日報》旗下的”上游新聞”網站報道稱,《蘭州晨報》負責人告訴該媒體,就在記者張永生被批捕的當日該報撰寫了《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闡述報社了解到的情況,並表示案情存在諸多疑點,當地公安或”釣魚執法”。

張永生2000年5月份應聘到蘭州晨報報社工作至今,具有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發的新聞記者證和從業資格證。曾報道過《2009年武威未成年人賣血》事件、《武威民警為犯罪嫌疑人辦理假戶口》事件、《武威一鄉幹部自殺身亡》事件、《武南鎮鄉村幹部喝酒身亡》等消息。近期張永生三名記者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懷疑記者被抓捕與此事有關。

該公開信稱,張永生被兩次更換罪名:1月7日的罪名是涉嫌嫖娼而被拘;一周後的1月14日,以涉嫌敲詐勒索刑事拘留。根據公開信,記者曾因輿論監督報道被包括武威市當地警方在內的多部門官員”多次威脅”,呼籲當地警方”迴避”該案。上游新聞表示,從多個渠道獲取了這封公開信,並證實了信件的真實性。

但次日《蘭州晨報》在其新浪認證官微上發表聲明: ” 本報一名記者涉嫌敲詐勒索一案目前司法機關正在調查,本報未曾在網絡發表任何公開信。1月28日晚開始流傳的《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系何人在網絡所發,本報將進行調查。”

陸媒鳳凰網29日則報道,(《新快報》前知名調查記者) 劉虎 向鳳凰網確認了公開信的真實性。”他們(指《蘭州晨報》)前天寫這封公開信,打算昨天刊登在報紙上,但可能有領導反對吧,於是就私下裡流出來了。”

甘肅武威涼州區政府27日在其官方網站”涼州網”發布消息稱:”1月25日,涼州區人民檢察院依法決定,犯罪嫌疑人張某生涉嫌敲詐勒索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雒某某涉嫌敲詐勒索罪,直接移送起訴;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由公安機關繼續偵查。同日,張某生被執行逮捕,雒某某、張某某被依法取保候審。” 文章的署名是”涼州區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

保護記者委員會(CPJ)周五發表聲明表示,貪污腐敗在中國部分媒體中盛行,但是張1月7日以來被扣押的原因很可能事關政治。該委員會亞洲項目主任迪茨(Bob Dietz)對德新社說:”指張永生涉嫌敲詐勒索罪看上去是對他進行批評性報道的懲罰,相關法律程序似乎也非常不正規。”

三名記者失聯一周多後,武威市公安局於18日發布消息稱:”1月7日,武威市公安局涼州分局民警在執行社會治安大清查專項行動中,查獲一起違法犯罪案件,其中一名違法人員叫張某某…… 1月18日,武威市公安局涼州分局以涉嫌敲詐勒索罪提請涼州區人民檢察院對張某某等3人提請批准逮捕。”

《新湘報》首席評論員當天發表文章指:”表面上看,是以警方為代表的國家行政機關依法對記者的違法案例進行查處,如此以來倒也無可厚非;然而不憚的揣測,透過現象看本質,則是被譽為’第四權力’的新聞輿論監督權,被行政權為代表的公權力的擠壓、蠶食。”

WeChat_1454067085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